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打得變了沙膽娥|Daniel Lee

【2015年10月19日 2:55 上午】好打得變了沙膽娥|Daniel Lee


“主席,我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我剛才的一番說話又會被扭曲、被抹黑,引來人身攻擊,但是應該講的說話就應該講,前人話「人到無求品自高」,今日我話「官到無求膽自大」。我有膽指出今次鉛水事件很早發生的時候,我已經有膽承認我們的制度是有不足不善之處,我亦努力督促所有部門要做跟進善後的工作;我有膽指出今次事件被政治化這個現象;我有膽冒着被批評護短的風險,為我盡心盡力的公務員討回公道。”

這是政務司司長在立法會一個應否運用權力及特權法去調查鉛水事件的辯論會議的發言最後的一段。今次食水發現含鉛事件,影響的人有幾多,影響性有幾深,鉛水的來源,解決鉛水問題的辦法,誰要為鉛水事件負責等問題,這些問題,市民問了很久,但是不知何時會有答案。更重要的,這些問題除了要有專門知識,也需要在極其透明的情況下研究。例如你說驗了的水是無鉛,你用的是靜止的水或是開了水喉後數分鐘之後的水,結果就會相差很遠。還有取水板數目,驗水板的方法,也可能影響結果。這樣的考慮,不是對現政府太不信任吧?但信心是建基於經驗的。信政府?那為何食水會含鉛?
對於責任問題,林鄭將問題分為四個層次:1. 合約責任,主耍負責是承建商;2. 法律責任,主耍負責是水喉匠;3. 行政責任,這點林鄭說:

我沒有說過沒有人需要負責,我只是向大家說,我現在看不到有迹象顯示,有個別人員在執行當時適用的制度方面要負上個人的責任。

這個回答很重要。從政府的角度,公務員無責要負,但市民並不一定認同這說法。正正是當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所以需要一個公開的平台來查出事情的始末,看看能否在一些現在不知道的細節上,找岀誰人應為某些做過,或漏了做的決定負責。而立法會就是用來監察政府的機構。不要只分建制與泛民,運用特權法,搞清楚件事,是立法會的工作。

4. 政治責任,林鄭是這樣說:

由7月11日高層跨部門會議啟動到今日,我和相關的政治委任局長都是親自處理食水含鉛事件。今日亦有四位局長在這裏,包括署理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我們都非常重視我們作為政治問責官員的責任,有影響這麼多居民的事件發生了,我們責無旁貸,必須認真注視及處理問題。

這不是很奇怪的回答嗎?我只看到他們事後做了甚麽。但事後做的,只是份内事,當然是責無旁貸。而且打工就幾時都要認真。我理解的政治責任,是發生了嚴重事件,影響很多市民,負責的局長就應道歉,扣薪,甚或要辭職。這點似乎林鄭仍停留在公務員舊制的世界裡。高官問負制的部份人工,就是要人來承擔政治風險。

人到無求品自高就是說人在對物質或名聲地位無所追求時,就能一心追求心靈或品格上高尚的情操。林鄭現在做的,正正是行使她的公權力,去保護公務員的名聲。她所說承認我們的制度是有不足不善之處,只是說出事實。能夠把問題政治化,只顯示政府處理問題上的無能。而為公務員討回公道亦不需膽大的,需要的,只是程序公義,例如用特權法。好好一個相當打得的林鄭,在煲呔年代孤身犯險,來到反清拆皇后碼頭的大本營,與反對者對話。才幾年光景,卻變了躲在立法會被建制派保護的沙膽娥。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