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下,沒有光的霓虹燈 – 何韻詩

【2014年12月12日 11:41 上午】雨傘下,沒有光的霓虹燈 – 何韻詩


雨傘下沒有光的霓虹燈 – 何韻詩

自689上台,香港已經被政治氣味所籠罩。人人為了政治正確,都要向當權者表忠,說自己如何支持經濟發展,希望社會和諧。口口聲聲愛香港的人,卻說不出他眼中的香港,如何超英趕美。一場雨傘運動,照出一班依附權勢的偽香港人。政治立場可以有所不同,但每人應對社會公義有相類似的準則,而警察濫用警權,對示威者施以暴力,是任何政治立場皆要譴責的。然而,香港竟然有部份人高呼穩定壓到一切,歌頌強權打倒公理,確是社會最醜陋的陰暗面。

藝人是鬼城裡的霓虹燈

越醜陋的社會,政府越需要為它塗脂抹粉。一眾社會賢達、藝人正好作為城市的化妝品。打扮光鮮,有的滿口叫人守法做其好市民;也有對抗爭者冷嘲熱諷的;更有如高志森、王晶一般,對不惜公民抗命的學生們,人身攻擊,破口大罵。不過,大部份的藝人仍然若無其事,對佔中不置可否,每日如常地為醜陋的香港,粉飾太平,就像彌敦道的霓紅燈。

霓虹燈見證著香港的繁華;同時,掩蓋了幾十萬的劏房戶。今次,霓紅光管有一段,自我熄滅了。大紅光下的一個大字,就這麼缺了一塊,裡面那個破掉的玻璃窗用薄木板封上,隱約見到裡面住了個半百老人,在劏房探頭往窗外看。無論你喜歡與否,香港有人炒股票發達,亦有人做看更住劏房過日子,這就是我們的香港。這裡自我熄滅的一段光管,這就是何韻詩。

2014年的十.一,無論中共覺得經濟如何蓬勃,市面如何歌舞昇平,就是有幾十萬人上街贈興。這班人冒著太陽曬,落雨淋,大風吹,差佬打,為爭取眞普選走在街頭七十幾日,何韻詩是其中一人。敢言的面書粉絲,在面書裡揶喻689幾句都被大陸即時寫在黑名單上,不准在大陸公開表演,從此封殺。何菇菇帶頭,和導演舒琪、音樂人黃耀明、周博賢與其他幾十個文化界人士組成 “文化監暴" ,上街留守聲討濫用警權的689政府,和支持學生,監察濫用暴力的香港公安。

何韻詩的付出

當然抗爭無分名聲高低,但HOCC乃是樂壇一姐。貴為一線歌手,上至經理人公司,唱片公司,下至歌迷,無一不為何詩詩的一言一語而上心。高度政治化的氣候,她仍然無懼打壓,選擇站於雞蛋的一方,向港共說不。她所付出的,都比很多人要多。何韻詩出入佔領區,從來都不施脂粉,和其他人一樣在金鐘留守,除工作時間外,都留在佔領地點的帳幕。她從不參與衝擊,但不曾放棄留守,也無須帶上面具,常以真面目示人。公眾人物特別需要私隱,因為,台上台下,她們已經過量地將自己私人的一面和公眾分享了,如今她卻把僅餘的私人空間貢獻給香港人。何韻詩用自己的知名度投入運動,將自己的事業都押在運動裡。勇武的本土派說她要為自己戴上光環,是對她人格的污衊。
今天,她被拘捕了。當然運動不止於清場的今天,2014年12月11日只是個小序幕,敢於抗爭的人,不日再見。

這支拒絕為偽香港紛飾太平的光管,不惜獨排眾議,和很多卑微的抗爭者一樣,將 “the ugliest truth" 展現在香港人眼前,希望大家對暴政反思,請大家都為香港踏前一小步,參與抗爭。

梅艷芳守護北京學生;何韻詩守護香港學生,她們都是香港的女兒。

圖片:HOCC Facebook
文:阿不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