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世界警察的考量(補充)|Daniel Lee

【2015年11月10日 11:27 上午】美國對世界警察的考量(補充)|Daniel Lee


9月29日時我寫了 「美國對世界警察及中美關係的考量」 。當時集中寫經濟方面;即如何透過世界警察的超然地位,使美金成為硬貨幣,再運用貨幣政策,調節經濟週期。今曰想補充兩點。

二次大戰,盟軍依靠在雷達方面的先進科技,克制德國的海、空軍。在美國,這方面的研究集中在貝爾實驗室(Bell Lab) 。貝爾實驗室人材濟濟,其中的William Shockley是物理學家及發明家,晶體管(transistor) 的發明者。他在1956年離開貝爾實驗室,開設了Fairchild semiconductor international,生產晶體管(transistor) 。而 Noyce 與 Moore就是在fairchild semiconductor international工作。。到1968年,Noyce 與 Moore又離開Fairchild,自設公司,生產個人電腦用的中央處理器。那公司便是Intel。由8088,80286,80386,到現在的I5,I7,是幾十年的事。據統計有超過60間與電腦行業相關的公司的創業者,也是從Fairchild那裡出來。當然Bell Lab更是這班創科人士雲集的起點。沒有二戰那樣龐大的軍事需要,就不會有大量的資金投入。

第二個例子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軍部考慮到一旦華盛頓受襲,全國其他地區怎樣可以自行運作抗敵。他們的結論是要建立一個全國性沒有中央控制的電腦聯網系統。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電腦聯網系統的軍事需要大減,系統開放為民用。這是今天互聯網的由來。到今天,我們在綱上見到軍方在研究機械豹,一種模彷豹的跑姿的機器,將來這可能是民用的個人搬運器,救災或作為私人保鏢。沒有世界警察的角色,美國很難把大量資源去開發一些超時代的新科技。待新科技開發成熟後,民間的商業便可以商業原則,有效率地應用。美國發展科技成本,部份便算到軍費上,而作為世界警察,便由全世界分擔了。

第二點是有關價值觀的領導。美國是一向强調民主自由的。在二戰後,就以强大軍事實力,阻止了共產主義的擴張。到蘇聯消失,美國沒有藉機入侵束歐各國,卻讓他們成為歐盟成員國,發展經濟和民主。現在雖然大部份國家都是民主的,但亞洲的大國之中,中國和俄羅斯仍是一黨專政。近年中國每年仍增加軍費,加强軍事上的實力。如果美國不當世界警察,誰會對這個位置最有興趣?如果中國成了世界警察,世界將會變成怎樣?南海的局勢又會怎樣?在亞洲,台灣又可怎樣自處?如果美國不當世界警察,TPP所提倡的普世價值又會否有人跟從。經濟發展固然重要,但缺少了軍事力量的保護,世界所採用的價值觀,並不一定是你喜歡的那一套。軍事、科技、政治、經濟,四者在美國對世界警察考量的問題上,是密不可分。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