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爭議的思考︱Daniel Lee

【2016年07月14日 3:56 下午】南海爭議的思考︱Daniel Lee


如果硬要將英國脱歐與中國南海爭議比較,我認為後者對國際局勢的影響要比前者大。英國脫歐,有「嚇你一跳」的效果。在外滙和股市,較早前預計不脫歐的好友迫於英國脱歐後斬倉。股市跌了幾日,英磅跌了10多巴仙後轉為穩定。隨着英國第二名女首相文翠珊就任,而脫歐派的領導,如香港專拆大台的小混混,事後說句再見,然後再也不理。預計英國會以務實的態度,爭取最有利的協議。其他歐盟國家,要靜待英國脱歐獲得甚麽條件,才會考慮走不走英國的路。所以短期內,歐盟是穩定的。自英國脱歐公投後,美元偏强,使美國加息的動力大減。消除加息壓力後,似乎美國股市會向新高出發。簡言之,英國脫歐除了做成短期震盪,中長期後果要視乎英國與歐盟的互動。

中國在南海的主權,是最無謂的爭議。任何有常識的人,打開地圖,看到中國所謂的九段線是怎樣畫,都不會覺得合理。南海的西南三方被越南、馬來西亞及菲律賓包圍。北面的中國是在千多哩外遙望。現在具爭議的小島,以本身的條件,根本不適合人住,聲稱擁有主權者,屬「生人霸死地」的做法。而更誇張的是,中國在這些小島上填海造地,起了一個軍用機場。在小島上宣稱有200海哩專屬經濟區,又派軍艦驅趕其他國家漁民。中國漁民在南海大量捕魚,破壞珊瑚及捕捉瀕臨絕種的海龜。這些行為,以21世紀的人類文明看,是不能接受的。【國際海洋法】寫得詳細,純以可觀察的理據作為判斷的準則,對中國那一套「南海是中國自古以來的故有領土」,又怎會賣賬?如果在古書中有記載過就是屬土,嫦娥奔月又代表甚麼?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中共官員似乎仍未學懂國際解決紛爭的那一套規矩。如果雙方願意傾,當然可以傾,但若事件已到了仲裁庭,那裡就是解決問題的地方。

事後,中共中央政府不肯面對現實。中國外交部發表聲明,稱該裁決是無效的,沒有拘束力,中國不接受、不承認。盡管海牙仲裁庭是一所不具執行裁決權力的機構,但菲律賓的裁決一出,越南又話要申請仲裁,跟着日本在東海又話要仲裁。朋友,這是一浪接一浪法律程序的開始。中國軍方似乎還未看到形勢的改變,只回應說準備一戰。昨天,據報有大量東風21D反航母導彈運到海南佈防。中國海軍又重徵退役的軍人入伍,作勢要打仗。但是,如果越南和日本仲裁又贏了,中國海軍能在東海和南海同時開戰?而越南,一支久經戰事的陸軍(號稱繼美俄後最好打的陸軍),會在中國南方造成很大壓力,中國能維持這種作戰狀況多久?如果示弱,退出南海,中共能否控制國內愛國主意者的反彈?天朝心態的中共,在南海填海前,有沒有作過這些處景分析?

我在《美國重返亞洲三步曲》,指出美國如何部署返回亞洲。一步一步,美國與東南亞多國修補關係,加上傳統東亞日韓台,組成了密不可破的包圍網。經濟上,美國以TPP吸引在中國開廠的廠商,將生產線轉移到越南等地,這等於給中國放血。加上中國貪心,在南海造地,美國又以菲律賓開了一條法律戰線,以軍事對峙消耗中國的儲備,在外交上使中國更為孤立。這些說法,雖有點陰謀論的味道,但如果沒有强國在背後支持,菲律賓是不會與中國交惡的。

到這一刻,我不認為中國會開戰。改革開放30多年,中共領導知道網上不少愛國者支持開戰的言論,其實是5毛發的,以壯聲勢。真的要開戰時,這些愛國者跑得比誰都快。至於習總,他的女兒,還不是在哈佛讀書嗎?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