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槍擊案是困局中的悲劇︱Daniel Lee

【2016年07月10日 9:58 下午】美國槍擊案是困局中的悲劇︱Daniel Lee


香港近年最轟動的黑警案,是雨傘運動時期,七名警員疑似把公民黨的一名成員拘捕後帶到暗角拳打腳踢。事件得以曝光,是TVB的新聞部剛巧拍攝到整個過程。當電視新聞出街,引起全城憤怒。打人當然是錯,不過現在被打的那個,還是好地地,行得走得。相比美國的黑警,又的確是小巫見大巫。

前幾天,就有2名黑人在被査車牌般的小事,與警察發生衝突,最後死在警槍之下。今次不同的,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女朋友坐在車內,用Facebook live功能將事件過程作直播。影片中,你可以清楚看到受害人中槍後滿身鮮血,然後慢慢死去的過程。這樣像真的影片,一天內收看的人已超過400萬。接着,有4萬人為此事示威。在示威途中,有狙擊手向警方開槍,殺了5名警員,多名警員受傷。

整件事件,是一個困局的悲劇。美國人受到憲法保障,人人都可以有槍。普遍的程度,就如小朋友到玩具城買玩具一樣。據統計,美國槍枝的數目達至人手一槍的程度。當手槍如此普及,美國警察執法時,神經特別緊張,發覺有甚麼風吹草動,會用上小布殊的一招「先發制人」。美國警察開槍,就有如香港警察用胡椒噴霧一樣普遍。美國警察,是身在憲法保障人人有槍這種權利的困局當中,這當然不能排除少數害群之馬因此濫用權力。而槍擊案中,受害的多是黑人,則是由於黑人身處美國歷史的困局。美國開國之初,黑人多為農奴,教育程度低,經濟條件不好,所以犯罪率高。這種歷史造成的現象,久而久之,成為統計上的常態,印在一般人的腦海裡,尤其是執法的警員心上。美國警員見到黑人,下意識便聯想到罪案,少不免要截查。在這種長期敵視的狀況下,一些輕微的語言衝突,便會演變成悲劇。槍擊案,黑人,槍擊案,黑人,若是核心問題不解決,你只會不斷地聽到兩者無間流轉。

今次示威中有警員被狙擊手打死,反映出對於一些人,濫用警權已達到了社會不能容忍的地步。以現今先進的科技,警方最後必然能找到那些狙擊手,將他們打死。所以狙擊手能做到的,是殺了警察,為死去的黑人復仇,算是伸張了正義。這是玉石俱焚的做法,與自殺式襲擊無異。狙擊手的憤怒,我相信是與瘋傳的那段影片有關。這裡的是非判斷相當複雜。站在警察是維持治安,伸張正義的角度,狙擊手是錯,是該死的。但站在黑警濫殺黑人,事後又無需負責的角度,狙擊手所做的,只是復仇。當科技能快速地傳送大量客觀資訊給人們的同時,接收了資訊的人會有甚麼反應,以同理心作出那些行動,都是不能逆料的。

美國槍擊案核心問題的關鍵是槍械管制。第一,憲法規定有權擁有槍械,不代表不能加以某種規管。例如槍枝數目,火力等,我相信無人同意普通人可以擁有有如巡航導彈般火力的「槍枝」吧?就是那些住在郊外,少有人到的田莊,也不需要大量機關槍作自衛武器。我相信嚴格一點,例如駕車般,要買槍者先考筆試和實用試等,及提供一些個人背景資料,都是合理的要求。第二,憲法規定一般人有權擁有槍械的理由早已經不存在。現時單靠民間力量,那裡能推翻擁有先進武器的美國政府?再者,要推翻政府,只要用黃碧雲名句的變奏「忍多佢4年」,便能用選票,將現政府除去。第三,相比歐洲,美國的民主不見得特别出色,但在美國,死於槍殺案的人特别多。

二百年前,美國沒想到民主可穩定地發展,留了槍械一手於民間,以防暴政。但今天當以槍械防暴政的功能消失,而槍械普及之禍害已影響到社會穩定,美國政府是有責任解決這個問題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