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決藍圖、民主進步!民主進步黨就香港自決的立場書︱楊繼昌

【2016年05月06日 3:09 下午】自決藍圖、民主進步!民主進步黨就香港自決的立場書︱楊繼昌


近月有新政團接連成立,準備參與9月的立法會選舉,當中有的以推動香港公投自決為主要的政治主張,更有政團以香港獨立作為組織的目標。另一方面,所謂泛民的中青代,聯署〈香港前途決議文〉,至使「自決」和「港獨」,成為主導香港政治輿論的議題。民主進步黨在去年12月13日的創黨記者招待會上,公佈我們的最高綱領:「香港的前途,由香港全體市民,以自由、自主、普通、公正、平等的方式共同決定」。使港人可以自決前途,是民主進步黨創黨以來的最高目標,對於自決的主張得到本港社會廣泛認同,並有趨勢將形成一場新的運動,民主進步黨樂觀其成。

然而,對於實踐自決乃至獨立,民主進步黨認為各方的論述尚未完整。我們希望透過分析未來數年港中的政經形勢,向市民講解本港能夠實現自決的條件,並論證除獨立以外,哪些主張應納入為自決的選項。

關於香港自決的基礎條件

關於自決的計劃,香港眾志及青年新政均主張爭取一個有法定效力的公投機制,換句話說,就是在立法會通過「公投法」。然而,就算戴耀廷倡議的雷動計劃成功,非建制派在立法會議席過半,「公投法」也會在分組點票的情況下被否決。除非中共放棄對本港的政治操控,否則「公投法」沒有可能在立法會得到通過。但當中共放棄或無法對本港作出政治操控的時候,那很可能已經是中共即將倒台的時候,情況一如晚清朝廷要等到辛亥革命爆發,才頒布改清帝作虛位國君的《十九信條》一樣。屆時本港所面對的,是中共政權即將解體之際,香港何去何從的問題,「公投法」訂立與否已無關宏旨。

只是,中共會在可見的將來倒台嗎?答案是可能的,而且機會不低。眾所周知,中國過去高速經濟增長的週期已經結束,而政府貪污腐敗,法治不彰,經濟衰退必然引發內地社會民生動盪不安。適逢這歷史關口,中共的領導人卻是習近平。他推翻集體領導,推行個人崇拜,使中共內部權鬥嚴重。就算明年習近平可按傳統連任中共總書記,但再過五年,習近平必須尋求一再當權,否則會因為樹敵太多,令自身及家族處於危險境地。當習近平為謀求終身獨裁而引發中共內鬥,再加上經濟崩潰社會動亂,中共極很可能重蹈蘇共突然解體的覆徹。

回到我們現在身處的時間點上,港人應如何自處,已實現將來自決的宏願?民主進步黨認為,港人必須守住本地的價值觀不變,避免香港急速退化為內地社會的生活模式,竭力維護本港的人權、法治和自由,待五至十年間中國國勢下墮,中共面臨劇變,港人伺機成立臨時政府,在沒有中國主權的影響之下,成為一獨立的政治實體;臨時政府用一至兩年時間,籌備自決公投,羅列選項讓港人自決前途。因此,為免本港價值急速散失,當務之急是全力阻止梁振英連任。是以,民主進步黨一直主張,當梁振英宣佈競選連任一刻,即號召公民社會啟動雨傘運動二點零,並支持以雷動計劃或聰明選民等策略,促成建制派在選舉大敗,以防梁振英利用選舉成績向北京邀功以爭取連任。

關於未來如何成立臨時政府和自決的選項,以下是我們的倡議。

成立臨時政府與自決選項倡議

一旦中國出現內戰、政權不穩甚至解體的情況,我們倡議由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出任臨時政府主席。在緊急的情況下,在沒有全體市民民意而有公信力者,相信只有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能夠升任,此舉亦有助香港的普通法系統過渡到新政體。所有公務員及法定機構員工繼續留任,但是除財政司以外所有政治任命官員必須解職。留任財政司,是為保證臨時政府能繼續管理財政儲備及外匯基金。由立法會所有直選議員組成臨時人民議會,負責與全體港人協商並制定自決公投的執行細節和自決選項。

至於公投的選項,我們不會排除香港立國作為選項之一,但建立軍隊,購置軍備,甚至面對中國動亂漫延香港時港人投軍衛國,都是港人從未有過之想像,其代價之大,港人未必有足夠準備願意承擔。習近平欺師滅祖,撕毀鄧小平對港人的承諾;但中國人不可信,並不代表世界所有人都不可再相信。只要保證香港能夠完全自治,香港實可考慮托庇其他國家或政治實體之下。基於政治現實的考慮,我們倡議以下三個港獨以外的選項,供市民參考:

一、香港加入中華民國/台灣

台灣與香港同受中國欺壓,在對抗中共的陣線上,最多誘因去奧援香港的地區就是台灣。台灣作為獨立的國家,發展出華人社會唯一完備的民主體制,如果結合香港的經濟實力和法治經驗,兩地的人民可以有更進一步建立永續而自主的民主生活。香港就算作為台灣的一個市,所能享有的政治權利,也比現時作為一個特區為多;台北市民可以直選市長和市議會,也可以直選總統和國會,但特區港人卻只能直選半個立法會。

二、香港成為美國的海外屬地

美國近年「重返亞洲」,希望確保自身在遠東的利益。中國一旦內亂,香港將發揮避險作用,而且香港實行聯繫匯率,加上戰略的地理位置,無論軍事和經濟方面,香港對於美國皆有重要的戰略價值。美國的海外屬地如關島,皆已發展出一套完善的自治體制,也有參與美國本土事務的權利。香港成為美國的海外屬地,港人即擁有美國公民權,香港更能名乎其實成為國際大都會。

三、香港支持廣東或兩廣立國並與之實行聯邦/邦聯制

世界潮流趨向分治而非統一,而中國在經歷動亂過後,也有長期分治的傳統。自古以來,粵人都有獨特而強烈的身份認同,而在統一政權之下,南方也經常被北方欺壓。如果中國因內亂而進入分裂狀態,一個以粵語人口為主,以嶺南之地為國土的國家,將發揮屏障香港的重要作用,也同時解決了香港糧食和食水的供應問題。作為回報,香港則利用本地的經濟實力支援廣東或兩廣立國,待大陸局勢明朗,新的嶺南之國站穩陣腳,則再行商討以何種型式與香港連結、聯合。

立法會選舉部署

以上就是民主進步黨關於香港前途自決選項的倡議,雖然我們的論點,與其他政團所主張的自決方案有所不同,但我們仍願意與他們彼此交流互動,甚至在選舉的策略上有所協作;唯獨是以黃毓民為首的選舉聯盟,他們以操弄本土議題,煽動民粹作為選舉手段,並非真心相信並主張香港自決,其包攬、壟斷本土議題的意圖,彰彰明甚。譬如在二二八新界東補選翌日,立即搶閘宣佈出選名單,旨在收割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的選票。近日又不斷抨擊青年新政,指其政治立場,與真正的本土主張相去甚遠。而最嚴重的,是他們向其支持者指出,如果梁振英未能連任,則會因港中矛盾略得紓緩而影響本土運動發展。此等立場,與我們及大多數香港市民竭力阻止梁振英連任以守護香港價值的意志,背道而馳。是以,黃毓民的選舉聯盟,乃所有本土派的公敵。為了導正本土,驅逐依附於本土旗幟的政界寄生獸,民主進步黨決定調整選舉策略,以狙擊黃毓民的選舉聯盟爲首要任務,並優先考慮在九龍西派人出選,與匪類之首正面抗戰。我們謹此呼籲,所有支持港人自決的香港市民,以及被黃毓民及其狂熱支持者在網絡或現實中欺凌和抹黑的人士,團結在我們這一面「最謙卑的本土派」的旗幟之下,一同努力將本土與下流分開,以正氣為香港的自決運動打開新局。

民主進步黨(香港)

2016年5月6日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