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天祥背後有強力部門?︱杜耀明

【2016年05月01日 1:55 上午】鍾天祥背後有強力部門?︱杜耀明


對於新聞界,《明報》總編輯鍾天祥以「節省資源」為由,炒掉他自稱是其「得力助手」的姜國元,所產生的震撼,絕不低於兩年前《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兩名凶徒襲擊的血腥場面。

姜國元雖然身體絲毫無損,卻與劉進圖沒有分別,同樣受到非理性的侵襲。他被裁走的理由是「節省資源」,但節省資源可以多管齊下,何必偏偏選中他?鍾天祥不惜額外賠償以代替通知期,也要立即撤走姜國元,又是節省資源的合理做法?《明報》集團行政總裁張裘昌解釋,高層決定「減人不減薪」,以免影響士氣,再由各部門主管訂出裁減人選,卻裁走了編採部舉足輕重而且最受信賴的人物,不正大大影響員工的士氣嗎?

更大的非理性襲擊是,姜國元被裁走,也許是由於他對《明報》功勛顯赫。由四年前的反國教運佔動到民運人士李旺陽被自殺事件,再到近在眼前的「巴拿馬文件」的采訪報道,姜國元都能撐住大局,讓記者大展所長。每逢六四、七一,《明報》的新聞版面,都盡現民心所向,而七十多天的佔領運動,《明報》都堅持以頭版報道,一天不缺,據說都與姜國元的堅持有關。這些報道為《明報》帶來無數獎項之餘,也通過事實的報道,讓讀者看到社會真相,因此儘管《明報》社評日趨保守,為當權者鳴鑼響道,助紂為虐,而經常批評中共的一些專欄作者亦被抽走,但《明報》的新聞報道仍能秉持客觀、堅守崗位,才能保持《明報》的聲名,守住新聞自由的陣地,甚至在一些年份,成為公信力最高的報章。

遺憾的是,在當權者眼中,姜國元的功勞也許就是他的罪過。北京三令五申,佔中運動大逆不道,但《明報》的事實報道,讓我們看到年青人追求命運自主的決心,看到整場運動群龍無首的天真爛漫和亂像橫生,也看到藍絲帶人士的種種嘴臉。劉進圖去職後,事隔兩年,《明報》又再次與「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合作,就「巴拿馬文件」涉及中港權貴的部分展開調查,就在被撤職的那個晚上,姜國元編好五個全版報道才黯然離開。

這樣一個鞠躬盡瘁的人物,卻遭受冷酷無情的對待,除歸咎於鍾天祥不顧一切的判斷錯誤,更代表《明報》新聞方針的搖晃,不惜幹掉新聞編採的領軍人物,以削弱新聞部高層的健康力量,並且殺雞儆猴,使《明報》新聞報道的取向和選材,逐漸走近其社評的保守立場,成為支持建制、服務權貴的又一傳媒隊伍。

目前不少輿論批評都集中到鍾天祥身上。無疑,鍾氏受到惡評如潮,咎由自取,但他的行為又怎會是自作主張,而沒有《明報》高層的大力支持?姜國元在《明報》工作十多年,位高責重,高層又怎會不知曉他的優點和長處,但深知其功力和影響,卻又除之而後快,就難免令人猜疑《明報》高層背後,還有更強大部門的力量在推動今次不見血的清洗行動。

近數年來,新聞自由不斷受到衝擊,而打擊對象不再限於支持民主的傳媒老板,如壹集團黎智英、《立場新聞》蔡東豪、DBC前股東鄭經翰,更逐漸擴闊至一些被視作眼中釘的專業新聞工作者。由《南華早報》換上地方政協以至愛國愛港人士當總編輯,再到劉進圖被免去總編職務、李慧玲被商業電台解雇,在在說明,反新聞自由的力量,正通過傳媒東主,替新聞業領導層重新洗牌。當新聞自由逐漸受到強權蠶食,保障新聞自由就更需以維權運動的形式寸土必爭,堅持到底,才有望擋住眼下的歪風。

本文章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