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香港死在財政預算案的死線上︱Daniel Lee

【2016年04月22日 10:23 上午】不要讓香港死在財政預算案的死線上︱Daniel Lee


自從網絡23條暫時告終後,民主派的議員又展開拉布的新一頁。除了提出大量修訂動議,民主派最重要的拉布武器,仍然是點算法定人數。經過兩天會議,終於因在席人數在響鐘十五分鐘後仍未夠法定人數而流會。今次不同的,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己定了死線,在五月十一日表決財政預算案。這樣定下死線來審議財政預算案,有沒有問題呢?

首先,立法會主席是有權編定議程,亦有責任使會議暢順進行,但立法會主席是沒有責任使法案能順利通過的。在三權分立的制度下,立法會對財政預算的審議,就是要確保各項支出用得其所。回顧政府近年多項龐大工程的大量超支,反映政府在計算工程費用時的嚴重粗疏,同時亦已反映立法會議員們審議的不力。在政府多次表示未來香港人口老化,可能出現財政赤字問題時,立法會應從現在開始,小心審議,加强監察政財預算,這才是立法會議員應有的工作態度。上任運房局局長曾信誓旦旦,說過高鐵是絕不會超支的。但幾年後,還不就是醜婦終需要見家翁,政府再要到立法會,伸大手板,要200億追加撥款。沒這樣無賴的特區政府,又何來財委會代主席陳鑑林為求快刀斬亂麻,在「贊成同反對都舉手」下草草通過追加撥款的一幕?定下了死線,將來發現重大問題時,責任由誰來負呢?

其次,立法會主席雖然有權編定議程,但亦是要合情合理的。難道曾鈺成將死線定在4月22日也是合情合理嗎?所謂合理者,是要有合理的發言時間。曾鈺成定下的100小時,大概是分為五組,每組約20人發言,每人就可以有4次發言的機會。從這個角度來看,100小時的合理性,在於它全是發言的時間。所以在沒有足夠在席人數流會的時間,便萬萬不能包括在這100小時之內。更甚者,若建制派議員認定了5月11月11日為死線,之前的流會絕對不會影响財政預算的通過,他們根本就不需要回來開會。如果再說極端一點,建制派只需留一個代表開會,當民主派議員發言,建制派便點人數,做成流會。

簡言之,建制派可以只在5月11日回來投票便可。理論上,當建制派是大多數,定下死線在5月11日和4月22日是沒有分别的。要記着,立法會是透過會議上議員不同意見的交流,從而制訂對社會最佳的政策。沒有人出席的會議,根本不是會議,會議規程有點人數這一項,就是用來使會議變得有意義。如果立法會主席的職能是使會議暢順並有意義地進行,每次主席憑感覺認為人數不足,就應自行點人數,而不是其他議員代勞。定了一條死線卻鼓勵建制派議員偷懶唔開會,這反映曾鈺成沒有做好主席這份工。

在立法會沒有全面普選,功能組別的存在使代表着大部份民意的民主派議員在議會內成為少數派。在沒有其他較好的方法,民主派議員現在只能以消極的拉布策略作為抵抗。如果立法會主席為求方便,定下討論時間的死線,使政府在無需聽取民意後修改預算,即是宣佈了議會內的抗爭完全失效。這種做法,對近年興起的暴力本土派和港獨派是大好的消息。既然和理非的議會抗爭是死路一條,剩下來的便只有掟磚或作更激的街頭抗爭。龍獅旗的飄揚,是有賴建制派所賜。我在<港獨的源頭來自民建聯 一文中分析了民建聯在議會内助纣為虐,迫使市民反抗政府。而立法會的主席曾鈺成,不就是民建聯的創黨主席嗎?

文章原連結: http://danieleconomic.blogspot.hk/2016/04/blog-post_21.html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