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貪曾只為緩兵,港大才是戰場|阿龍

【2015年10月07日 4:57 下午】郁貪曾只為緩兵,港大才是戰場|阿龍


曾蔭權被審在香港而言當然是一單大新聞,但只是象徵意義大於一切,因為他的起訴只是代表香港開埠以來首位犯官非的前最高領袖,僅此而已,別無其他。畢竟他只是因為「申報問題」而被起訴,至於會否因為他而出現法律改動,例如出現「防止賄賂條例」涵蓋特首等影響學術及司法的討論,直至現在卻未曾出現。反而曾蔭權被起訴客觀上只是成為了共產黨的緩兵之計。讓大家忘記了中共的改造香港的大戰略工程。

曾蔭權沉寂多年,離開了特首之位只是普通人一個,既非曹爽之於司馬懿,又非阿扁之於馬英九,故其「貪曾案」案下不表三年,任由司法界責難,只是北京為了尋求一個適合「借人頭一用」之時。昔年曹操聯合劉備,呂布,孫策圍攻袁術之於壽春,頓兵堅城而準備不足,終致矢盡量絕,但又決不能讓攻勢退卻,逐借糧官頭顱一用,安他盜糧之罪,以轉移士兵視線,繼續他的壽春包圍戰。現在習近平訪美無成,中國經濟注定腐爛不已,改造香港,強化控制以保其提款機功用是必然的戰略方向。降服香港學術界為其吹捧是達成此戰略的重要階梯。

但是副校長事件卻一再發酵。港大師生振臂一呼,蘊釀改組校政,罷課罷教。香港新聞界亦自六月政改否決後無任何重大新聞,特首與三司的「帝位爭霸戰」亦只是暗戰。而且有馮敬恩爆料,師生黑袍靜默遊行等「亮麗畫面」,其間更爆校委出爾反爾,更有校委被揭有私生女等等上流社會下流醜聞。事件必然會長期發酵,上升至自由保衛戰,到時甚麼保港為名,拒共為實的口號乘時而起。這是中共最不想看到,但現在卻確確實實在面對。而且因為事涉學術界專業,就連「自己人」程介明亦不得不開口。真是慘過當年老共當年被圍瑞金。

在四面楚歌之下,曾蔭權自然成為共產黨的救命草。因為香港大學的畢業生散落在香港各界擔當重要位置,某程度上中共表而在打壓港大,實際上是跟全香港的中產,甚至父母開戰(做人父母的別跟我說你不想子女考入這間學校,除非你夠錢放洋)。曾蔭權突然被起訴,而且在事前沒有蘊釀的情況下提堂。起訴的只是「利益衝突」。在另一波學港束勢待發之際,出現了曾蔭權案。特首被起訴的一號皇庭。相比起學校風雲,特首皇庭自然更有劇味。原本被鬥爭,但又不是直接受影響的大眾自然忘了自己身邊的鬥爭,全神貫注於法庭劇。為北京重整旗鼓而爭取時間。

因此,共產黨的「校委變政委」的工程必然會在曾案期間加急進行。因為曾案的利益申報只可以拖一時,而且對中共而言,他的生死實在無關痛癢,只能在大眾視線重回港大之前拖一拖時間。反之,整頓高等院校,罷黜百家,獨專紅旗,則是為中共百年計。別忘記,學術界影響著未來的香港,甚至輿論,政界都甚有影響力。今屆立法會改選已經有一個沖著東北發展而來的港大學者姚松炎,在時政日非的香港,這類衝著中共戰略部署而走出來的學者只會愈來愈多。而中共的資源優勢卻不見得愈來愈雄厚。你說共產黨急不急?

因此,曾蔭權案根本沒注視的必要。反之,副校事件及即將爆發的學運才是香港人最需要關心的焦點。還望諸君莫本末倒置,繼續抵抗689及北京的染紅政策。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