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武士復仇?|Daniel Lee

【2016年02月01日 7:08 下午】索羅斯武士復仇?|Daniel Lee


索羅斯這個名字如像「拐子佬」一樣,聽了使人有點心寒。拐子佬有一定的能力,他看到保安上的一些漏洞,做的是壞事,目標是自己發財。索羅斯在1990年代英鎊貶值一役贏得10億美元,盡顯本能。他發財的原因是看準某隻貨幣的滙價偏離該國經濟實力所能支持的水平。在英國一役,他以財技獲得大量英鎊貸款,每日在差不多同一時間估售大量英鎊,再發表文章評英鎊過高。過了不久,有人開始相信他的言論,跟隨他沽英鎊,做成雪球效應。英政府最後再無外滙支持英鎊,只有把英鎊貶值。1997年期間,索羅斯也曾東來香港,也曾看到聯繫滙率制度上的漏洞,衝擊港元。但千計萬計,在他同時沽港元港股時,計漏了金管局會出動入市這一着。加上一些國際經濟上的變化,俄羅斯宣報無力嘗還國債,使索羅斯無功而還。一别十八年,索羅斯又回到中港,今次又會有甚麼新搞作?

索羅斯回來的起因是中國經濟下滑,出口減弱,而資金有撤離的跡像,做成人民幣持續貶值。坊間有傳人民幣還要貶兩三成,其中有傳索羅斯會參與炒人民幣貶值。有報導,不少對冲基金也會跟隨索羅斯衝擊人民幣。而適逢其會,在這次亞洲區的貨幣戰爭中,香港依然故我,還是使用聯繫滙率。在人家貶值後,港元己成區內單一超强的貨幣,香港會否再次經歷通縮,港元有沒有脫勾的壓力?索羅斯會否武士復仇,再次衝擊港元呢?

先說港元,自1998那次衝擊後,聯滙的運作改變了,設立了上、下兌換保證,,使金管局在港滙有明顯變化初期便能主動入市。要衝擊港元,必先有大量港元貸款作沽售,只要金管局和幾間發鈔銀行有通報安排,便很容易監察到外資何時大量進入香港。當然,要留意股市的波動,一旦金管局要用挾息打擊外滙炒家,就一定要預備在股市接貨。上次金管局用了1000億港元接貨,今次預留3000億應該足夠吧。記得上次曾蔭權入市,外國批評香港干預市場,一向視香港為市場典範的佛利民話香港「痴左線」。我認為相對於爭論干預市場舆否,更重要的問題是怎樣去善後。如果港府以行動證明只有在聯滙受炒家衝擊時才入市,在擊退炒家後,便把所有買了的股票成立基金在市場出售,國際投資者對香港又不像有太大的負面反應。錢還不是繼續來吧?索羅斯也預計港府有此一着,他會等待到聯滙令香港經濟變得很差時才出手。這是一場鬥耐性的博奕。

中國表面上比香港危險,但實際上未必。現在中共差不多取消了人民幣離岸市場,亦取消國人在外地做房屋按揭的渠道。如果中共再進一步禁止或減慢外資把盈利滙出中國,人民幣的滙率便由中共所把持。重點是這段時間內中共會有甚麼政策改善經濟。有關改善的政策,我在<<張五常談中國的經濟困局>>中談論過。中國經濟可能會繼續下滑,但在這樣一層一層的保衛下,索羅斯要成功衝擊人民幣也非常困難。別忘了中國是有強力部門,所以中國保衛人民幣,除了像香港一樣會入市,還有特警出國執法。索羅斯還是要小心小心。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