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阿拉伯選舉|宗善莊主

【2015年12月21日 4:33 下午】沙地阿拉伯選舉|宗善莊主


今年,沙地阿拉伯又再舉行選舉,這個選舉,並非如一般人所認識的選舉,而是一個關係沙地阿拉伯未來政治變化的選舉。眾所周知,沙地阿拉伯的意識形態,是阿拉伯伊斯蘭君主制,以《可蘭經》和聖訓為憲法,一直強調的都是華哈比政教合一政制。過去沙地阿拉伯大多數要職,都是男人擔任,女人的機會很少。而且沙地阿拉伯的性別政策往往被人批評,女性外出諸多限制,包括不得駕駛、不得自行外出,外出需要男性監護人陪伴和同意,男女購物要分開排隊等,但伊斯蘭教事實是這樣嗎? 伊斯蘭教其實提倡男女平等,伊斯蘭政治學內,本就有烏瑪皆一家、公平、平等思想,是後來的伊斯蘭法學和神學學者,把宗教解讀成今日的男尊女卑的現象。例如伊斯蘭政治到處都有保障婦女權益的條文,包括婦女繼承父母和夫家資產。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其中一位妻子,更曾經參加過戰爭,可見伊斯蘭初期,婦女是有相當大的自主權。

沙地阿拉伯奉行的,是華哈比主義,那是一個18世紀盛行在阿拉伯半島的伊斯蘭思潮。當時有一位名叫Muhammad ibn Abdul Wahhab的人,他生長在宗教世家,父祖皆對伊斯蘭學有深入研究。當時的阿拉伯半島,內有伊斯蘭信仰行為腐化,外有歐洲和土耳其帝國的威脅。對阿拉伯人來說,他們認為有自己的文化體系,不應再繼續屈從於土耳其人之下。阿拉伯半島上,亦有崇拜聖人、聖墓、占卜星相等行為,人們似乎忘記了伊斯蘭正信之重要性。穆罕默德華哈比看後,決心要整頓半島上的伊斯蘭風氣,他周遊列國,又撰書說明正信重要性和執行伊斯蘭法對重新糾正伊斯蘭信仰的作用。他和沙地阿拉伯王室祖先一起努力建國,但最終失敗。沙地阿拉伯王室祖先經歷過三次建國嘗試,終於在1932年成功建立沙地阿拉伯王國,以伊斯蘭教為國教,以伊斯蘭法為法律,以《可蘭經》和聖訓為憲法來源。

自沙地阿拉伯在1938年發現石油後,完全改變了沙地阿拉伯的命運,一夜暴富,自此沙地阿拉伯可在王國內改善社會基建,人民的生活水平大為改善。但是隨著時間的逝去,沙地阿拉伯至今面對很多危機,需要解決。其華哈比政教合一施政,一直被批評漠視人權和難與時並進,包括對婦女權利和人民的自由。沙地王室的作風奢華也被指和伊斯蘭教崇尚儉樸相違背,近年除面對石油油價下跌及財政越見緊張的危機,更在王國內大興土木,包括最近在吉達建造國王塔,甚至有神心的人都認為近年麥加建築物太多,影響一般人對聖城的印象認知。沙地王位一直在兄終弟及的模式下交替,也被指是最嚴重的老人政治,王位一直都在開國國王Abdul Aziz的子輩,至今仍未傳到第三代,而沙地阿拉伯王族又因妻妾和子女眾多,國王經常出現年老致病的問題,因而很容易有王位爭奪的危機,正如9月傳出第三代王族想推翻當今國王Salman及其所立的王儲和副王儲。伊曆1435年朝聖月連續不斷發生災難,也引起沙地阿拉伯人民的不安。這還未計算沙地阿拉伯內部的外戚勢力,Sudairi是沙地阿拉伯權力最大的外戚家族,至今仍在沙地阿拉伯發揮著深遠的影響。雖然國王繼任人需要符合幾個條件,即要認同華哈比政教合一思想、須是Abdul Aziz的直系子孫等。

其實沙地阿拉伯曾推行過一次選舉,那是在2011年的事,而且是一波三折地推行,本來2005年提出,2009年推行,但後來推遲至2011年舉行,所以今次是第二次,應該說,沙地阿拉伯之所以能夠推行選舉,前任阿都拉國王有貢獻。他深知時代已開始和上世紀不同,不斷增加婦女擔任政府要職機會,還允許婦女參選權和選舉權,在當地人來說是很開明的舉動。婦女能得到政府的允許有限得到就業機會及選舉權,將能為那班保守的宗教元老帶來思想上的衝擊,使他們見識性別平等的時代。最特別之處,還是伊斯蘭教聖地麥加有一個選區允許女性勝出議席,打破男權至上的政治印象,聖地既能有婦女勝出議席,日後婦女在其他區域參選,阻力應不會太多。反而是時人心態問題,可能還繼續成為婦女參選的阻力,因為一直以來沙地阿拉伯推行的性別區隔政策,使社會出現男女二元對立現象,影響範圍相當大。

除了這點,根據沙地阿拉伯官方選舉網Intekhab,從這次選舉看,除了比較重要省份,包括利雅德省、東部省、麥地那省、Qassem省、Hail省外,其餘省份對登記選民和投票都不太活躍,反映人民仍很小心謹慎看待選舉。至於勝選候選人男多女少現象,則仍沒有變化。但是選出的議員,權力有限,僅及鄉鎮或鄉村,距離一般人所認識的選舉標準,仍相差很遠。除反映王室有阿拉伯之春的陰影,故小心處理王室和選舉制度之間的互動關係外,更反映王室對於一些未必認同選舉制度的人。因為伊斯蘭傳統政治文化,是推崇哈里發制度,並由各人協商處理政事的,然而推行選舉制度已經是很大讓步之餘,還要有婦女參選,沙地王室也要考慮國家承受的安全風險。 不過,沙地阿拉伯王室面對內憂外患局面,推行選舉無疑是一種挽救的方法,最少王室展示一些點點民主誠意給平民,雖然實際還是有限,可以做更多的,但沙地阿拉伯若要使人民相信政府和有能力解決內憂外患,應盡可能開放權力。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