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戴耀廷:「雷動計劃」議會過半,告別消極抗爭!

【2016年02月03日 10:25 下午】專訪戴耀廷:「雷動計劃」議會過半,告別消極抗爭!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昨日接受本台節目主持兼香港民進黨幹事長楊繼昌訪問,指出自己倡議的「雷動計劃」有利泛民政黨的新舊交替,他強調這不是一個意識形態大一統的計劃,目標是要立法會議席過半,繼而逼使梁振英放棄連任,才可煞得住步步進迫的制度暴力。戴耀廷稱,自己還有抗爭的計劃「擺喺櫃桶未攞出黎」,而漸被中共邊沿化的自由黨也是可以爭取合作的對象。被問及會否邀多次罵他為「佔中三恥」的本土派合作參與協調,戴耀廷認為如果對方認同踢走建制派是首要目標的話,他是歡迎討論合作的。他舉西九的黃毓民為例,如果對方拒絶協調,也不可忽視對方的政治實力,不大了把他當作建制派計算,最重要是不影響「雷動計劃」陣營的均勻分票。戴耀廷稱,自己拒絶參選,但卻並非沒有私心…

議會奪半,不必拉布也可撼動政權
戴耀廷昨日在蘋果日報提出「雷動計劃」後,率先接受本台節目主持兼香港民進黨幹事長楊繼昌專訪,他坦言本來想法是很消極,但單靠立法會保住三份一議席加拉布抗爭,勉強頂住也贏不了,如果立法會贏取過半議席就不必死守。「好似張炳良咁,佢高鐵撥款繞過工務小組,直接上財委啦,因佢知道自己贏硬!就算拉布極,都會剪布,司法覆核法院都講到明唔會過問」。但看過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數據,如取得三十五席,形勢有望扭轉,「可反守為攻,唔使拉布,下下否決佢,都可迫到北京」,戴強調今次選戰是抗爭,希望各方能放下黨派利益,爭取奪半,這樣不用永遠處於被動。戴耀廷承認,在現制度限制下,即使立會「奪半」也不可直接提法案或改變政制,但起碼不用消極拉布。被問及會否配合佔領行動等抗爭升級,戴認為當下非成熟時機講佔領,就算有抗爭想法也不會說出來。

雷動計劃有利泛民新舊交替
戴耀廷透露,現階段尚未正式接觸過泛民政黨,對於雨傘運動之後山頭林立,除了泛民及激進政黨,還新興冒起了一批傘後及本土組織,意識形態難免有分歧,所以最大難關是協調。因此,戴教授強調放棄了泛民及反對黨等標籤,現正號召的是非建制派所有人為著踢走梁振英及建制派這一共同目標,一起協調。他指自己分析過過往選舉的數據,泛民之間其實有紏纏在一起的利益,雖互有競爭,但亦有合作的可能性,「過往我地就係中左招,喺比例代表制下互相搶票,令建制派漁人得利。」被問及民主黨及公民黨先後已公佈出選名單,現在才提出計劃會否太遲?戴耀鶩認為,留意到主流政黨都一致決定大換血,「雷動計劃」這個聯合協調反而對這批新面孔更為有利。因為在一般情形下,這些老牌政黨一次過經歷一整代人退役,難免會失票,但「雷動計劃」起碼有誘因團結泛民支持者。

數據說明議會奪半非不可能,爭取自由黨合作是PLAN B
戴耀廷稱自己研究過數據,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新西、九東、港島等未有充份發揮選票的作用,以致不必要地丟失議席,他認為泛民有競爭亦有合作,經協調後可贏更多議席,否則會再次「攬炒」。戴認為,新東可取6席,新西5席,九西4席…直選可奪22席;但功能界而言,保住現有3席,非建制派也只可取得31席。戴指出,可利用雨傘運動及全港性選舉工程效果的,只有是針對個人票選的功能界別,例如年輕的工程師、建築師等,「如俾到個希望佢,就可有機會改變,呢啲界別有30—40%選票,唔係冇可能」,戴耀廷強調,要定一個可以達成的目標,否則會失望,起碼要計得到數,雖然不反對建議找人參選勞工界等界別,但不宜把戰線拉得太長。另有見自由黨日漸被中央邊沿化,其實也可爭取與他們合作,尤其因他們所代表的華資也被紅色資本所逐步取替,田北俊都不喜梁振英繼續執政,「達半是一個目標,假設達不了半,爭取自由黨是planB的造法」。戴耀廷認為,計劃成功關鍵是選票是否協調均勻,「民主派57%嘅選票,好多國家都已夠執政,蔡英文都只得56%」。如配得均勻,新東新西攞六席機會很大,對方只有43%,建制派配票是配得有限,因佢地票少我地好多」「我地要定個可達嘅目標,就算只增加2%,直選23席已好穩陣…各自個別去做就57%,但如有聯合陣線,如合作不嗌交,可有望推高我地支持度,因我地多1%佢地就少1%,對佢地黎講少1%傷害更大,調配更難」。戴耀廷相信,香港選民係醒目過政黨,新東選民尤其明顯,「所以要做選舉工程,要讓選民明白,今次唔係要揀鐘意嘅人,我地係為抗爭,要踢走梁振英!」。至於甚麼時候可與泛民各方「傾掂數」,戴耀廷稱還要先觀察228的新東補選,因這是一個合適時機識所有人知道選票走向如何。戴耀廷指出,往後的七一遊行是選舉工程的關鍵,屆時或會推出手機APP向市民推介參與「雷動計劃」的候選人。

被問及「雷動計劃」會否配合一系列如佔領等等抗爭行為,戴耀廷指出暫時不是時候講佔領,因悲觀情縮彌漫,港大學生的罷課與包圍校圍不見效已可見一斑。戴耀廷指出,現在社會對佔領期望比以前削弱好多,短期內要觸動權力的根源,就要立法會奪半。如果最後三份一議席都保不住,議會希望幻滅,再佔領機會就較大。如能議會「奪半」,可再觀察之後幾個月之間議會內的互動,與此同時也可步署抗爭,除佔領也可計劃罷工罷市。「其實我寫篇文時仲有另一個plan講抗爭,但擺左喺櫃桶未出黎…所有方法都可考慮,佔領,罷工罷課,選舉,都可用,到時配合返個形勢」。戴耀廷認同,經濟情況轉差可令抗爭較有效,但目前而言,群眾未有佔領的想像,「帶領者要有前瞻的視野,一定要有時間表路線圖,但甚麼時候講時間表及路線圖,要判斷群眾握到幾多,不可太超離,要看現實處境,講了的話太多焦點會模糊」。

被罵佔中三恥,會否因而拒絶與本土派合作?
楊繼昌指出,不是所有反政府的人都可以合作,有些本土派團體在雨傘運動時刻意破壞運動,製造紛爭,戴耀廷回應,他不否定這講法,但需要攪清楚對方的「本土」目標是否與踢走建制派不相容,如果同意這個眼前這一目標,是可以商量的。他舉九西的黃毓民為例,過往他取得三萬多票,他不肯定他能否保得住議席,但起碼不可忽視對方的政治實力。「起碼有實力,咁可以傾,大家講到明目標係反建制啫。但如不肯談,咁肯傾嘅人,又點呢?會否計埋條數預佢爭嗰一席,咁我地喺我地名單度減一席肯定就票分得勻,最重點係肯加入計劃嘅人我地如何分我地嘅票,如覺得佢冇機會會輸嘅話九西我地就預四張名單,有民調計條數,如佢有勝算但你唔肯計你咪蝕底囉。」戴耀廷未有評論黃毓民是否敵人,但「越先擁抱計劃就越先主導受唔受人玩嘅決定權,傾左係咪敵人一回事,最後大家傾左受唔受佢玩,佢係咪敵人另一回事,佢有冇實力又係客觀事實。」他指,大不了把他歸類為建制,但這樣「計劃」陣營就不是分57%,最後可能是取53%議席」,計法就要調整,對方加不加入可傾個共同鋼領,他指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有些時刻我會為達到共同目標可以傾的」。

戴耀廷:講離地都不及建國派
被問及會否怕被質疑計劃「離地」,戴耀廷妙答:「如果一個鐘意發夢嘅人係會離地嘅,你要腳踏實地你永遠攞唔到你想攞嘅野,要跳高先攞到,跳高咁咪離地囉。」「本土派講建國,但眼前的下一步,都要打選戰,講建國你咪仲離地,如果立法會過半建國都冇咁難啦,要明白呢個係策略性嘅合作,有咩理由你唔做呢,如果你唔做係咪真係…你明我講咩架啦」。戴教授笑言,如果九月立法會過半,「俾人炒嘅機會都細啲」,自己任教的港大雖暫未向自己施加壓力,但馬菲森這位校長最後很有可能都被踢走,在此之前,他寄望「雷動計劃」成功,對自己保障大好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