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萬億的消化問題︱黃元山

【2016年07月06日 11:44 上午】一百萬億的消化問題︱黃元山


中國社科院日前公布,截至2015年底,中國債務總額為168.48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全社會槓桿率為249%(總債和年度GDP的比例),即GDP約67萬億元。

這個消息,其實不是一個新的資訊,不少坊間機構已經有類似接近的計算,因此,市場基本上已經Price in了中國總體的債務問題。而且,中國債務問題,不單只是總債的高低,而是在於總債增長的速度。2008年,中國的總債是50萬億元,當時的GDP超過30萬億元。

債務增長製造泡沫

換句話說,自2008年到2015年這7年間,中國的總債務增加超過100萬億元,而同時期的GDP增長才30萬億元左右。所以,筆者常說,單看GDP增長完全沒有意義,重要的是GDP增長的質素,例如究竟要用多少債去拉動這個GDP增長。舉個例子,現時的GDP約為67萬億元,要多增1%,即是6.7萬億元;要製造多6.7萬億元的GDP,其實是一定可以,問題是用多少債務去拉升總值,要用6萬億元債務還是60萬億元債務增長,這才是問題的關鍵。用高債務去拉動經濟,自然會製造信貸和債務泡沫,錢多人傻,過分投資、產能過剩、庫存過多就肯定是必然的結果。

當然,正如中國社科院指出,中國債務問題和其他國家地方不同之處,就是中國的整體儲蓄率高,而且外債低。即基本上中國的債都是「自己人借給自己人」,又由於制度使然,中國債務問題的蔓延性,和其他國家和市場不同。

生產力乃唯一出路

假設上文所述是對的,但充其量都只都說明中國能「拖延」這個債務問題,但是否能真正解決呢?

一般的說法是,要解決債務問題,就要去槓桿、去產能、去庫存等。筆者認為,這些都是虛招。高槓桿、產能過剩、庫存過多等,根本就是同一源頭和同一個道理,即時債務增長比收入和生產力增長為高。

唯一能解決債務問題,就是提高經濟的生產力。中國不是第一次面對債務問題,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中國也經歷了,很多人只談當時候如何處置債務,左手交右手,卻不知道當時解決債務最厲害的招數,就是中國加入WTO所釋放的經濟活力和生產力。

同樣,現時與其談一些只能「拖延」或「治標不治本」的虛招,更重要是,落實中國科技創新和高價值的經濟轉型,釋放所謂的「改革紅利」,否則,就算能「拖」下去,都會出現愈來愈多的殭屍企業,消耗經濟的競爭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