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球會豈能不付生活工資?|運動公社

【2014年12月18日 5:43 下午】富豪球會豈能不付生活工資?|運動公社


隨著電視轉播費用和連帶的贊助/廣告收入愈來愈多,對富豪球會來說早已取代門票收入作為最重要的財源,足球這門生意愈做愈大。在英格蘭,超級聯賽球員一年收入達一百萬英鎊已是常態,而球會行政總裁的平均工資也有約二十萬英鎊。但當這些打工皇帝荷包腫脹時,基層工友的待遇卻是低得可憐。

一直以來,英國的最低工資水平都難以讓基層工人過體面的生活。十多年前,一群居住在倫敦北部的家長發現就算打兩至三份予他們最低工資的工作,生活條件仍然欠佳,更難以有時間享受家庭生活。這成為他們發起生活工資(Living Wage)運動的動力。所謂生活工資,就是要求僱主所付的時薪與生活成本掛鈎,以舒緩在職貧窮的問題。

現在英國的生活工資運動由民間組織生活工資基金(Living Wage Foundation)領導,且得到英國兩大政黨的支持。現時該機構制訂的生活工資則為時薪7.85英鎊,而倫敦由於生活成本較高,生活工資為時薪9.15英鎊。而現時英國的法定最低工資僅為時薪6.5英鎊。由此可見,在倫敦以外地區,生活工資和最低工資的差距約兩成;倫敦地區的差距則更高達近四成。換言之,提供生活工資對改善基層勞工的生活大有幫助。

職業足球隊就算在法律底下已與牟利企業無異,但仍然廣泛被視為當地社區的代表。如果球隊能加入生活工資運動,除了能提升旗下基層工友的生活質素,也能令公眾更關注在職貧窮問題。不過,英國足球界率先加入生活工資運動的不是豪門球會,而是在今年10月成為生活工資僱主的FCUM(Football Club United of Manchester)。FCUM當初又一群反對格拉沙家族收購曼聯的原曼聯球迷成立。到現時為止他們仍只是在非聯賽混跡的半職業球隊。但由於球隊本身就有反商品化的基因,球迷又能參與球會決策,故率先參加生活工資運動並非奇事。

相反,蘇格蘭班霸些路迪卻連續兩年在股東年度大會中否決了球迷/小股東要求球會加入生活工資運動的要求。諷刺的是,些路迪在十九世紀末原先創會的用意就是要接濟格拉斯哥東部的愛爾蘭裔貧民。今天球會的管理層如此忘記初衷,令人婉惜。

到現時為止,全英國只得三支職業球隊決定加入生活工資運動。它們分別是蘇冠的赫斯、英乙的盧頓和剛在12月11日宣布加入的車路士。車路士更強調受惠工友不單是車路士的員工,還包括在史丹福橋以至是訓練場工作的外判工人。想不到油王領導下的車路士也會承認自己對外判工人友責任,與去年碼頭工人罷工時HIT嚴磊輝的取態根本是天淵之別。

同時,盧頓更聲言不會因為參加生活工資運動而加票價或者加球場內食品/飲品的售價。既然提供生活工資根本不會帶來太大的經濟壓力,而且球會的順利運作也不得沒有清潔工和其它負責款待的工友,那些球迷來自世界各地的富豪球會往往對著球員經紀就豪氣,但對著基層工友卻算死草,是否太刻薄呢?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