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睇冰的她,不是熱狗|跳針

【2016年01月25日 1:37 下午】上山睇冰的她,不是熱狗|跳針


存心獵奇、抱持偏見、常識欠缺、為求hit rate不講道理。

1453630300_a0f6

一女子在警察面前,指責警不開山路,沒有勇武推開警察,說話大聲似熱狗。但,她不是熱狗;就算她本來是,也不會認。假如她認,被人貼了穿上熱血公民的衫,熱狗會切割,就如中出羊子出事當日,被熱狗切割得一乾二淨。

wp-1453681713185

這個上山的女子,本質上就是熱血公民性格。無待堂、青永屍都有這樣的本質:存心獵奇、抱持偏見、常識欠缺、為求hit rate不講道理。他們所持的全民退保立場,與這幾天反對全民退保的藍絲,一模一樣,問你納過稅未,點解要納稅人養你,點解要養人老母。用偏見迫自己到牆角,轉頭就可以用受害人姿態示人,就好似青永屍差少少被人起底,會話個個都想我死。

wp-1453681747681-2

上山,是為了睇冰。一群對大自然缺乏想像力的城市人,驅車上山,觀賞他們出生以來未曾睇過的奇景,是自然不過的。正如無待堂話上山的人該死,這種有違人性的言論,是人類奇景,這文章跳針都去睇,一睇再睇,睇左兩次,由衷敬佩。

我敬佩上山的人,他們有餘錢買車,有餘暇睇冰,有對抗寒天的堅定意志。他們不該死,他們是我們心裡欲念的實踐,是我們想過而沒有做的親身示範。平日人跡罕見的大帽山,一下子受盡歡迎,成為網絡關鍵詞;無待堂就是這座大帽山,氣象走偏鋒,自然多人關注。憑藉人的不理性寫千字,寫人仆街,喜歡並分享文章的圍觀者,睇人仆街。山上有一人命危,多人受傷,無待堂就跟你們說,他們都該死。難道我們不同情寫文的人有抑鬱症嗎?我們同情。但,偏偏,像米曹這種人,就是不要無待堂的同情,而無待堂也不會要左膠的同情。

wp-1453681902268

女子千辛萬苦登山,被警察堵路。她以為自己在遊行,她大叫,她口頭勇武,她想衝擊警方防線,卻忘記了自己處於極地:滿地是冰,寒風不休。熱狗不擅長設身處地,為對面的人好好想想,只會豎起稻草人,大早晨,打,熱血政治,打,笑死朕,打。他們的工作就是打,打到稻草人不剩一根稻草。問她有甚麼拉布建議,她不懂回答。上山女子不是熱狗,無待堂不是熱狗,青永屍不是熱狗,米曹不是熱狗。世間本來無熱狗,就因各有仇恨人的理由,他們活得像熱狗。

戇鳩的人,你可以恥笑。如果說戇鳩的人該死,那個未知因由而命危的上山人,如果不幸辭世,應驗你的咒罵,於心何忍。

存心獵奇、抱持偏見、常識欠缺、為求hit rate不講道理。是戇鳩,但不該死,也不要死。要是死了,就沒有我們陰暗面的示範,提醒我們,我們更值得做正直的人。

做人最緊要正直,不是嗎?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