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黃毓民現象下的李怡|跳針

【2015年12月26日 11:02 下午】活在黃毓民現象下的李怡|跳針


李怡在蘋論寫黃毓民,跳針一丁點也不覺得出奇,只見花生友機已起,覺得那是捧黃毓民,就不得不在這裡講兩句,以讀者身份,為李怡討個公道。

李怡在最近一次新書發佈會上與黃毓民並排而坐,一下就篤穿了689一詞非出自黃毓民,黃毓民在好朋友面前並沒有動怒,坦然接納批評,笑了幾聲敷衍幾句就當無事,甚有政客風範。觀賞這場歷時一小時多的發佈會後,跳針才開始明白一回事:黃毓民在意的並非罵他甚麼,而是到底誰罵他。

誰來罵,重要嗎?當然重要。從他常言四面樹敵同時在權貴(林鄭)背後V字合照的言行不一,到最近要做宇宙唯一拉布議員,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就是唯我獨尊、反民主的獨裁領袖作風:從不認錯,龍門任擺,誰有(粉絲)資本就靠向誰,誰挫敗就放棄誰(熱血公民區選六子),這就是黃毓民現象。李怡坐擁無數本土派讀者,是一個學富五車的前輩,是一個在蘋果日報有園地的作者,是一個在大氣電波有一分鐘閱讀、對書籍推介有助力的廣播人,三個「一個」加起來,就是值得結緣的好朋友。

黃毓民不斷鼓吹勇武,到有人實行時就與他們切割關係,從來只會「講吓」的葉公好龍作風。在拆大台的呼聲蔓延至今,產生了「本土力量」與「本土民主前線」提倡每個抗爭者都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不負責任制,但凡有出現衝突的抗爭活動,他們都會與涉事者切割;回顧法國佬衝立法會事件,熱血公民一度表明法國佬行事與熱血公民無關,係以個人身份做事;黃毓民在節目評論事件時,亦對法國佬衝擊時的身份含糊其詞。

取之責任「最小公約數」的做法,李怡在蘋論文中講及,希望民主派與黃毓民合作,正正切合黃毓民風格:幾派結怨,並非黃毓民責任,而是爭取民主路線各異所致。哀莫大於心死,李怡將責任放在民主派頭上,無視黃毓民在坊間直接(節目開罵)或間接(教徒圍長毛、熱血公民圍黃碧雲)怎樣打散民氣,怎樣令人厭煩甚至恐懼群眾運動,好歹都是肥佬黎的報紙,要畀稿費的;一個收肥佬黎錢的作者,來為黃毓民打開逃生門,敢問黃毓民本人,情何以堪。

至於一些立場與理念不堅持及其手法,較少人談到的是馬習會後黃毓民的取態。黃毓民以時評人角度肯定了馬英九的歷史任務,沒有在節目中批評馬英九其實在被統戰的客觀現實。吾心嚮往之,是馬英九心聲,不難讀出;面對台灣問題,黃毓民巧妙地轉換身份,一如他的名句「只是一句口號」、「講吓咋喎」,適時放下立場,所有可被入罪的語言都可開脫(自辯事件),用時評人身份把馬英九之罪輕輕放下,把馬英九歷史地位高高抬起。令跳針覺得最奇妙的是,教徒不是崇尚本土的嗎?見教主肯定一個投共者,不覺得有問題嗎?想起太陽花學運尾聲前,台灣白狼以「路過」為理由,在立法院外挑釁學生,恐嚇當場抗爭人士,跳針就知道「本土派為何不憤怒」的理由──黃毓民在佔領旺角期間,說自己是「路過」、「探人」,就是用白狼式的手段來掩人耳目;為自己的放下立場而轉移視線,就是黃毓民現象。

李怡今天寫的蘋論,並無可惡之處。原因好簡單:在黃毓民現象下,李怡已經成為文字版的黃毓民;眾人都活在黃毓民的影子下,所說的話,所做的事,所寫的文,在黃毓民影子下,就是一般的黑。這不能怪李怡,要怪就怪「黃毓民現象」。

 

文/跳針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