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紀念的句號?︱Daniel Lee

【2016年05月30日 1:32 上午】六四紀念的句號?︱Daniel Lee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委會動用解放軍,鎮壓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示威的學生。坦克車不斷駛進廣場,自動步槍對着街道上的人群亂掃,當中死傷者不知其數。新聞片段從2000公里外的北京傳到香港。那一夜,很多人無言地對着不斷重播的電視新聞,傷心之餘,以示威遊行來表達內心的憤怒。那是繼1920年代省港澳大罷工後,香港人最齊心的一次集體行動。當年有一百萬人上街遊行,對暴政說不。之後幾年,李鵬和袁木等名字都出現在不少港產電影中,成為反派。相信40歲或以上的人,經歷過當天的情景,是終身難忘的。

有人說當年北京的學生是被誤導。若要作個判斷,我認為當年的學生誤判了共產黨,以為經濟改革已進入城市,政治改革也會快將展開。更有說,有外國勢力介入學運,使其變質。我才不會相信共產黨這套陰謀論。不要忘記,當年除了有今天民主派的議員反對鎮壓,就連香港的超級富豪,李先生,鄭先生,澳門的何先生,聯署都登報譴責鎮壓。今天民建聯的譚耀宗,也曾義憤填膺,痛斥共產黨的不是。這些人,在國內多少都有點人脈,得知不少內情。他們的行動反映了所知道的事實,只是他們賭錯了邊。簡單點說,六四是軍事鎮壓學生的民主運動。當年李卓人帶了錢上北京被捕,要簽悔過書後才能回港。支聯會事後,只能隔着河,在香港的範圍內,紀念六四這個日子。在過多20多年來,6月4日,無論風雨,在維園的草地上,都點起蠟燭。在記念死難者之餘,燭光晚會,薪火相傳,也在燃點下一代的港人繼續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六四晚會在回歸初期,曾經進入低潮,參與的人數下滑。但往後幾年,憑着特區政府「好事做盡」,驅使越來越多人對中共中央不滿,藉參與六四晚會,在中共管治下的特區內,向中央說不。

近兩年,香港的民主運動出現了一個怪現象。有一班口裡激進,常說自決建國的人士,事實是專門對付民主派,以拆大台為己任。例如他們抨擊學聯領導失敗,要搞退聯。但退聯後,各大專學生會比之前是更有效參與社會運動嗎?對於支聯會,你可以對支聯會的組織,做事方法,抗共成果表示不滿。你亦可以不參與維園晚會。如果你是贊成民主抗共的話,你有沒有比支聯會做得更好的方法?有沒有比維園晚會更吸引的活動?有的話,搞一個出來,試試在現實世界的反應是怎樣?如果你認為香港自決更為重要,你可以不紀念六四,但請你告訴我,你會做甚麽?幾時做,幾多人做,和預計會有甚麼後果?上次張德江來港訪問,所有的建港,自決人士,甚麼事也没有做,他們說不理張德江,就會減低共產黨權力的認可性。這是非常無賴的說法。毛主席說過「革命不是請客食飯」,如果「我睇你唔到」就有效,美國在第二次大戰,就不需要請日本食兩粒原子彈。

近日港大學生會會長說紀念六四是否要劃上句號。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對於六四事件來龍去脈清楚的人,對於大陸如何視六四為禁忌,國内的人是如何被蒙在鼓裡,就知道這是中共其中一個死穴。停止紀念六四,是中共的心願。幫助中共實現心願的,客觀上,我只能當你是他們的朋友。有說港大學生會會長,事後在自已facebook辯稱,自已講野「1999」。我認為她說得很清楚,只是她不願意揭示自已的立場,算是一名無賴吧。紀念六四,只能在中國全面民主化後,才能劃上句號。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