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釋極端主義組織擴張方式的理論|宗善莊主

【2016年01月26日 5:23 下午】解釋極端主義組織擴張方式的理論|宗善莊主


近年極端主義組織出現於全球各地,相信大家都經常在新聞聽到不少,像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塔利班、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在索馬里和肯雅的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以及其他如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伊拉克、也門、索馬里、馬格里布地區出現的阿蓋達組織,肆虐於菲律賓和沙巴的阿布沙耶夫、先在尼日利亞後在喀麥隆及中非共和國等地活躍的博科聖地等,都是耳熟能詳的極端組織名稱。然而,如果細心留意,就會發現他們的擴張形式,是很相似,而且可以總結為一種模式,並形成理論來解釋他們的擴張,進而可以推斷他們的下一步擴張對象。

我將之命名為寄生擴張法,因為我一直就想建立一套理論來解釋他們的擴張模式。為什麼稱之為寄生擴張法呢?首先如果知道,寄居蟹是尋找一些安身立命之所的外殼來寄居,進而建立自己的地盤,甚至搶去其他蟹的殼。我們再看看以上的極端組織來看,塔利班以阿富汗為根據地,因為他們主要是普什圖人,大部分都在阿富汗東南部及巴基斯坦的西北部,在阿富汗鞏固他們的實力就侵略巴基斯坦西北部。

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以索馬里為根據地,利用索馬里的政府失敗為時機,在這裡鞏固實力。近年則有向肯雅擴張的現象,這點則因為索馬里之前曾經遭到索馬里臨時政府的圍剿,勢力大為削弱,故要遷往肯雅另建根據地,而現在似有恢復元氣的情況,再度回到索馬里重新襲擊。

博科聖地情況有點類似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他們本以尼日利亞為根據地良久,但近月來因為博科聖地遭到圍剿,於是改變了策略,仿傚其他極端主義組織,增加侵略其他國家的比例,尤其是喀麥隆及中非共和國等國,以求重獲生存空間,恢復元氣,所以博科聖地下一步可能會好像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待在喀麥隆及中非共和國等國恢復元氣,他日必會增加更大規模的襲擊尼日利亞。由於他們效忠了伊斯蘭國,所以他們另一部署可能會是蘇丹和埃塞俄比亞,以遙相呼應伊斯蘭國在埃及和利比亞擴張後所連接形成的奇娜娜之地和哈巴沙之地。

肆虐菲律賓南部的阿布沙耶夫,同樣也是以菲律賓南部為根據地,並經常在沙巴仙本那等市出沒,隨意擄走旅客勒索,以尋得擴張勢力的財政來源。不同的是,阿布沙耶夫是眾多組織不成功使用這模式的。

至於阿蓋達,其實原理是相近,只是他們使用全球擴張模式,並不如上述般以地區為主。因為阿蓋達有充足財政,所以他們可以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寄生擴張之餘,又可以在也門和沙地阿拉伯成立阿蓋達阿拉伯半島分支,在阿爾及利亞、摩洛哥、馬里等西北非國家成立阿蓋達馬格里布分支,模式也是使用寄生擴張法,並且有「複製和貼上」的趨勢。

伊斯蘭國當初也是以伊拉克為基地,儘管它是承繼前人建立的阿蓋達伊拉克分支所留下的遺產,但後來他們仍以伊拉克為鞏固實力地方,然後利用阿拉伯之春時機向正在內耗不斷的敘利亞侵略,再在伊拉克內亂時又回到伊拉克擴張領土,但他們的根據地則改在敘利亞拉卡,這點則和阿富汗有點不同。但他們和阿蓋達相似的地方,就是使用「複製和貼上」的趨勢,來擴大寄生擴張法的可行機會。他們把勢力擴到東南亞,而且在馬來西亞和印尼都有他們的影子,正是「複製和貼上」的模式。

當然,建立理論解釋眾極端主義組織的發展,是為了方便理解他們的形成過程,但在理解的時候,仍得要明白當地的歷史文化和個別因素促成他們的建立。不過這種模式,最少可以盡量預測到,他們的下一個針對對象是哪裡,大概國際情報界正是利用類似的推斷模式、對當地的理解和加上現實的證據來向公眾發佈預警。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