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眼識人︱梁家傑

【2016年05月16日 12:05 下午】帶眼識人︱梁家傑


香港有一班出色的教育工作者,總是對活在邊緣的下一代不離不棄,例如呂麗紅校長奮力撐下元岡幼稚園,只為五個小孩不要失學;正生書院支持被嫌棄的戒毒學生,東灣莫羅瑞華學校這間群育學校,支援有情緒或行為問題的小學生。

當《五個小孩的校長》上映後,元岡幼稚園收到許多捐款,因為香港人對這種有教無類的精神由衷景仰。作為從政者,理應對這些困難重重的學校給予更多支持,偏偏竟然有一班建制派議員,為了阻止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由大嶼山遷往屯門,便對他們的學生窮追猛打。

這班議員見民意逆轉,便諉過教育局文件出錯。然而,即使教育局文件真的把學生說成「吸毒、濫交和自稱黑社會」,我們不是更應該思考如何協助他們重返正途,而非要他們在大嶼山的殘舊校舍自生自滅嗎?何況香港七間群育學校中,其餘六間位處市區,一直跟鄰里和睦相處。

追擊群育學校的區議員來自新民黨和工聯會,一向右傾的新民黨有此立場倒易理解,但自詡為基層的工聯會竟也來侮辱邊緣青年,也許有點出奇。不過最叫人眼界大開的,倒是工聯會的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不斷自圓其說,卻落得愈描愈黑的下場。

相較之下,田北辰解釋新民黨區議員撐蔡國光校長反對群育遷校屯門,是「賣個人情畀建制派」,雖然給人新民黨立場不明、人云亦云的印象,加一點臨難各自飛、不夠義氣的感覺,但總算沒有砌詞卸責,諉過於人。有一點黎天王上身,貼近事實。

王國興愛在立法會寫大字報又愛滿口成語,每次說話都是七情上面地大義凜然,無論討論任何議案都要扯到「工人飯碗」去,但偏偏真要捍衛勞工權益時又悄悄失蹤,例如兩年前他們對男士七天侍產假的議案投棄權票,今天卻賣廣告說自己爭取男士七天侍產假。

抹黑群育學校的竟包括將與之為鄰的其他學校,這件事告訴我們,不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追求有教無類,正如不是所有勞工團體真為勞工權益。立法會選舉在即,選民真要帶眼識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