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新形勢|Daniel Lee

【2015年12月10日 11:12 上午】拉布新形勢|Daniel Lee


昨天陳家洛的點人數,殺了建制派一個措手不及。傳召議員的鐘聲响了15分鐘,就算加上遲了2秒才踏入會議廳的石禮謙,也不足法定會議人數。鏡頭前,曾鈺成心不甘,情不願地宣佈休會。網絡23條未正式開戰,泛民小勝一比零。事後據慢必陳志全議員所說,立法會星期一才批出獲通過的草案修訂案,昨天晚上才通知議員合併討論的安排,議員根本沒有時間去準備討論議案。對這條爭論已久的條例修訂,不少議員,可能是較少用電腦的那一批,對所爭議部份仍是一知半解。例如劉慧卿不知何為網上直播打機,測量界的謝偉銓直認對條例不清楚,更誤以為Cap圖是指建築圖則。對條例修訂只有這等牛頭角順嫂的認知,怎樣進行審議?不要以為提出條例修訂的政府就明白自己想修訂甚麽。689把他和黃家强的歌唱片段放上facebook,知識產權署署長說梁是公眾人物,可以「報導時事」而獲豁免。但轉過頭就向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繳交音樂版權稅補鑊,即是說明政府內部對侵犯版權都沒有統一的理解。在這個人人都需要時間去預備究竟是審議甚麼之際,陳家洛的點人數,正正化解了議會內的危機。

較為有趣的是幾日前長毛在旺角給人包圍,迫他承諾拉布。那時,估計參與拉布的議員是一掌指數。但到了星期三,多名派民表明會積極發言,加上積極不留在議會廳內,才做成點人數導至流會的機會。沒有甚麼比建制派的回應更可笑。例如王國興提議要修改議事規則,防止議員濫用權力去點人數。一個收了人工不上班的人,要禁止其他人去舉報他?這是那一門的資本主義?我也認為應該修改立法會議員的合約,訂明若無請假,在流會時缺的議員要被扣薪。如多次缺席,會被取消議員資格,但他可參加補選。相信愛國愛港的議員,會支持這個建議。

直到目前,我也不知民主派參與拉布是偶然一次過的,還是他們基本策略的改變。在剛過去的區選,民主黨經歷了"世代交替",除了中共有意打壓何俊仁外,多名乳鴿高票當選,證明民主黨"爛船還存三斤釘"。只要在餘下一年時間,表現力保不失,減少其他民主派來攻擊分票,下屆仍可保有席位。相信其他泛民也作了類似的估計。公民黨在區選有進賬,即是說雨傘運動未有帶來負面影响。但陳家洛敗選海怡東,無緣出戰超區。昨日的點人數,算是作為積極反對派的投名狀,將會成為日後地區直選排頭位的理據。果如是此,則總舵主的招數會陸續有來。假設他們會繼續參與拉布,最有效的做法,莫過如是在午飯時候突然集體離去,然後點人數,做成流會。在其他時間,使用這朝退式點人數的招數,也會使建制派疲於奔命,消磨他們的意志。而從全局來看,只要用拉布拖跨689幾項重要議案,中共也可能會從新審視他連任的利與害。

最後,昨日網絡23條的流會,我還未能搞清楚是建制派唔想過,或是他們真的是太懶?但再加上港珠澳大橋和高鐵超支撥款在財委會加會被否決,事情就更耐人尋味。上次答問大會時,曾鈺成讓黃毓民問689幾時死,已看到建制的分裂,今次網絡的影响是不分左中右的,我相信建制的直選議員會受很大壓力。他們要在聽命於政府與自身的選情中作出平衡,難度很大。已失掉區議會議席的樹根與佩帆假如再有閃失,就會如林健峰所說,"冚家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星期分解。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