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伯瑪斯:回應恐襲勿犧牲自由寬容等價值

【2015年11月27日 11:26 上午】哈伯瑪斯:回應恐襲勿犧牲自由寬容等價值


巴黎恐怖襲擊事件之後,西方社會反彈激烈。除了法國總統加強對「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的空襲力度之外,在歐美各國排斥穆斯林難民的聲浪也同時高漲。德國哲學家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對這個趨勢甚感憂心,提醒文明社會不要為了想像的安全而犧牲了個人自由、對不同生活模式的寬容,以及接受他人觀點挑戰等基本價值。

哈伯瑪斯近日接受法國媒體《世界報》(Le Monde)專訪時,對於回應恐怖襲擊的作法提出他的見解。他指出,許多專家都同意,面對「伊斯蘭國」這種沒有確切疆界,並且有全球各地殺手部隊呼應的「哈里發」(Caliphate)政權,光用空襲的手法無法打敗他們。但美國與歐洲的地面部隊介入,不僅不切實際,也是不智之舉。忽略在地政治勢力,一點都沒有幫助。奧巴馬從小布殊那邊學到介入失敗的教訓,他在「20國集團」(G20)最近於土耳其舉行的高峰會上談到,外國部隊無法在撤退之後確保其軍事成功的果實。再者,光是用軍事手段,並不能讓「伊斯蘭國」就此無法立足。

哈伯瑪斯指出,無論我們把這些恐怖份子看成何等的敵人,或者必須何等堅定地抵制他們,如果我們想要長久成功,就不可以自欺。他認為「伊斯蘭國」在遜尼派(Sunnis)與什葉派(Shias)的衝突中獲得壯大的能量,而這樣的衝突正是小布殊干預中東局勢的結果。阿拉伯世界諸多妨礙現代化的壁壘,固然使他們形成特定的驕傲文化;西方國家的政策更有問題,讓那些想要尋找機會建立更好的生活、藉此來被世人肯定的年輕世代失去未來前景,感到絕望無助。

哈伯瑪斯提醒說,失去自尊的絕望心理狀態,會導致人從犯罪轉變為殺人集團的「英雄」。對11月13日參與巴黎恐怖襲擊者的背景進行調查,應該會發現就是這麼回事。因此我們應該注意大都會中的融合問題。

在911事件時,哈伯瑪斯與法國哲學家德里達(Jacques Derrida)及許多知識分子,擔心公民自由會在反恐戰爭的壓力之下被剝奪,也憂慮「文明衝突」或「流氓國家」等觀念再度盛行。如今,各國對穆斯林充滿偏見、不信任、恐懼,乃至要對他們發動預防性的攻擊。哈伯瑪斯提醒世人,聖戰基本教義派使用宗教語言,但其本身不是宗教。在別的狀況下,那些人也可能採用別的宗教語言和意識形態,來宣稱自己要落實救贖正義。

哈伯瑪斯提醒提醒文明社會,不要為了想像的安全而犧牲了個人自由、對不同生活模式的寬容,以及接受他人觀點挑戰等基本價值。

 

新聞由新頭殼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