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測試︱Daniel Lee

【2016年05月20日 5:52 下午】張德江測試︱Daniel Lee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風塵僕僕到來香港,開「一帶一路」的論壇,接見官員和議員,走訪老人院,一連三日,馬不停蹄。回去時,一般香港人的反應是無反應。有反應的,可能是請他一路好走。這三天實在發生了很多事,又或可稱很多不同的測試(test)。

首先,特區政府動用8000千警力,大量巨型水馬,封路等等的安排,明顯是無必要的。要不是有警員在獅子山山頂扎營,也未必有人會醒起在獅子山的山腰掛上「我要真普選」的banner。是求仁得仁吧。據統計,全香港有大小山丘一共300多個,是否需要每個山都有差佬扎營?還記得江澤民來港時,他可以行商場,胡錦濤到來,也可以有記者提問,現在人大委員長來,就只能像囚犯一樣被隔離。領導人來港,警方出動的人數,與中港關係成反比,即關係越好,警員人數越少。當張德江今年來,警力是8000,測試結果,中港關係很差。一個人的行為反映了他的真實信念,剛剛說好要香港嚴格執行法治的張德江,他的車隊在香港逆線行車。這個測試,再一次證明共產黨是不知法治為何,包括制訂中國法律的人大的委員長在內。

其次,張德江為民主派所辦的酒會,也算是一種制度上的突破。人大委員長在中共的架構中排行第三,是個主要的國家領導人。能夠有機會在他面前,清楚指出香港現時問題之所在,把問題的主因直指向689,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難得的是在酒會上,自由黨說出了689多項在港的工作,不能達標,張德江當時面色一沉。如果反689能得到開明建制派的參加,事半功倍。要主動接見泛民,反映了中央是知道香港出了問題。可是這樣的一次會面,不代表中央改變了立場。據記載,西安事變前,國共已開始談判停止內戰。邊談邊打,兩手準備,是典型中國人的政治技倆。所以這制度上改變的測試,要在9月後立法會選舉後才能確定。要繼續談,就要有實力,就要在議會中多議席。王維基提出的「我要換特首」,是一個不錯的政綱主題。

張德江接見司長,也出現一段小插曲。有傳張德江不滿財爺,用了10多分鐘時間訓斥他。這是無可能的。財爺在香港的地位就高,但到了中央,只是一名小吏。不滿意他,立即罷免了,也是一件小事。我未必同意他是內定的下一屆特首,但財爺極可能是其中一位候選人。要知道上屆中央也是在最後的2星期才轉轉軚。當選委會仍然由中共所操控,中共根本無需在現時就決定下屆特首的人選。

最後,張德江的到來,是對社運抗爭者最好的測試。就像社民連,到處掛「我要真普選」的banner被捕,這是很勇敢的行為。他們告訴政府,人民沒有放棄。而攻者一點,守者萬里,最好的防守也會百密一疏的,這對政府做成長期壓力。當然公民抗命,被警方拘捕,承擔責任,才能以道德感召其他人。同樣,人民力量以張德江的靈車出遊,指斥他在SARS時害死香港299條人命,被多名疑似黑社會人士截停,撕毀車身靈車字句。好明顯,那班人,是收order做野。自從上海仔那次江湖飯局通了天,便使人覺得現屆政府與黑社會,好像有某種特别的關係。香港的抗爭者所面對的是政權,而小香港特區政府的老板是中共中央。當中央要員來到香港時,選擇不出來抗爭,還說「who cares? 」的那班無賴,不是能力有問題,就是智力有問題。這,是最重的張德江測試。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