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做「夢」-從股市危機看習近平的經濟思路|楊建利

【2016年01月20日 2:12 下午】權力與做「夢」-從股市危機看習近平的經濟思路|楊建利


去年8月,我在《股市暴跌開啟30年權貴經濟的末路狂奔》一文中預言:“接下來的幾個月內,股票市場下跌壓力依舊巨大,其實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股票需要尋找合理的市場定價。”撰寫該文時,上證指數在3760點左右,此後的幾個月,在以警察力量幹預股市和禁止大股東減持等行政性強制等手段,以及國家隊15000億資金救市的維持下,股市短暫企穩甚至略呈上升跡象後,於2015年底再次掉頭向下,並於2016年開市第一周創下四次“熔斷”、兩次提前休市的曠世奇觀。

面對市場危機,熔斷機制被宣布暫緩實施,再次體現了中國權力決策的隨意性,但朝令夕改的結果並不那麽令人滿意:1月11日,上證指數和深證成指分別出現超過5%和6%的下跌,顯示自去年6月以來的股災遠沒有結束。

而自去年8月份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下跌,預計下跌空間仍然較大,與此同時,地方債、企業債、房市等經濟領域的問題也在顯性呈現,至於泛亞事件、e租寶、大大集團等影響巨大的跑路事件已屢見不鮮,前段時間官方民間傾註大量精力的互聯網金融也亂象叢生,截至2015年12月底,P2P網貸行業累計平臺數量達到3858家,其中累計問題平臺為1263家。

中國經濟曾經多年被一部分西方人稱羨,譽為“中國模式”,但以權貴經濟為特征的中國模式一直存在並集聚著嚴重的深層危機,不過,經濟問題的顯性化,社會各界和海外對中國經濟危機的強烈體會,是自去年6月起的股災開始。我把這次股災稱為中國權貴經濟的末路狂奔的開始,是因為我這不是一個孤立的證券問題,而是會在整個經濟領域,甚至在社會、政治層面引起連鎖反應的事件,也是所謂“中國模式”的正式結束。股市所存在的眾多問題首先不是由現任中共總書記、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造成,中國股市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投資場所,正如中國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同時,中國股市缺少與市場經濟配套的法治體系,只不過政府權力的附庸,在很大程度上是服務於政府的需要,比如所謂的國企改革、資金蓄水池等,而且股市交易的規則既不嚴謹,也不嚴肅,朝令夕改、以大欺小、內幕交易、信息不透明等問題嚴重。

習近平上臺之後,人們期盼他對中國社會種種弊端進行實質性改革,其中也包括證券市場的改革,但是這些均涉及所謂深層次改革,也就是體制改革,其中包括必要的政治體制改革,因為中國的股市搞不好根本的原因是在於政府專權,在政府專權的國家是不可能把股市搞好的,因為好的股市是社會普通成員投資參與間接創業、自由配置資源的最好機制,而強權政府一定要主導社會資源的配置,這是一個根本的矛盾。但是正如我們在其它領域所看到的,習近平幾乎完全回避政治體制問題,他采取的方式竟然是完全不顧實體經濟狀況,以輿論造勢和資金拉動的方式,刺激股市迅速大幅上漲。

但經濟規律不可能長期被權力扭曲而無反應,到去年6月份,股市的暴跌可以說是老賬舊賬一起算了,股市下跌動力強勁,一連串強力政策刺激,巨量的資金拉擡,都擋不住股民撤離股市的決心,而救市資金卻全數被套。盡管股市目前已到上證3000點點位,但下跌空間猶存,繼續以國家隊資金救市是一個黑暗而巨大的無底洞。更重要的是,股市的持續下跌,在目前經濟各種危機顯現的情況下,大大破壞了人們對未來經濟增長的預期,其影響遠非以前的股市下跌可比。

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的這場股市暴漲暴跌,不可能沒有得到集政治、經濟、軍事權力於一身的習近平的的允許,而且,以目前的股市規模之大,這種拋開實際經濟情況暴拉股市的做法,也絕不可能是習近平漫不經心的決策,而是充分體現代表習近平的經濟思想的壯舉:那就是過分迷信權力的威力,以做“夢”(中國夢)的方式,不顧實際地進行經濟決策或者說經濟冒險。

習近平雖然在福建、浙江、上海任內都沒有顯著的經濟作為,歷來以平庸平穩著稱,但作為太子黨成員,年輕得誌,長期做官,是很容易形成那種所謂大氣魄大手段來治理國家的思路的,從他上臺以來,提出的各種口號層出不窮,但都大而無當,少見成效,只在反腐(實為權力鬥爭)領域進展顯著。他與俄羅斯簽訂的石油天然氣合同,定價遠高於目前市場價格,導致發改委不得不破壞自己制定的與國際接軌的定價體制,公開食言,他的一帶一路和密集出國金錢外交,為他在網絡上贏得了“大撒幣”的外號,所謂的精準扶貧,在大多數地方,最終成為地方政府大搞農村拆遷以維持房地產價格的返貧行動……

在減稅的口號之下,財政收入增長率繼續高於數據原本可疑的GDP增長率,據新聞報道,有地方稅務官員稱有些地方的稅收不再是剪羊毛,而是殺羊吃了。三十年權貴經濟的惡果之一是財富的增長沒有充分惠及民生,在這種情況下,要提升國內購買力,亟需建立廣泛有效的社會保障、促使民營經濟發展,但習近平的做法是大力擴充軍費,在東海、南海屢屢與鄰國形成緊張關系,對壟斷國有企業繼續采取傾斜和保護措施。一言以蔽之,習近平的經濟思想充滿了強烈的意識形態導向,將經濟變為政治的附屬品,輿論上則是越來越肉麻地推行個人崇拜,幻想以這種加強社會控制的方式促進經濟增長!

現在,習近平已經用自己三年多的執政實踐表明他在經濟上並非合格的專家,一個個大而無當的口號背後,展現的是他迷信權力而又舉止失措的焦慮。

我在《股市暴跌開啟30年權貴經濟的末路狂奔》一文中曾經說過:“由習近平新一屆政府憑空拉升股市和暴力救市的做法來看,其對於中國經濟的病因、病根缺少足夠認識或者說不願正視這一問題。”

中國的政治體制原本已是百病纏身的破車,習近平本人不可能看不到其中的問題至少是一部分問題,但他的選擇是油箱滿滿加速向前奔馳,而不是停下來對故障進行必要的檢修。習近平的這種經濟思想將在不久的將來吞下更大的惡果,在社會承受慘重代價的同時,經濟領域的連鎖性危機越演越烈,必將大大刺激各種社會矛盾,甚至可能引發政治矛盾的爆發,習近平的統治將不會有江、胡時期的那種平靜和波瀾不興了。

(相關閱讀

股指跌止了,政權的威信股指能跌止嗎?

——習近平的顢頇“自信”加劇中共統治風險

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291

股市暴跌開啟30年權貴經濟的末路狂奔

http://www.yibaochina.com/new/FileView.aspx?FileIdq=6306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