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亞洲協會會長夏偉對習近平的評論︱余英時

【2016年04月26日 12:06 下午】談亞洲協會會長夏偉對習近平的評論︱余英時


美國研究中國的有位學者夏偉(Orville Schell)本來是加州大學柏克萊的新聞學院院長, 後來參加了美國紐約很有實力溝通亞洲學會,擔任的是美中關系研究中心的主任,他的一言一行對美國整個研究中國的人以及商業社會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這篇那文章值得作一篇簡要的報道

習近平最近為什麼被一切敵對的或者稍有不同的異議人士的意見的都要強烈地壓制?原因在哪裡?因為我們現在中國大陸有一種聲音,這個聲音就是說習近平想發動第二次的文化大革命,像毛澤東一樣,然後可以自己做毛澤東。這個說法很普遍,也有相當的理由。但是我整個看來,覺得還是不應該把習近平想做中國黨的核心,這件事情跟毛澤東發動整個文化大革命,這兩個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其中有很重大的分別,不過另外一方面說,習近平受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影響。想仿照他的方式,建立他個人獨一無二的獨裁政權,這個是事實,不過這個是手段上的問題,而不是目標上的問題。

整個文章說到中共的鎮壓越來越壞,這是它的標題。可是在封面上有一段話,就是「新恐怖在中國」。所以這就是他對中國的認識,一個了解,我想這個認識會在美國相當普遍的。雖然不是一致地接受。所以,這是對中國很有影響的一篇文章,跟中美關系也有相當的關系。我們現在就從這裡開始。他這裡講的鎮壓是多方面。一方面比如說大家都知道的所謂反腐。從他2012年上台以來就開始搞的反腐敗,反腐敗就是對一些黨內的腐敗分子,包括老虎和蒼蠅都要打。

據一篇報道,大的老虎已經有160個以上,小的蒼蠅至少也有1400人被雙規或者進入監牢了。另外一方面,他上台以後,對於稍有不同意見的,跟中央不保持一致的,不能跟他意見一樣的都要加以鎮壓,所以媒體受到的傷害,受到的恐怖最大,原因就是他已經公開地站出來講「媒體姓黨,報紙、電視、新聞都要姓黨」,要為黨說話。這個說法當然在毛澤東法時代已經存在,黨是最高的權威,但是我們知道鄧小平上台以後,一反毛澤東的作風,當時,中國的媒體又提出一個口號,就是媒體是為人民說話的,而不僅僅是為黨。所以媒體為人民這個說法已經有30年沒有受到挑戰。這是第一次,習近平才公開地要把媒體姓黨這件事公開化。

從這個方面看,他對言論的壓制是越來越厲害,不論你是為婦女說話還是為社會的不平說話,甚至暴露腐敗分子,只要不是黨同意的,沒有經過黨的批准都不能報道,所以一切與中國不利的事情在新聞上全部刪除。最出名的例子是最近香港有些反共的活動,甚至於反共的電影得到獎賞,中國都拒絕報導,只是報導跟共產黨無關的一些新聞,所以,中共現在沒有任何新聞,當然網絡是壓不住的。雖然有防火牆,雖然有各種方式,但是傳播之快,任何現在專制獨裁的政府都是沒有辦法的,另外一方面,因為共產黨仇外的關系,仇外國的記者、仇外國的學者。這只要言論稍稍得罪中共,中共就想辦法為難。首先是絕對不給你簽證,比如說紐約時報的記者好些就得不到簽證,有的只能在香港工作不能去大陸。有些學者也是因為反共或者有反共的言論或者有不利於中共的言論就不給你簽證,你也進不去,這樣的人很多,中國整個說起來就是說他用的是中文字,中文的拼音就是普遍的有所謂的恐怖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大陸。

英國人也研究這個問題,提出另外一個名詞叫做恐懼統治,用恐懼來統治中國。這是共產黨的整體認識,而且要強調中共不但在國內如此橫行霸道,而且對外也要擴張。比如說他們在全世界建立的孔子學院已經有幾百上千,在美國就有好幾百。只要它有孔子學院的地方任何反共的言論就不能允許。你要進去它就不給錢了。第二是共產黨對於這一切的作為,讓美國人最感到不解的,特別是強調他們完全沒有一點羞恥之心。就是壓制人權、反對自由、反對民主。把所有有自由言論的人都關起來或者判刑,這是很可恥的事情。而且以抓人以恐怖統治為它最得意的事情,認為是它新統治的一種模式,模範地發展,所以這是在美國普遍引起反感的東西。

現在我要介紹一下這篇文章,對於反腐敗的分析。反腐敗不是他一個人搞起來的。不是習近平,他是約了他的朋友王岐山,利用他做中紀委的主任。把一切權力交給中紀委這個組織,來調查偵探甚至於雙規逮捕的方式來抓捕一切有貪污嫌疑的官員和商人。這是一個新的發展。這些活動嚴格講都是不合法的。沒有法律根據的。而把司法整個丟開了。所以就反腐這件事情的手段來說是徹頭徹尾的不合法的。之所以如此,我想夏偉的分析是對的。就是他想要借用這個機會把黨的權力抓在一個人的手上。

這個方式很有趣的是國內的學者告訴說這是明朝的辦法。明朝廢宰相就是要把權力都抓在皇帝個人手上。皇帝什麼事情都自己做,因此,宰相制度就消失了,中國聖君賢相實行了一兩千年到了明朝忽然就沒有了,清朝也沒有了。這是我早在1975年就指出的共產黨的現像。就是毛澤東是學習明太祖。今天這個觀念好像在中國又得到更大的發展,就是永樂皇帝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因為他是篡位的,對什麼都不信任,建立東廠做為一種公安制度來保護自己,這就是最後要把習近平變成唯一的領導人,通過黨來建立他個人的核心地位,我想他最後的失敗是無可避免的。

本文章由自由亞洲提供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