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的政治隱喻-普世價值與極右主義之爭|趙善軒

【2016年02月19日 1:50 下午】《哈利波特》的政治隱喻-普世價值與極右主義之爭|趙善軒


近日,曾飾演《哈利波特》石內卜一角的英國著名演員Alan Rickman因病與世長辭,令人惋惜不已,也不得不慨歎一個時代的終結。畢竟,這套小說已在數年前劃上句號,他們陪伴著一眾80後長大的公眾人物。然而,這套一度超越《聖經》成為全球最暢銷的叢書,到底蘊藏著什麼魔法呢?它絕不僅是一套童話書,它令許多成年讀者著迷。或許,它的意義言人人殊,於我而言,它的政治隱喻,使頓開茅塞。

凡著書立說,不能沒有思想論述,尤其是不朽的經典名著,這套叢書處處伏下J.W羅琳對社會政治、歷史文化的識見,亦或多或少反映了她的政治主張。

《哈利波特》的種族平等

《哈利波特》的主線其實是講述以當代最偉大的巫師鄧不利多帶領一班志士仁人,擁抱著普世價值,他們主張與不同種族和平共處,不分出身,不論地位,即使是麻瓜(Muggle,指不懂魔法的人)也好,混血也好,不論是麻種(麻瓜出身的巫師或女巫)與純種巫師的混血兒哈利、巨人與巫血結合所生的海格、狼人巫師路平等人,均享有平等機會,校方對他們一視同仁。他們也反對向手無寸鐡的麻瓜使用暴力,當哈利波特受到被橫蠻咒控制而失去自由意志的巫師攻撃,在性命堪虞之際,也避免殺害對手,而選用撃昏咒對付而已,為此受到路平教授責備,但哈利堅持己見,為了打倒對手,自己卻成為魔鬼,值得嗎? 即使是對付最凶惡的食死人(Death Eater),也反對使用大殺傷力武器(黑魔法)將其置於死地。

另一邊廂,則由黑魔王佛地魔為首,以食死人為肱股,狼人、巨人為爪牙,他們是典型的極右份子、種族主義者,大力宣揚仇恨,重視血統純正,崇拜絕對權力,尊崇歷史悠久的家族,排斥混血巫師,其認為純血者在本質上比麻瓜優越,更主張種族清洗,鼓動把麻瓜出身而使用魔法的人視為昆蟲般看待,認為他們竊取了巫師尊享的權力,蠶食巫師的優良文化。他們對麻瓜的仇恨,部分是由於報復心理,因中古時期巫師曾被麻瓜逼害,時移世易,如今對付麻瓜也是理所當然,亦絕不可以有半點仁慈。食死人一向強調生命本有貴賤之分,大力推動「巫師優先」、「純種優先」、「食死人優先」,捍衛純種的權利,是應有之義,至於其他人的權利、生命以至一切都可以排除。當他們尚未取得權力時,以蒙面兼使用暴力抗爭,隱藏身分,在暗角行事,以便他日可以逃避責任,即使被抓,也可以推說受到橫蠻咒控制,不由自主,更聲稱敢做不敢認式抗爭的合理性。他們除了是攻擊政敵,更視屠殺毫不相干的麻瓜為樂,在魁地奇世界杯大賽後,一班純血主義者戴上面具,他們(蒙面暴徒)胡亂殺害麻瓜,令稍有惻隱之心的人莫不憤慨。

讀到此處,不要以為這不過是老掉牙的正邪衝突,因為食死人中,不乏堅信他們的理念為正確,就連鄧不利多年輕時也嘗試建構由巫師統治麻瓜的藍圖,當鄧不利多的父親因為殺害三名麻瓜而被捕,少年的鄧不利多回校時,也得到許多同學的肯定。惟當佛地魔主宰霍格華茲時,校內至少有四分一的信徒。即使鄧不利多也承認他的戰友史拉轟教授心中多少有點純血主義的傾向。當黑魔王控制大局,魔法部一轉堅守多年的立場,大舉逼害麻瓜出身的巫師,可是魔法部的職員沒多有人挺身而出,反而平時滿口仁義的文官,成為沉默的大多數,默許白色恐怖不斷漫延,眼看昔日的同事受害而袖手旁觀。

人們內心的極右主義

其實,不論是小說抑或現實世界,極右主義都大有市場,這根本是人的內心,總有魔鬼的一面,人們心低裡總是喜歡欺凌,對外來者反感,儘管他們本身也是外來者,但他們會找出一些理由把自己與歧視的對象區隔,佛地魔本來就是混血,但他極力隱藏身分,更殘害處境與自己相似的混種。情況一如黑髮深目、中等身材的希特拉,大聲說優良的雅利安人種應當是碧眼金髮,身材高大,而日耳曼人是雅利安人種的典範,故必須排斥猶太人、吉卜賽人等新移民於國境之外。這種因自卑而作的仇恨轉移,以圖淡化出身的心理投射。

極右政黨存在於世界各地,即使在民主傳統深厚的西歐亦復如是,例如法國極右政團國民陣線廿年前就開始高舉「法國人優先」(Les français d’abord)的口號,當中對法國人的定義就與純血主義大同小異,就移民口誅筆伐,即使是對戰後移民的後代,更不忘嘲諷一番,形容新移民為入侵、寄生蟲、遊牧民族,針對有色人種運動員的歧視,在報章上時有報道。顯然,這些極右份子忘記了法國人與大部份歐洲國民一般,在二戰時都曾是難民、移民主要輸出地。(讀到此處,香港讀者對相類的口號必不陌生。)

近月,一些中東難民在西歐作奸犯科,使得極右分子再次大聲疾呼驅逐難民、移民的言論,以偏概全的口號往往能打動人內心的仇恨天性,如有一難民犯下強姦案,就把難民而描述為強姦犯;一新移民參與恐怖活動,就把所有新移民塑造成邪魔外道。幸好,西歐人民過去經歷了一次又一次因極右而帶來的災難,吸取了沉重的教訓,普世價值總是能打倒極右主義,鄧不利多總是勝過佛地魔。飽受難民問題困擾的法國大選,在2015年大選時,極右的國民陣線的選票雖大有增張,甚至在第一輪選舉國在13個地區當中的六個地區領先,但在種種因素下,國民陣線在第二輪選舉全軍盡墨,極右主義最後未能如願。

西歐的文化深厚,暫時守住了普世價值,但是東方文明與民主緣淺,《哈利波特》的故事要是發生在我們身處的東方,哈利能打敗佛地魔嗎?情況實在令人擔憂。

轉載自說.在線新聞網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