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度世界政治經濟大事(中)|鍾碩殷

【2015年12月25日 9:09 下午】2015年度世界政治經濟大事(中)|鍾碩殷


幸福非必然,世上仍有不少災民、難民和貧苦大眾,因為不同的政治和經濟原因,至今依然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又或過住顛沛流離的生活,每日拼命爭扎求存,猶如看不見隧道盡頭的曙光。對他們來說,在21世紀的先進年代,平安竟然是一種奢侈。世界依然動盪不安,今天讓我們重溫ISIS的崛起、敍利亞難民與巴黎恐襲。

伊斯蘭國不是恐佈組織 伊斯蘭國ISIS,全名「the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顧名思義,伊斯蘭國不單是一個恐佈組織,嚴格和準確來說,它是一個國家!與阿爾蓋達等知名恐佈組織不同,伊斯蘭國擁有複雜的行政架構、龐大的聖戰軍隊、有策略的軍事行動和自給自足的財政資源,而更重要的,是它有明顯的立國意圖,層次絕非一般恐佈組織能所及。以伊斯蘭國的恐佈處決行動而言,伊斯蘭國成員的確恐佈;但我們必須分清楚,伊斯蘭國只是透過其恐佈行動宣傳和號召支持者加入聖戰行列 ── 恐佈行動對伊斯蘭國而言,只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將伊斯蘭國僅僅定性為恐佈組織,明顯是低估了伊斯蘭國的力量。

因此,以過往對付恐佈組織的慣性手段來對付伊斯蘭國,結果肯定不是事倍功半,便是徒勞無功。美國自911之後發展出多個成功的國家安全策略,其一是成立多個政府部門負責反恐的情報和統籌工作,的確有效減低美國本土的恐襲威脅,功不可沒;其二是凍結或孤立恐佈組織的資產和貿易,在經濟和財政上打擊恐佈份子,竭止其萌芽和成長,成效昭彰;其三是重點捕殺組織領袖和管理層,所謂「蛇無頭而不行」,此等「獵頭行動」成本雖少,但已可大大削弱恐佈組織的發展和行動,可謂「四兩撥千斤」。但是,面對伊斯蘭國的日益擴張,美國的國家安全策略顯得有點束手無策 ── 情報工作未能阻止頻頻發生的戰俘處決和明目張膽的攻城掠地;經濟制栽對財政資源自給自足的伊斯蘭國毫無威脅(伊斯蘭國收入來源眾多,包括售賣黑市原油、打劫銀行、稅收、勒索富商、變賣文物、迫良為娼、農作物收成等等);伊斯蘭國的領袖匿藏於民居難以空襲捕殺,而且行政、立法和司法架構設計複雜而具備獨立運作的能力,即使領袖被殺,亦不會對政權的日常運作造成致命影響。

那麼,國際間應如何面對伊斯蘭國的崛起和挑戰?不少分析指出,唯有糾正我們對伊斯蘭國的印象和觀念,提升應對的認真程度,並以「圍堵」的策略對付,例如武器禁運、打擊石油黑市、加強聯合邊境巡邏等,總之有如對付一個邪惡核心國(如擁有核武的北韓)一樣,才有望化解伊斯蘭國的危機。當然,站在文明、人權等道德高地的西方大國,亦有實際上和道義上的責任妥善接濟政治難民或來自受戰火催殘之地的移民 ── 畢竟,敵意、仇恨和隔離正是恐佈主義者力圖散播的思想病毒,築起高牆、圍堵自己的國家,顯然正中下懷。為免難民成為下一名伊斯蘭國成員,並戰勝以恐佈主義的手段宣傳的伊斯蘭國,各國更加需要共同努力,以實際行動和人道政策安頓難民,彰顯人性光輝的一面,消滅邪惡和黑暗,這將是人類文明於2016年的重大挑戰。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