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幣角色, 可比紐倫做得好︱黃元山

【2016年05月06日 11:18 上午】香港人幣角色, 可比紐倫做得好︱黃元山


早前,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Moody’s)及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前後腳,把香港評級展望由「穩定」調低至「負面」,其中原因是「中國風險」漸增,但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反駁指,這是「中國機會」才對。

正所謂「危中有機」,財爺把「風險」解讀成「機會」也不無道理。可是本港樓市5個月跌逾10%,2月份零售總額錄得1999年以來最大跌幅達21%,同時失業率不跌反升,種種負面因素均為事實,本港經濟前景令人擔憂亦屬正常。

香港金融中心指數降 誰之過?

其中,較使人憂慮的是,最新一份倫敦城發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19),在該排名榜中,香港被新加坡以755分成功搶位,令排名由原來第三位跌至「梗頸四」。

須知道,國際金融中心之美名,猶如香港的「生招牌」,而且,金融業是香港少數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行業;現在排名三甲不入,難免有失國際信譽及形象。筆者認為,過去10多年來,新加坡政府不遺餘力地以「有形之手」積極推動,大力發展亞洲債券、外滙、資產管理等市場;相反本港金融市場比較依賴股票市場(雖然近年推展成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也有不錯的發展),兩者比較之下自然有所失色。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的角色卻愈來愈重要。

過去10年,中國不斷拓展人民幣國際間的業務,以及在全球推展離岸中心的概念,是想「魚與熊掌」兼得,一來希望資本帳的開放有序而不急,二來把人民幣地位盡快提升至國際化,並且與美元的影響力在幾十年內逐步拉近。

港離岸人幣中心角色 無可取代

本來,要提升貨幣的國際影響力,一般要等到資本帳打開之後,讓資金流的自由進出慢慢在國外自然形成一個資金池。不過,這牽涉到資本帳是否能夠完全打開的敏感部分,因為一旦中國容許資金自由進出,滙率及利率勢將出現顯著波動,對金融系統帶來甚麼程度的衝擊將是不可預計的,因此中國必須有一個試驗區的出現——香港,透過這個擁有全球最自由市場經濟美譽的地方,來衡量及拿捏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時間表的廣度和深度。

當然,人民幣離岸中心又豈止香港呢?其實內地一直與倫敦、紐約、東京、新加坡等著名國際金融中心,展開金融方面合作,例如2013年5月在新加坡建設清算行,產品包括企業及金融機構已發行點心債,RQFII額度為500億元;2014年3月與倫敦簽署清算安排合作備忘錄,產品有金融機構發行人民幣債券(如滙豐、工行),RQFII額度達到800億元。最近,也有消息傳出,「倫滬通」也有機會在今年落實。

港有天然屏障 大鱷未償所願

不過,本港擁有保護人民幣滙率穩定的天然屏障,地位並非其他國際金融中心(如倫敦、紐約、新加坡等)可以取代。舉例,今年初「金融大鱷」索羅斯,藉中國資金外流較多、外滙儲備速度較快、外界對金融系統信心不足、經濟放緩、人民幣有貶值預期和壓力之際,一方面沽空人民幣,之後再出口術唱淡中國前景,彷彿想再度上演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的畫面,希望從中套利。

不過,索羅斯似乎未能得償所願,更有消息顯示他自己在這次的狙擊中也損手不少。他這次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他的戰場是在離岸市場,而非在岸市場。當然,離岸市場的資金池較少,他可以更少的資本就可以對市場價格有更大的影響力,而且,事實上在岸市場基本上較封閉,他亦無從大舉參與。雖然離岸市場較小,而且人民銀行(中央銀行)對離岸貨幣政策的干預也較新,不過,當相關的中資金融機構在離岸人民幣市場大舉沽美元、買人民幣,同時離岸人民幣隔夜拆息挾高之時,對內地在岸的經濟和市場卻基本上完全沒有影響,但大鱷們卻要為平淡倉付上高昂的代價。

經此一役,一個可靠的離岸人民幣中心的重要性更不容置疑,同時間,經過過去一年內地金融市場(股市和滙率等)的風風雨雨,相信內地資本帳的開放只會減慢步伐;這些發展都只會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性進一步提高。

總的來說,香港經濟發展確實有不少隱憂,當然,也不能單單依賴金融和人民幣離岸中心作為單一的經濟發展的支柱,不過,香港的獨特性,往往能在要緊的關頭上凸顯出來,因此,在風起雲湧的國際和內地經濟政治環境中,期望香港能繼續發揮本身的競爭優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