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在的第三勢力|林正軒

【2015年12月04日 5:02 下午】潛在的第三勢力|林正軒


今屆區議會選舉的焦點,並非泛民建制最後獲得了多少個議席,而是傘兵的選舉工程、動員能力及連結能力。

雖然撰文時為11月18日,區議會選舉還充斥著選舉霧霾,傘兵最後能否打破傳統,從建制搶走部份議席還是未知之數,但由清場時一刻決定要回到社區深耕細作的陣營及氣勢,經歷一年至現在區議會選舉快將揭盅之際,傘兵非如傳統政圈「老鬼」所料虎頭蛇尾,部份的表現甚至高於部份有政黨撐腰,全職在辦事處工作的社區幹事。

有著區議會選舉的經驗,其實大多都知道一年時間的先天條件大大限制了傘兵爭奪議席的機會。儘管是有參選經驗的政黨朋友,一年365日在辦事處工作,不眠不休地組織街坊,一年時間都絕對不足,勝算因而渺茫,然而基於這些他們已知的事實,依然選擇挑戰區議會這條政圈上可謂厭惡性工作的道路。而因為他們的積極參與,配上建制派內部的權力鬥爭,今年自動當選的人數比上屆減少,戰線拉長而讓每區的勝算增加,分薄建制派的人力資源,傘兵可謂應記一功。

令人大跌眼鏡的更是傘兵的地區工作方向從根本上脫離過往泛民主流的搞旅行團、影「指天篤地相」、「派蛇齋餅糭」、「借用社區中心開興趣小組補習班」等工作;傘兵的「漂書」、「跑山」、「坐街睇波」、「導賞團」等工作相對不單更便宜,接觸面廣,在社區關係而言更是一個平等互動的關係,而不再是把自己塑造為地區政治菁英,令人感到肉麻的造神宣傳。當然這兩種工作模式在下半年雙方都在互相學習,各取所需。

傘兵的動員能力雖然難以捉摸,忽大忽小,但不能忽視。以漁灣選區的造勢宣傳作例,過往很多都有東區的泛民友好空降務求阻止其自動當選(俗稱拉根),而得不到較多比例的選票,甚至難以動員朋友及支持者拉票。更徨論過往柴灣區的泛民的動員能力通常見於社運場合而非區議會選舉,因此對建制派僅有輕微的阻撓作用,對當區區議員鐘樹根的影響根本很小,甚至鐘樹根本人相信亦只是草草交差拉票而已。然而徐子見並非傳統泛民一員,臨時空降,但他的造勢宣傳卻是浩浩蕩蕩,沒有經驗者僅僅見其照片隨時以為他深耕細作多年才有如此驚人動員能力。當然在平日的宣傳街站,通常都只有徐本人及數名義工朋友;造勢大宣傳的動員能力雖未能貫通造勢及恆常拉票工程,但都顯示了這批傘兵的人數,絕對是個不能輕視的勢力。

傘兵更有著與別不同的光環,與陳曼琪(反佔中律師)、鐘樹根、鄧家彪(工聯會功能組別議員)、陳捷貴(斬古樹視若無睹)、楊開永(葉國謙接班人)、李碧儀(范徐麗泰愛將)、梁美芬、周浩鼎(民建聯副主席)等建制派明日之星競爭的大多是傘兵,雖然勝算極低但他們仍然選擇出戰,確是不得不教人佩服。

傘兵當中的意識形態分歧不大,通常都是偏本土但未至於陳雲、熱血公民之類的瘋癲,甚或可以稱之為理性本土派;但同時因為「拆大台」意識的根深柢固,他們會出來碰頭交流意見,但僅按個別議題、事件和活動合作,不會在組織及架構上討論合併合流,更無大規模的全港性宣傳(印象中只有九龍東兩個傘後組織聯合造勢一次),因此在他人眼中,他們的影響力和政治能量自然薄弱,有時更像去政治化的地區組織一樣。

雖然暫時不知傘兵在選票的成績如何,亦不知他們的意志和續航力能捱多久。但作為成熟的公民社會,政治光譜絕非僅分為建制泛民兩個大方向;這群傘兵的性質本來是一個拉闊光譜的契機。把目光放遠,傘兵要成為在全港影響力的勢力必須化零為整,或許實際上各傘後參選組織有不同的利益或理想,但其實所謂政黨去人性化分析只是一個互相交換利益的集團罷了。立法會議員的辦事處是可以跨區設立的,假若傘兵真的想繼續追逐自己的政治理想,區議會選舉過應開始與各組織商討是否繼續維持「沒有大台」的組織觀念;把傘兵統一起來,推舉一個像樣的人出選較低出選門檻的選區,當選後交換各地區所付出的利益,設立辦事處及聘請職員,或許是繼續追逐雨傘精神的另一條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