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優先,還是人權優先——從網民抵制何韻詩說起︱趙善軒

【2016年06月18日 11:36 上午】主權優先,還是人權優先——從網民抵制何韻詩說起︱趙善軒


曾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的歌手何韻詩,被大陸網民打為港獨份子,事實上何氏從無發表港獨言論,也沒有公然做出有違道德之事,純粹因為言論與政治取向,而受遭抵制,最終Lancôme受不住壓力,取消與何的合作關係。此最終成為國際事件,國際輿論都認為Lancôme向官媒《環球時報》與網民屈服,是損害了言論自由;大陸網民不服氣,說他們也有言論自由,抵制何氏是他們的自由。問題是,我們有沒有自由因不同立場,而要求抵制別人。

自由社會,是追求多元並包,不同人也有發表不同觀點的權利,但自由的權限是對等的,就是我們必須尊重其他人的自由,使他者權利不受我們傷害。有些人的眼中,我的自由就是我喜歡做什麼也可以,我有坐在地下的權利,我有隨意拋垃圾的權利,我有隨處吸煙的權利。但這些行為都不同程度上損害了他者的自由。要求抵制異見者,邏輯上就是利用自我的自由,損害他者的自由。

甚麼情況可抵制別人?
甚麼情況下可抵制別人,只有在損害道德,或有違人道的情況下才算是合理,譬如某學校老師非禮學生,學校為他隱瞞事實,我們抵制它,是盡捍衛道德之義,反之,你仍與其合作,就是縱容不義。對於法西斯言論,如才子大聲疾呼,要把難民拖出公海,亂槍射殺;又有新納粹主義聲言後悔沒把猶太人趕盡殺絕;屠殺無辜者可換取GDP(國內生產總值)的發展;某政團說所有大陸人都是蝗蟲,這都是侵害義理,更是對人權的不尊重,抵制他們是義不容辭,因道德與人權同是現代文明的核心價值,也是人禽之別。問題是,何韻詩只是為香港爭取應有的民主,又豈是違反道德之舉。網民又說,她曾違法佔中,如果一個人違反,不等於違反道德,附姦是違法也違反道德,但亂過馬路者,顯然只是違法,我們斷不能因為一個人亂過馬路,而要求人們都抵制他。

退一步說,假如某人提出獨立的主張,譬如英國某人支持蘇格蘭獨立;美國某人支持夏威夷獨立;日本某人支持沖繩獨立,我們應否抵制他? 這涉及主權重要,還是人權重要。有些人認為主權重要,國家領土不可分離,有人認為人權是作為人類的根本。我在美國某商學院教書,有位來自廣東的學生說: 「人權大於主權是西方的說法,不同國家有不同國情,不同國家有不同法律,不能一概而論,中美文化之間也沒有高低。」 我問他,國家存在的目是甚麼,他說是保護人民。「那如果國家的存在是保護人民,人民就是主,國家就是次,那人權應是高於主權,如果你認同國家是保護人民的基本權利,就不能認同主權大於人權,不然你就得說國家存在主要目的是其他。」 我回應。同理,如果提倡獨立是屬於主權問題,發表政見是人權的自由,我們不能因主權而要求抵制人權賦予的自由,除非你必須認為國家存在是為了人民以外的利益團體優先。

結論是,抵制何韻詩者,非以人民優先,非以道理優先,而是自己優先。

原文轉載自說.在線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