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憤怒,但並非示威者!|金鷹

【2016年02月11日 4:40 下午】他們憤怒,但並非示威者!|金鷹


昨晚(年初二)旺角朗豪夜市在沒有警察干預及團體的「選舉活動」,沒有受前晚群眾事件影響情況夜市得以繼續舉行,現場市況熱鬧遊人密佈,可謂亂中有序。每個小販各自經營,市民又自動排隊,從中的商業活動公平進行。在保持自由又不需要刻意管理,這完全符合香港人之個性,亦是我們比鄰近經濟地區人民優勢之處。

昨晚夜市和平進行,更突顯警察年初一的干預才是致亂主因。面對普通「搵食」小市民,居然用針對佔領時的清場手段,胡椒噴霧、盾牌警棍⋯⋯明顯就是過度及濫用暴力。最終將前來為享受美食的一個個普通市民重重圍困,結果逼不得以下人民怒不可歇要當場造反。所以當警察一哥盧偉聰在記者會中也表示對當晚情況感到奇怪,為何警方一路增加人手反而更亂。 事後,左中右各政黨紛紛表態,當中不外乎兩種立場「譴責暴力」和「民怨爆發」,泛民主派陣營政黨更憂慮應否為此行為「切割」。

在筆者看來,在選擇立場前必先認清楚群眾們的身分。有人認為這批是「示威者」(如到警總請願的工聯會),亦有人認為他們是「本土團體」(如無綫新聞)。但在我認為,當晚出現的群眾是意外組合而成的普通市民,更細的分類就是一群失望、憤怒的青年人。

如果說他們是本土派團體,當然當晚確實有「本土民主前線」的網絡動員要舉行「選舉遊行」,根據該團體聲稱到凌晨兩時,他們已經收捨物資離開現場,而發生警員開槍之時已經是兩點半,發生群眾掟石即是四點半。成員黃台仰亦在翌日時候接受訪問表示舉辦活動時根本沒有預計會出現當晚局面。

而群眾又是否一批「示威者」?首先示威者及有政治訓練的人無論他用甚麼手法表達都是可以清楚表述自己的政治訴求,而從各個新聞片段及現場,當晚的群眾並沒有留下任何具體訴求,誓如「保障小販」「我要真普選」「梁振英下台」等。另外還有一個重點是,群眾對傳媒及鏡頭表現抗拒,甚至出現有人既攻擊警察又攻擊記者的畫面。這明顯,這批群眾不是過去接受過政治訓練有政治素養的社運人。因為對社運人,媒體報導有助傳遞自己訴求,同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也是政治界必要倫理。因此我個人認為,群眾中可能存在過去曾參與社會群眾運動的人,但大多數人都是初次直接行動的普通市民。

而由一批普通市民去發動暴力衝突是否不可能?哪難道外國眾多球迷暴動事件,又是否一定有政治組織背後策動?

事至今天,文匯大公或其他建制力量至今為何還未能用「暴動」歸咎於泛民以左右新東補選選情?因為事件根本與泛民任何一個政黨沒有關係,背後有否戴耀廷影子?有否社運人策劃?正正兩者當中沒有關係,所以建制未能對泛民作火燒連環。泛民亦不必害怕與敏感,紛紛與群眾切割。

不過不幸是,當發動「暴動」的人不是如建制派及無綫新聞所指一切歸咎於泛民、本土策動,那就表示香港所積累的民憤遠超我們主流社會的想像,而且不能事先預計不能及早防範更不能妄圖駕馭,結果我們只能等待民怨不知道會從那時候那埸合爆發出來。就像「黑天鵝」的出現,從來沒有先兆。

今天我們社會主流對今次事件作出譴責,但假如香港局勢改變,例如未來樓市泡沫爆破,樓價跌過三分一,失業率高達8.3%的時候,這時出現的群眾事件,我們又是否這樣取態?我深信,此局面我們很快便要面對。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