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選後的思考|Daniel Lee

【2016年02月29日 6:28 下午】補選後的思考|Daniel Lee


今次補選以喜劇收場,公民黨的楊岳橋只以一萬票少勝民建聯的周浩鼎。本民前亦能在補選拿下6萬幾票。至於走中間路線的區議員和中間超人,就只拿了3萬幾同萬幾票。以分别做了多年立會和區議會工作資歷的候選人,輸了給一個大學生,證明大多數新東的選民認為講中間路線的超人思維不足,第三條路線根平已經不存在;要麼做順民,不然就反抗。可以選擇的,只是抗爭的形式。以這次補選計,新東的選民仍然認為「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是主流。

楊岳橋認為本土派非「𠝹票者」,這只是客氣的說話。公民黨和本土派的平均(average)得票是少於民建聯的得票。即是說,若你聽了網上的人說「鍾意邊個就投邊個」,非建制派是有機會輸的。我又聽過有人說輸了更好,「民建聯贏了,關我Q事」。這些人,他們不是太年輕,忘記了這次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就是本身憎恨民主。

這次投票有没有指標意義?本土派可否在新東穩得一席,甚至連贏兩席?首先,這次補選的任期只得四個月,之後才有正式選舉,所以公民黨只派楊岳橋參選。如果今次公民黨派出的是余若薇,我相信她的得票會多2萬,而本土派會的得票會下降。理由是一些搖擺選民見到余若薇,認為她羸面較大,會樂於投她一票。其次,其他民主黨派為免𠝹票,所以没有派代表參選。如果你是激進民主派的支持者,你可能會不滿楊岳橋得到民主黨支持而改投本土派。但下次大選,在積極抗爭的光譜上,你有多名不同抗爭手法的候選人讓你選擇時,你仍會一定選本土派嗎?我會說,今次的得票會是本土派的上限(ceiling) 。有人說社民連失去了激進選民的支持。這是個奇怪的講法。如果不是視長毛為大敵,本土派就不會兩次搵人圍長毛,更不會把本土派候選人的相放在長毛後面,偷拍,然後話長毛支持本土派候選人。做人不是要正直的嗎?最後,本土派今次也只派一人參選試票。至了下次大選,會不會沒有大台,自己代表自己參選?

本土派能否出選,還要看警方的行動。經過年初一的事件,相信選舉後警方會開始第三波的拘捕行動。如果你曾在網上叫人「讓磚頭飛」,小心小心。如果警方時間計算得準確,九月大選之時,本土派行動的頭面人物應在拍真實版的「監獄風雲」。到時只有些本土派的新丁或一些只提供理論的國師級人馬可參選。我不認為大選前再會有騷亂,若然再有人掟磚,防暴隊今次將會嚴厲執法。不要亂來。

最後,我認為民建聯輸了對他們也是一件好事。何解?贏了,直選過半,曾鈺成辭任主席,修選議事規則,然後無得拉布。但之後又點?既然無得拉布,就無需要靠民建聯,隨意找幾個樹根級數的獨立專業人士做立法會議員便可。用完即棄,是共產黨的黨性。維持議會內的平衡對民建聯是有好處的,這一點曾鈺成不會不知。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