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政治暴力在中國未來的可能性︱梁京

【2016年05月19日 5:45 下午】大規模政治暴力在中國未來的可能性︱梁京


文革五十周年,批判文革的聲音佔了上風,但習近平和黨媒對文革的曖昧態度,也給未來中國投下陰影。未來中國還有沒有爆發大規模政治暴力的可能?這其實是所有批判文革的人共同關心的核心問題。當權者的態度固然令人不敢樂觀,但如果沒有合適的社會土壤,大規模的政治暴力也不是野心家想搞就能搞起來的。

文革是一種自上而下發動和人為操控的大規模政治暴力,我贊同這樣一個看法:這是一種極為特殊的大規模政治暴力形式。經歷了文革又經歷了改革,這種形式的政治暴力在中國再次發生的概率並不大。真正的問題是,中國會不會發生類似敘利亞、利比亞那樣完全失控的大規模政治暴力,也就是真正處於全面內戰和秩序崩潰狀態?

必須承認,不少人確有這樣的擔心,成為推動中國人,不僅是富人,也包括並不富裕的中國人移民海外的一個重要因素;同時,這也是國內外挺習的人為他高度集權辯護的一個重要理由。他們認為,沒有一個強勢的領導人,中國就一定會走向分崩離析,天下大亂。

那麼,現代社會大規模政治暴力的根源究竟是什麼?感謝周濂在這個重要時刻發表『「非經濟社會」的誘惑再現』一文,介紹了德魯克在《經濟人的末日》一書中對這個問題的解答,給我很大啟發。德魯克認為,現代社會的大規模政治暴力與自由平等的社會理想之誘惑有關,更與這種誘惑伴生的失序所帶來的絕望有關。也就是說,沒有這種誘惑,沒有對自由平等的理想社會的絕望,現代社會不會有大規模動亂和政治暴力的發生。

不過,現代中國的大規模政治暴力並非源於對自由平等社會理想的絕望,因為中國與西歐的差異在於,自由平等的價值不是內生而是輸入的,毛澤東成功地利用了中國農民起義改朝換代的傳統,用大規模政治暴力推動了「非經濟社會」的誘惑,並試圖以「繼續革命」為手段,保持這種誘惑的魅力。現在的問題是,昨日歐洲的邏輯會不會成為明日中國的邏輯?也就是說,未來中國會不會發生大眾對自由平等的幻滅,從而導致社會動亂和大規模的政治暴力?

中國最近發生的兩個重大新聞事件,一個是雷洋事件,一個是江蘇和湖北的「反大學減招」事件支持了我的這樣一些判斷:一是勞動力跨界流動和遷徙自由的擴大,擴展了「經濟人」的空間,一方面帶來了對不平等更大的社會承受力,同時也削弱了地域共同體的「有機性」,成為對自由平等的社會理想失望乃至絕望的重大來源;我相信,致雷洋於死命的很可能是幾個來自外地的甚至是來自農村的「協警」,這些人把自己對享有特權的本地城裡人的怨憤轉化成了執法暴力,而「減招」,運動則直接與地域間的不平等及人口大規模流動給發達地區帶來的緊張有關。

二是在這種「經濟人」,主導的社會格局下,毛澤東的那種大規模動員低層反對上層的策略難以成功,原因之一是中產階級相對強大,但中產階級的集體行動往往是沒有領袖的社會運動,政治上很難成事。雖然「潰而不敗」,但在中國不能改變社會長期潰敗和政治敗壞的大勢,最終避免不了大眾對自由平等的「絕望」,從而引發大規模的社會動亂和政治暴力。

不過,未來中國直接觸發社會動亂和大規模政治暴力的不大可能是階級間的對抗,而更可能是地緣政治衝突,包括中國內部的地緣衝突(如新疆問題),也包括中國大陸與台灣、香港及周邊國家的衝突及由此引發和美日的衝突。因此,與其接受自由「潰而不敗」,的宿命,還不如積極探索避免地緣衝突引發社會失序的路徑,因為「潰而不敗」,意味著我們可能還有阻止大規模政治暴力發生的時間和機會。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