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警察真的在意大利執法嗎?︱蕭少滔

【2016年05月04日 11:38 上午】中國警察真的在意大利執法嗎?︱蕭少滔


為了硬銷香港的「一地兩檢」,中國政府簡直已經去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不過這個無所不用其極,都只是爛笑話一則,只可以用來蒙騙中國大媽。假如港豬竟然也會受到愚弄的話,就更加是連大媽也不如也。

最近中國官方新聞大肆宣傳,影着身穿中國警察制服的「中國警察」在意大利「街頭執法」,謂之「國勢大盛」云云。

這場戲實在爛得太狠了吧。看清楚外國的報導吧: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italy-security-china-idUSKCN0XT1UG

首先,這些即使是中國的正規警察,其實並不是在意大利「執法」,說是「執勤」倒還可以,因為是「中國政府的正式差事」嘛。不過「差事」的內容是什麼呢? 其實只有「容許穿上中國警察制服以便中國遊客識別之外」,實際上只是「供意大利警方差使的翻譯」,以及「在有需要的情況下協助中國遊客聯絡當地執法機構或中國大使館」;止此而已,沒有再多半句廢話。因為按照中國和意大利官方的「外交協定」,這些中國警察只是在意大利警察「無法與中國遊客溝通」的情況下,才召來幫忙翻譯。而這些中國警察,是完全沒有執法權力的。能執法的,都只有意大利警察;而即使中國警察「被召喚協助」,都是在協助意大利警察執行意大利法律。

因此可以大大聲地請問:有誰能夠講得出,這些大模大樣扮執法的中國警察在意大利執行那一條中國法律?

答得出嗎? 答不出嘛,外交部也答不出嘛。這些「外勞」全部都不是在意大利執行任何中國法律嘛。講完。

所以話,為了硬銷香港的「一地兩檢」,中國政府可以去到幾盡? 天曉得也。

而明乎這種「落重注」的重要性,港豬更加要打醒精神,留意清楚到底葫蘆裡面賣的是什麼藥。一個明知不可為而強行為之的行動,搞到好像「天仙局」一樣,要拉一大堆閒雜人等進來「扮路人」,港人稱之為「做枚」。這只有玩巧反拙,正所謂「欲蓋彌彰」之謂也。此地無銀三百兩,若非有重大利益在內,又何必要找人做枚?

而且也別忘了:有關的「試驗計劃」,只是為期兩個星期,亦即今年的年的五一勞動節長假期前後。至於會否「繼續」? 未有定案呀,更加講不出是「常設安排」。換言之,倒不如請一班「假期兼職」的翻譯就算。而意大利的如意算盤是:錢是中國政府出的,旅遊收入是意大利政府袋的。多謝夾唔該囉。

至於第二個比較複雜的理由,這又是中國政府「借箭」給港獨份子,讓他們又補上寶貴的一課了:

香港現時的地位,其實連殖民地也不如,因為國防外交等等重要的自主權力,都被《基本法》架空了。假如香港變成好像意大利一樣,是一個主權國家,那麼反而邀請中國執法人員來港協助執法,倒是合法噢。

何解? 因為一個主權國家,是有權「退讓」的。遠的例如美國和加拿大的邊境互助安排等等,都不用嘮叨了。拉近鏡頭,看看中國政府自己的示範吧。

1. 香港落馬洲的「一地兩檢」安排,其實是中國政府行使它的主權,經由人大授權深圳市政府,「租」了深圳河套地區的地方給香港特區政府,到2047年為止。而在這個租用協議之中,更列明該租用地「由香港執法機構行使香港法律」。

2. 而另一方面,在澳門,同樣也是由中國政府經由人大授權珠海政府「租」了横琴的「澳門大學校園區」給澳門政府。而且在澳大校園是「隔離式管理」,校園內是實施澳門法律的,並且由澳門執法人員行使執法權力;中國執法機關完全退出校園區。

可見,只有一個主權國才可以作出「主權後撤」的安排。反觀香港,由於有《基本法》的限制,白紙黑字寫明「在香港不能行使中國法律」。因此中國政府唯一能合法地做「一地兩檢」的辦法,就只有啟動「修改基本法」的程序。不過即使修改《基本法》,又可以如何將中國的相關法律作出「地域性」的限制呢? 除非中國的相關法律又是可以「斬件上枱」吧。不過再又如何「斬件」也是可行的方法,那麼反過來想,到底「香港」這個地域,又可以細分到一個什麼地步呢? 又有沒有「例外不能包括」的地方呢?

邏輯上不可能講得通嘛。因此只要「一地兩檢」可以霸王硬上弓,《基本法》本身也即時玩完。事情其實就只是這樣簡單而已。而唯一實行一地兩檢的可行性,就真的只有《基本法》玩完,除非實行一國一制,否則就只有香港獨立建國這個選項了。

可見如此亂搞一通,香港人會像死攬水泡一樣,連「港獨」也都要攬實了。明乎此理,對於「去中國化」的思潮能夠在香港大盛,大家不用再猜測原因了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