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變天|Daniel Lee

【2016年01月18日 10:11 上午】台灣變天|Daniel Lee


一如所料,台灣民進黨的蔡英文當選第14屆中華民國總統,對香港人來說較有特别意義的,是她以689萬票當選,而香港那位自認以前受歡迎的,得票只是蔡英文萬分之一。蔡英文的施政如何還有待觀察,今天說說國民黨的死因。

如果你只單從傳媒報導,馬英九的支持度一路都是偏低,國民黨敗選是可以肯定的。但若果你花一點時間看看一些經濟數據,你會對國民黨大敗感到意外。下圖是2007-2015年台灣GDP growth rate。從2008年風融海嘯開始看,2009年及其後的經濟反彈的可以解釋馬英九為何能在2012年連任。2012年後台灣其實仍是以慢速增長,不算是很理想,但也不是一無是處,為何大敗?

tw growth rate

看看失業率從高位的6%下跌到現在的3.6%,比美國現時的失業率5%要低,亦是從高位下跌5成。當然台灣的失業率一般比美國低,但維持到3.6%,也不是算差吧?而且這低的失業率,的下降,是在勞動力參與率上升的時期做成,比例上多人想工作,而比例上多人找到工作。這樣亦算是一種功績吧?

tw unemployment rate

經濟數據中較為差的一環,是政府每年都入不敷支,馬英九每年都是靠舉債渡日,使不少台灣民眾都怕台灣終有一日成為第二個希臘。但如果這是主因,我們應可從蔡英文的政綱中找到這方面的答案。民進黨對赤字預算是有討論過,但又顯得自相矛貭。「中央社報道,蔡英文在十年政綱中主張,如果當選,4年內要讓政府赤字減半,但同時要增加社會福利支出,廣建公共住宅。李佳霏表示,“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數學不太好,這赤字減半的政見,蔡主席是打哪一種算盤算出的?” 」

tw govt budget

簡言之,從馬英九的角度,國民黨在經濟民生方面不算是失敗,只是不成功。但如果從台灣民眾的角度看,衡量經濟增長的高與低不是從絕對數字(absolute)來判斷,而是從相對(relative)最大的競爭對手南韓而定。2008年後,南韓的增長率也不算高,但每每比台灣的高。過去8年,南韓的三星手機及現代汽車也打開國際市場。台灣在出口競爭力顯然落後於南韓,而馬英九只顧中台貿易,無意提升台灣在高端產品的競爭力。單憑這一點,就解釋為何提出每年GDP的增幅要比南韓高1.5%的宋楚堬可搶朱立倫的票。

馬英九失民心,除了是他經常失言,主要是他對大陸太軟弱。他一心以為靠大陸復貿便可救台灣的經濟,想在立法院强行通過法案,結果引起太陽花運動,大失民心。而馬英九在任期最後幾個月到新加坡會見習近平更犯了政治大忌。除非這次會議簽署中台50年關係不變的協議,否則這次會議只是肯定了習、馬二人的歷史地位,而降低了以後台灣在和大陸會談上的叫價能力。在這個角度來看,馬英九是買了台。至於投票前周子瑜的道歉影帶,算是習大大送給蔡英文的禮物,證明馬英九的親大陸路線,換來的不是尊重,而是大陸的打壓。

現屆的國民黨的領導不單出賣了台灣,也出賣了國民黨本身。洪秀柱是經合法程序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只因她的民調支持度低,便被朱立倫在最後三個月取代了。更神奇的是朱立倫只請三個月的假去選總統。國民黨是一個甚麼政黨,是一間私人公司麼?為着盈利隨時隨意換CEO麼?一個置程序不顧的政黨是一個只講利害,没有原則的政黨。共產黨便是這種一個政黨。但在民選社會,這種政黨必敗,理由是你根本無法預計他們怎樣施政。今次選舉,國民黨的大量失票,是來自失望的藍營選民没有投票。

台灣的選舉顯示了民主化改變了台灣民眾的思想模式,跳出了傳統中國人那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切以大局為重的權宜功能性思維。民進黨的大勝,是對大陸的一個中國說法說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可信,一國兩制是否可行等問題,97之後的香港提供了保貴經歷。所以香港人,不要小看自已的影响力。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