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能恢復到哈里發制度嗎?|宗善莊主

【2016年01月08日 2:42 下午】土耳其能恢復到哈里發制度嗎?|宗善莊主


眾所周知,土耳其的前身,是鄂圖曼帝國,也是昔日伊斯蘭教哈里發。自阿巴斯王朝滅亡後,鄂圖曼帝國就成為繼任的哈里發。所謂哈里發,用現代的語言,就是伊斯蘭世界的共主,也即類似教皇。哈里發制度,是伊斯蘭傳統政治推崇的制度,聖訓有記載,穆罕默德曾說過,在他之後會有很多的哈里發。哈里發的職責,就是保護穆斯林臣民、捍衛伊斯蘭教和兩聖地、執行和管理行政制度、徵收天課及Jizya稅 (一種對非穆斯林徵收的稅)、保障朝聖和副朝的運作、推行伊斯蘭法、管理和其他國家邦交的事宜等。而過去的哈里發制度,是採用世襲制度,而非傳統推崇的透過選舉選出人選擔任。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是在一戰後滅亡的,而哈里發制度,也在那時取消,這引起伊斯蘭世界對政治制度的關注和思考,一個世紀差不多過去了,伊斯蘭世界至今仍有人不放棄哈里發制度,認為它才是伊斯蘭教推崇的政治制度,任何制度包括君主制、選舉制等都不是伊斯蘭所推崇的制度,此乃非穆斯林之制度,不能保障伊斯蘭教正信之質素。近日,一份親埃多安的報章,名叫Yeni Safak,幾乎可以說是正義與發展黨的黨報,提出恢復哈里發制度,謂曾做過民意調查,指有近大多數土耳其人支持恢復哈里發制度,希望在土耳其國慶一百周年前可以恢復哈里發制度,又有一名教令官指埃多安應成為未來所有穆斯林的哈里發,大有取代沙地阿拉伯兩聖地監護人之意圖,埃多安野心越來越明顯。

事實上,土耳其的鄂圖曼主義,已經從外交意義上變成內政性質,鄂圖曼主義早在20世紀50年代已經開始見到雛型,至80年代土耳其已有人提出土耳其不應成為世俗國家,而是應該成為現代的政教合一國家。正義與發展黨在21世紀執政後,伊斯蘭主義的傾向越來越明顯,土耳其政府開始想恢復增加對中東的影響力,希望可以重振昔日鄂圖曼帝國的光輝。

其實對穆斯林來說,哈里發的繼任人,理想人選應該是出自穆罕默德先知的後裔,而且最好曾經和麥加有密切的關係。對穆斯林來說,土耳其人不是擔任哈里 發的最好人選,因為他們和伊斯蘭教最初發展時期關係不大,是後來改信伊斯蘭教才擔任哈里發的。當今之世,約旦國王最適合這個人選。約旦國王為穆罕默德先知的後裔,先祖曾經統治過麥加、麥地那,有Sharif of Makkah的稱號,名正言順,是後來沙地王室在建立第三沙地王朝時把他們驅逐出去,令他們變成統治約旦的國王。再講,約旦國王的作風,並不偏離伊斯蘭教推崇的中庸之道,既沒好像沙地阿拉伯那樣早已變質的華哈比主義統治作風,又沒有好像土耳其那樣具有無限的政治野心。而且約旦統治算是較為開明,對基督教徒和其他伊斯蘭教分支也很寬容。

埃多安這個時候令人重提恢復哈里發制度,應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想必在伊斯蘭國巴格達迪自任為哈里發的時候,已經開始思考如何恢復哈里發制,而伊斯蘭國現時聲名狼藉,備受世人的責罵,正是搶佔成為哈里發的道德高地好時機。加上最近沙地阿拉伯和伊朗因為處決尼米爾教士,遜尼和什葉兩派再度勢成水火,偏偏這個時候土耳其就提出願意會調停沙地阿拉伯和伊朗,實際上是想塑造哈里發的形象,以此討好所有穆斯林,增加別人支持土耳其人埃多安擔任哈里發。

但埃多安應該心裡很清楚,擔任哈里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如何說服別人重新接受哈里發制;其次出任哈里發,人人皆想擔任,屆時必有一番鬥爭;再講如果出任哈里發,如何適應新時代的政治和宗教環境挑戰?現時極端主義風險相當大,土耳其是否具有足夠的能力去應付?即使擔任哈里發,那屆時具體的工作能否切合時代的需要有所改革?沙地阿拉伯第一個會反對的,因為他們自認為自己是兩聖地監護人,必不想失去麥加和麥地那這兩大聖城,否則等於失去宗教和政治上的合法基礎。再往下想,會衍生一連串的問題,不容易解決的。

土耳其最重要的任務,還是先解決如何回應國內人民對政治改革和改善經濟的訴求,以及如何加強土耳其對極端主義威脅的應付能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