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會改革爭議】反映很多本土派沒基本的邏輯思維和求真態度︱楊穎禧

【2016年07月15日 12:02 下午】【醫委會改革爭議】反映很多本土派沒基本的邏輯思維和求真態度︱楊穎禧


醫委會改革一事,坊間主要的聲音是改革後,政府便會迫使醫委會降低醫生執業試的難度,令不少內地劣質醫生能來港執業。筆者必需指出,這樣的見解完全欠缺對條例修訂和法例條文本身的理解。事實上,醫生註冊條例﹙修訂﹚本身並沒有針對現行的醫生執業試作出任何的修改。

在政府的文件當中,整個醫生註冊條例﹙修訂﹚當中,最大的爭議是政府要將由特首委任的委員增加4個。筆者同意政府此舉有操控醫委會的嫌疑,但要將此舉說成輸入內地的黑心醫生,那是缺乏事實的根據。而在「便利非本地培訓醫生 (特別是專科醫生 )到港執業」一目標上,政府對條文的修改只是將有限度註冊的醫生的註冊和續期的年期由一年改為三年,與醫生執業試無關。順帶一提,根據現行的條例和修訂,只有初步偵訊委員會及健康事務委員會有業外委員﹙即特首直接委任的人士﹚參與。

至於醫生執業試為醫委會的職責,現在由醫委會下的牌照組負責。但坊間認為醫委會改革會令不少內地劣質醫生能來港執業的人士之中,其實並不多人知道牌照組的組成本身並沒有特首直接委任的業外人士,而醫委會也無權干預由牌照組負責的執業試。換言之,現階段無論委任多少個業外人士進入醫委會均無法直接影響牌照組負責的執業試。內地劣質醫生自然不能因此來港執業。

而事實上,醫委會的14名經由選舉產生的委員中,有7位是由註冊醫生選出,有7位是由醫學會選出。由註冊醫生選出的7位委員當中,以香港民主派對建制派的比例,應有約3-4名是親政府人士,要不然2008年的功能組別選舉就不會由梁家騮議員取代郭家麒議員。而醫學會更是親政府的代表,因為2012行政長官選舉中,醫學會將選票綑綁投給今天的特首689。換言之,醫委會的組成本身已經是傾向政府。要是政府想要醫委會降低執業試標準至所有黑心醫生都能來港,醫委會早就做了。事實上,醫生執業試一向是刻意刁難非本地培訓的醫生,連英美等國家畢業的學生都只有約五成的合格率,這就有合理的懷疑醫生執業試是不是刻意要求外國來港執業的醫生要比香港畢業生有更高的水準。

到了公民黨在立法會二讀時投了贊成票,整個網上的言論就一面倒地認為公民黨成功爭取內地黑心醫生來港執業。

要是認為公民黨投機主義,或者是公民黨策略上有失誤甚至是愚蠢,這還說得通。但要是把公民黨說成爭取內地黑心醫生來港執業絕對是欠缺基本的邏輯思維。第一,要是內地黑心醫生來港執業,第一個問責的必然是政府,而不是公民黨。第二,公民黨在二讀表決的投票並沒有決定性的地位。換言之,公民黨在二讀表決的投票是一種表態多於「爭取到」某些事情。如果是一種表態,那他們投票所代表的立場就有更大的詮釋空間。可以如楊岳橋所言,不是認同現在政府版本的修訂,只是支持修例背後的原則。第三,整個醫生註冊條例﹙修訂﹚正如筆者所言,根本並不是討論有關執業試的水平。

最後,坊間有個說法是認為內地醫生在執業試的水準太低,放鬆標準令內地的黑心醫生可以來港搶器官;筆者必須指出,這是偷換概念的。內地醫生在執業試的水準太低只反映出他們的專業知識不足,並不反映他們的道德水平。醫生可以在執業試名列前茅,但道德水平惡劣,這是無分國界的。加上用內地偷器官的案件來說內地的醫生都黑心其實等同用香港早前的安老院虐待老人事件說所有所有安老院都會虐待老人一樣的無知。香港的醫生長期短缺,若果不將執業試難度降低至香港兩所醫學院的水平,香港的公立醫院將要對醫生的短缺。要是有人認為執業試與香港兩所醫學院的水平相約,那就不如叫醫學院的學生考考,做個blind test,看看誰的合格率高吧!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