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老鬼不滿學界領袖否定悼念六四,網上聯署聲明【悼念,就是抗爭】

【2016年06月01日 10:38 上午】學聯老鬼不滿學界領袖否定悼念六四,網上聯署聲明【悼念,就是抗爭】


「六四」將至,自學聯全面撤出支聯會後,港大學生會會長、中大學生會會長以及樹仁編委均先後對過去一直堅持悼念六四一代的學運領袖連番否定,認為堅持平反而無任何推進,要思考是否要停止悼念,更甚者甚至嘲笑支聯會是中共的鴇母龜公。一班前學運參與者不滿現任學界領袖言論,在網上發起聯署,強調「悼念,就是抗爭」,發起人是陶君行、林耀強、麥東榮、蔡子強、張賢登,聲言「我們仍堅持繼續悼念六四,要求平反六四,是因為人與強權的鬥爭,也是記憶與遺忘的抗爭。須知當權者無時無刻妄想改寫歷史,因為獨裁者深知,若要消滅抵抗,就要先消滅記憶。」,現全文轉載如下:

「悼念,就是抗爭」

廿多年來,六四事件對大專學界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是香港學生運動的重要的里程碑。學界一直堅持平反八九民運、毋忘六四屠城,除了是悼念在天安門獻出年輕生命的義士,更是繼續活出民主自由精神的表現。可惜近來部份學生組織領袖,嚴厲批評並攻擊港人悼念六四,承傳民主精神的行動,甚至以鄙言相向,我們實在難以認同,亦使我們覺得有必要說出我們的想法。

回望八九,當年中國大學生反對貪污腐敗,爭取言論自由,建構民主中國,前仆後繼。無數死難者為民主壯烈犧牲,倖存者也付出沉重的人生代價。如今這些青年們的民主訴求依然壯志未酬,但他們的精神,也啟蒙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在不同的崗位,各盡所能,爭取香港民主,以及對抗社會不公。

我們深信,這不單是我們共同的經歷,也是香港一代接一代民主奮鬥的歷程。 經過多年的沉思與反省,我們始終認為,捍衛香港的自由、民主,不可能迴避中國因素。兩年前北京的「八三一」決定,公然撕毀一國兩制,令香港爆發史無前例的雨傘運動。香港青年抗拒專制暴政、爭取真普選,拒絕被赤化的決心,與八九民運的學生們的反貪腐、爭自由,甘為民主犧牲的精神,並無迥異。
對於近三十年來,「建設民主中國」毫無寸進,中共政權更見獨裁,同學們感受到的失落和無奈,同為港人,我們感同身受。然而,綜觀世界歷史,各地民主運動皆無法畢全功於一役,一蹴而至。有更多的例子顯示,在一輪激烈的抗爭之後,出現很長時期的運動低潮,諸如捷克的布拉格之春、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勳、南韓的光州事件、台灣的二二八鎮壓等等。儘管如此,每次抗爭就算轉入沉寂,卻已經埋下後一波民主運動的種子,最終開花結果。我們能否把握歷史的機遇,則視乎我們是否有堅定的信念。

多年過去,我們仍堅持繼續悼念六四,要求平反六四,是因為人與強權的鬥爭,也是記憶與遺忘的抗爭。須知當權者無時無刻妄想改寫歷史,因為獨裁者深知,若要消滅抵抗,就要先消滅記憶。正因如此,堅持繼續悼念,就是一種抗爭。更重要的是,香港每年維園的萬點燭光,是香港守護良知的明證。身而為人,我們彰顯人性的善良;身為香港人,我們捍衛自由。

我們當中有些人有親歷過天安門的運動,更多人卻是六四後才出生。通過學習與記憶歷史,我們才疏理到香港身份、香港價值的肌理。每個人對時局都有不同的判斷和見解,但要有著最起碼的同理心,我們才有機會互通你我,未來的路才會越走越寬。

發起人:
林耀強
麥東榮
陶君行
蔡子強
張賢登
(名單不斷更新中)
聯署人(截至2016年6月1日早上8時):
林兆彬
張韻琪
馮家強
蔡耀昌
曾志豪
黃卿雲
Wong Mei Chi
張銳輝
李耀基
陳潤芝
See C Ho
李永達
謝志峰
林亦子
李國坤
鄭耀忠
余冠威
陳智聰
馮德華
鄧如玉
Benny Mok
徐遠華
李庭豐
陳樹英
林輝
林芷欣
阮慧珍
陳小萍
胡嘉麗
Cynthia Lau
何明禮
李盈姿
孔令瑜
田方澤
柯欣欣
蔡雪華
Joseph Poon
鄭駿唯
陳仲強
郭志傑
周澄
李遠昌
黎婉薇
Andrew Mung
Veronica Ki
許澤流
Peter Zhang
劉美恩
鄧徐中
馮健輝
任美貞
Iris Lam
林嘉嘉
梁秀連
陳偉智
Lo Lai Cheong
Gil Lee
Pang Wing Hong
程翔
歐耀佳
林浩揚
Chan Sze Chi
劉育港
雷建威
Pang On Yue
Leu Kwok Fung
李恒青
闗卿華
陳碧玉
李蘭菊
陳永浩
張文光
陳清華
袁慧妍
吳錦祥
唐婉清
畢潤全
羅潔玲
陳文軒
伍偉洪
鄭莉君
黃旭熙
葉蔭聰
葉建忠
TSO Sung lai
蒙兆達
馮可立
鍾婉儀
周盛康
趙小良
陳虹秀
Kwok Wai Sum
梁錦威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