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無名火事件,向港大學生會表示歉意︱香港花生

【2016年06月15日 7:39 下午】調查無名火事件,向港大學生會表示歉意︱香港花生


本網專欄作家「無名火」昨日一篇題為「港大學生會圖統一意志,屬會立場不容有異」,文章指控港大學生會幹事會(下稱幹事會)不滿有屬會與其政治立場不一致,威脅懲處甚至「踢出學生會」云云。現階段文章所涉各方包括幹事會會長孫曉嵐、評議會主席黃浩揚以及法律學會外務副主席梁子容均先後以聲明或接受訪問形式交代事情,本網亦根據「無名火」所披露的唯一消息來源,致電該位「港大校友」了解過事件,盡量把本網調查所知事實還原,並對港大學生會幹事會致意鄭重道歉,現將調查結果舖陳如下:

1. 「無名火」文中的消息來源:「無名火」引述這位不願透露身份的「港大校友」指出,幹事會要求評議會召開委員會會議,幹事會代表引用會章關於屬會聲明附則,要求規管屬會聲明,並指令評議會有權取消屬會的資格。

本網調查:
本網親自訪問上述「港大校友」調查事件,該校友指出,「無名火」該文的論調有偏頗。他首先說明,「屬會」對「幹事會」的關係是自願從屬的關係,如選擇從屬於幹事會,所發聲明本來就不應與其隸屬的幹事會相左。

文章所提及「統一意志」的爭議,源於年初一發生的旺角騷亂事件,幹事會當時就事件發表聲明,表示「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後來屬會「國事學會」在該會刊物《國風》登出一篇學會幹事的評論文章稱「學生會聲明不代表我」。該校友聞言學生會要求介定文章是否等於「聲明」,如是者需要評議會的事務委員會處理。事件在校友間的WhatsApp群組內引起熱議,「老鬼」紛紛嘩然。該校友指,「無名火」所持論調很可能是群組內的"sentiment “所致。後來正是因為文章被確認為個別學會幹事名義登出不等於屬會聲明,毋須處理。

至於「無名火」文章提及的法律學會及其他屬會,該校友表示不知情。他強調,自己的論調與文章所持者有程度上的不同,他確認學生會的立場為,屬會聲明不得與早前的幹事會聲明相左,但未至於要求一律規管屬會的言論,並要求與之一致。

2. 無名火:「會議中幹事會代表引用會章附則,指出學生會屬會必須在發佈聲明或新聞稿後的五日內向評議會報告。」

本網調查:
本網確認幹事會會長孫曉嵐在FB所發的聲明指,幹事會未有代表出席是次會議。雖然「無名火」曾回覆本網總編輯稱:「那個會是處理幹事會的投訴,理論上可以評議會自己審唔洗幹事會有人坐係度」,更辯稱「真的冇人(幹事會代表),都不影響篇文個 fact」,「無名火」於是認為無需修正上述文句。惟網上有讀者認為文中無交代幹事會代表缺席會議,只說「會議中幹事會代表引用會章附則」令人誤會幹事會在會議中有發言的錯誤事實。

3. 無名火: 「筆者試圖致電訪問學生會幹事會,惟對方在截稿前未肯回覆。」

本網調查:
在文章刊出前,「無名火」聲稱自己以本網記者名義曾致電幹事會有關人士,在文章刊登後約一小時,「無名火」向本網透露得到幹事會的外務副會長回覆,指未有代表出席過文中提及的評議會事務會議,亦不知道有關會議的存在。幹事會會長孫曉嵐在約晚上約八時在其聲明中澄清,幹事會內閣未有主責外務的副會長,「無名火」及後更正為是法律學會的外務副會長。根據這位法律學會的外務副會長梁子容昨晚深夜時段發表的聲明,昨午曾接觸他的是一位自稱在HKTM任職的楊姓記者,與當時人告知本網編輯的說法有出入。梁子容指出六月八日是通過三月初的會議紀綠,聲稱這是「澄清報備(to review)本會丶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學院學生會丶香港大學學生會國事學會之聲明為委員會三月十日之會議議程,而非六月八日;指出是次會議內容是學生會容許屬會立場與學生會相異的情況,兩次委員會會議均未有學生會幹事或委員譴責或要求懲處法律學會。

本網就以上情況多次聯絡「無名火」本人了解事件,惟這位作者堅信幹事會打壓事實之存在,最後甚至失聯。事實上,「無名火」早在上週向本網透露已知悉打壓事件存在,並聲稱用一個星期時間搜集資料作深入調查。可是如今各方涉事者均對「無名火」文章的指控予以否認,調查與其文章所述事情亦有多方出入,本網編輯認為作者並非一位可信的記者。本網承認對文章指控考證有疏忽,過度信任這位記者的一面之詞,作出刊登文章的錯誤決定。本網對於文章引致公眾對幹事會及其會長孫曉嵐的嚴重誤解鄭重表示歉意,並承諾日後會對敏感新聞消息作出更嚴謹的核實。

 

香港花生總編輯Anthony TSO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