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讓立法會淪陷一次, 淫遊屍人︱林正軒

【2016年05月16日 10:32 上午】儘管讓立法會淪陷一次, 淫遊屍人︱林正軒


全面崩盤 不分黃藍

九月大選風起雲湧,所有陣營均陷入大分裂狀態,先有鄉事派試圖分薄新界兩區建制票源,後有反對派分裂成泛民本土,再有獨立建制商界王維基試圖突入陷島,再有傳統建制大黨民建聯陷入鍾樹根強行出選,民協內部深水埗險勝九龍城後亦疑似有內部作反聳立假專頁自嘲譚國僑為新生代,加上上屆如日方中的人民力量亦爆出老蕭受壓及人事關係退休傳聞,泛左翼及學生組織亦不再單以社民連旗號出選,成立眾志列陣,工黨強行空降九龍東西,自由黨又試圖搶攻九西尾席,九東前民建聯反佔中大狀退黨疑似出選,本土派更互相攻訐,有熱普城的公投派大戰由本土傘兵結盟的All in HK聯盟,來屆大選,必定精彩過「美國隊長:英雄內戰」。

面對強大的共產黨配票機制,加上從政者必然的私利為首的不可避免因素,相信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必然在互相分票的情況下大敗,即使向來是打防守的功能組別的選舉亦傳出社福界、教育界、規劃界等內鬥,最後泛民加上本土的議席隨時低於否決政改的1/3,地區直選能否成功保住過半亦成疑,到時整個立法會全面由建制黨操縱,即使梁振英再暴君,建制派再視制度如無物,都必然成為中央管轄的直屬區,所謂素人參政,傘後覺醒等都只是流於幻想及空談。

然而筆者並不認為此為危險之舉,相反更認為是港人共孽。試想想為何多年來每屆立法會選舉,反對派的得票只有下跌而沒有大幅上升?是建制派從中挖角嗎?根據票數反映,似乎不是建制派工作太好,而是反對派的工作太差。

單單從03年和07年的區議會選舉,以及04年和12年的立法會選舉便可知一二,03年泛民乘勢狙擊,打著民主選號大炒建制派,可惜贏得議席者以為民主二字能成為必勝條件,最終在07年拱手相讓當年的議席。04年本來港島憑鑽石名單的協調可穩拿席數,惜蘋果日報及民主黨從中作梗胡亂告急讓何秀蘭失去議席。12年公民黨港島和新西的自利之舉更讓人側目,民主黨新東三隊出選更是不自量力。戴教授的超區初選更在新同盟為私利的情況下收皮,香港之所以沒有民主,並非沒有原因。

自作自受 共承罪孽

建制派最後都有自己的胡蘿蔔和木棒子,再多的分裂和配票失敗,成本效益都不會比反對派差,再說財雄勢大的中聯辦亦有自己威逼利誘的一套,反對派就只有無日無之的道德爭論,儘管是次選舉給你反對派重拾只出現過一次的六四黃金比率,在激多而具潛力的隊伍數量下,選民根本難以配票,一票泛民,一票激進,一票本土的分配可謂等同自殺,最後可能其中一方雙雙敗陣,手執萬多票慘敗收場,自以為夠名氣的學生老師又或想靠組織出頭的蠢人,更可能連五千票也沒有,最後結果,相信就是各自分薄大家得票,讓龐愛蘭、李梓敬、侯志強等當選。

萬一不幸言中,最後地區直選的席數就是更高機會失去過半,連同總席數少於政改否決權的1/3的機會幾乎是必然的關係。餘下反對派能做的,就連拉布都不能拉,議事規則全面被修改至不利議會抗爭的地步。結果,香港就只有街頭抗爭,甚至暴動的可能性。

一聞暴動二字,必然與本年年初一的旺角事件扯上聯想,但筆者相信,假若議會上失去關鍵三份一否決權,和分組點票的否決能力,屆時應對暴動就必然是荷槍實彈,因此政府完全不用面對任何輿論,甚至連在議會被嘲諷的機會都沒有,全面遷就政府的配合,毫無讓步的需要。

但香港人總有自己的選擇權,當然亦有自己的被選擇權,就讓香港人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吧。是禍是福,全權歸咎於大家九月的選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