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廉記︱Daniel Lee

【2016年07月12日 1:46 下午】再見了廉記︱Daniel Lee


二次大戰前,香港主要是一個中外貿易的轉口港。及至1949年大陸易幟,上海及廣東大量難民移居香港,才開始了香港轉型為製造業中心的一段發展歷史。由於人口急速增加,治安成了一個問題,迫使港英政府以華制華,大量聘用華人警察。又由於低税率的殖民地政府無法提高警察人工,便「隻眼開,隻眼閉」,容讓警察收取黑錢。當時香港警權高漲,黃賭毒橫行,好一副上海灘的模樣。後來到了四大探長年代,各地區,各種檔口按大小有系統地收黑錢,貪污成為一種制度。直至警界的黑勢力脅迫到殖民地政府,有傳其中有探長與台灣方面有密切關係,加上67年暴動後,港英要建立正面形像,反貪的廉署便在1974年成立。

隨着廉署成立,初期打過大老虎,改善警隊貪污情況,使四大探長之首的呂樂終身不能回港,客死異鄉。近年由於廉署做得太好,再無大案可做。當廉署要查樂壇頒獎典禮有無收黑錢,你就知大case不多。還有97年後,來港做生意的國企,在國務院的保護傘中活動,使廉署在調查商業貪污的範圍,大大減少。與大陸交往,不免學會他們走後門,送禮的一套惡習。前廉政專員湯顯明,就是要招待大陸人,差一點身敗名裂。有這樣的人做廉政專員,可知特區政府是怎樣看待香港的貪污問題。繼任的白韞六,一向小心翼翼,沒有太大的行差踏錯。但是到了重要關頭,仍不得不敗露身份,把署任的廉署一姐降職。事後一姐拒絕再玩,辭職離開廉署。在記者會上,白某說李寶蘭在署任期間表現惡劣(poor performance) ,所以不能勝任而被降級。

廉署不是一般商業機構,所有升遷過程,必然有一套客觀標準。例如為何李寶蘭能署任?這必然由於她過去30多年在廉署表現出色。那何解在署任短短一年時間,會落得表現惡劣的下場?這一年間,廉署發生了甚麽大事?就如二戰時的麥克亞瑟,不是在韓戰時表現惡劣,也不會被免職的。據現所得消息,廉署在過去一年,是在跟進689收UGL5000萬的事件。而行會拖了一年,仍未作689有否為這筆錢申報作回覆。其實行會己經以事實回覆。如果有申報就早己回覆。如果屬實,李寶蘭的所謂「表現惡劣」,就是唔識做人,咬住唔放。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有多少人信白韞六說他無受到689的指使?李永達在其節目中講過,譚慧珠表示特首候選人不應被廉署調查。689這一着,未必表明他能再入閘競選連任,但他正在積極消除阻止他入閘的因素。朋友,當一個政客去拾垃圾,你知道大選之期不遠。

以往廉署在港有效運作,不單是因為廉署是獨立於政府編制之外,直接聽命港督。更重要的,是港督退休之後,會離開香港,回老家的鄉間行山養狗。這樣的總督,你給他廉署這武器,他會用來打貪,成為管治香港的政績。但97後的特首,似乎對金錢有特别偏愛。現時的那個,就是為了5000萬「枱底錢」,搞到周身蟻。在狗急跳牆的情況下,原本一套好制度,難免被他破壞。97後,由港督換成特首,廉署也只好成為東廠了。

原文轉載自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