「破惘」 李天命的神話幻滅|區諾軒

【2015年10月05日 3:52 下午】「破惘」 李天命的神話幻滅|區諾軒


這星期,料想很多人都經歷以往崇敬的人墮落。

由最初問同學「係咪楊天命」到拎住部mp3機聽曬港台的節目,李天命的文章確是我中學時捧不釋手的讀物。但這次他評港大一事的言論,無不令人詐舌,很失望,真的十分失望。

「思考方法有用的地方,就是用來批拆錯謬的思維。」選舉期間,連發表感想的餘裕也沒有,但也忍不住,以他的思考方法「批鬥」他,作為對哲人晚節不保的悼念:

1. 刺稻草人/以偏概全

李天命認為大學依靠公帑,報章不能評論任命副校長事宜?一提出評論便是干預、變成批鬥?(文匯報,2015)「報章不能評論大學任命副校長的事宜嗎?一提出評論就是『嚴重干預院校自主,影響的不只是港大而是所有大學的自主』?」

-這裡犯了刺稻草人謬誤,陳文敏沒有說過在報章提出評論,等同於干預、批鬥。如果李天命認為在報章提出評論,等同於干預、批鬥,那就是以偏概全。

2. 刺稻草人/訴諸群眾

「設使在學術界,有愚奸者被批,因而升職受阻。其支持者於是策動人海戰術或卒海戰術,企圖迫使愚奸者的上頭(有權議定愚奸者能否升職)放生愚奸者。」

-如果你相信理性討論不應受群眾影響,就不要拿「策動人海戰術迫使愚奸者」批評人。何況,「一被批便是策動人海戰術、變成放生愚奸者?」,又在刺稻草人。

3. 雙重標準

李天命在文章指,陳文敏強調左派攻擊他是因他可能出任大學副校長,完全是屬訴諸動機的謬誤。(文匯報,2015)

-跳出一步看(他經常批評人說跳出一步看),李天命批評陳文敏的言論是訴諸動機,其實是雙重標準。原來陳文敏猜疑左派攻擊他是因為他出任副校長就不可以,他猜疑支持者發動人海戰術就可以。

4. 訴諸人身

李天命在其論壇開名批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為大話精:「據說正常人從小孩子開始就會說謊。說謊的「高手」無不懂得真假夾雜的謊言比起全部都假的謊言往往更容易騙人。*大*話*精*馮*敬*恩*只消真假夾雜,就完全可以既說了謊又構成了泄密。」 「試參考【思考第三式:…有什麼可能性?】—— 好好研判成立*馮*敬*恩*電話行騙有限公司唄。」

-……咩事呀,不多說了。

5. 不當類比

李天命說:「所謂的『批鬥』,與『批判』有何分別?是否你(陳文敏)對別人的批評就叫做『批判』,別人對你的批評則叫做『批鬥』?」

-他沒有闡釋甚麼叫做「批鬥」,但就以「批鬥」來類比「批判」。事實上,陳文敏是否真的有意形容批評他的人為「批判」、「批鬥」,也是疑問。

6. 循環論證

李天命:

馮敬恩,無句真。

大話精,說摘星。

人無信,不可信。

凡交往,必騙盡。

-因為馮敬恩,無句真,所以大話精、不可信;因為大話精、不可信,所以(馮敬恩)凡交往,必騙盡(無句真)。

7. 偽托權威

李天命:「通常不屑提不值得提的人的全名,只有甚少例外。」

-他真的當自己是權威。

真的無話可說了。他自己向所有人示範怎樣對一個崇敬的人「破惘」了。

或許李天命有一句以往說過的話,還是對的:「其實,不相干的人不喜歡我們,沒有什麼大不了。我們到酒樓吃海鮮,魚蝦蟹有知的話,也不會喜歡我們的。下次再碰到不相干的人說你的壞話時,何妨視之為『人生旅途上的魚蝦蟹』?」

這句話希望送給陳文敏和馮敬恩。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