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曲終︱Daniel Lee

【2016年07月17日 12:50 下午】立法會曲終︱Daniel Lee


隨着醫管條例草案未能通過,立法會本屆最後一次會期亦已在星期五晚上十二時結束。對於一個市級立法機構,有着這樣多的對抗場面,也只能用精彩來形容。現在回顧一下幾位議員的表現。

最近網上有統計最多發言的十大議員,頭三位是人力和社民連的三位議員,第四位是黃毓民,隨後是一眾傳統的泛民議員。若發言字數與發言時間成正比,則人社的發言時間約比黃毓民多8成(~400,000/500,000) ,是其他泛民的3倍。這個發言多寡的次序,剛好與我在<從高鐵撥款看議會抗爭三級制>中,把泛民派議員分為三級的級别一致。發言多寡與積極參與拉布抗爭是有關的。以同一議題,不斷重複發言,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而每次要發言15分鐘,更加需要充份預備。朋友,你試一試演講15分,要言之有物,不重複,不是像坐在電腦前看youtube影片那樣輕鬆,我相信他們背後是要大量人手支援的。别忘記在立法會內,還有監察嚴密的曾主席作為拉布的攔路虎。四年過去,尤其是在最後一年,人社竟然在一致不被看好的情形下,拉倒了網絡23條的立法。那次拉布成功,還結合了傳統泛民的力量,使泛民人社化。要打一個分數,人社是A級成績吧。至於主導網絡23條拉布的慢必,我認為他是最佳新任議員,應該無人會反對吧。可惜今屆選舉民主派嚴重碎片化,新界東混戰的情形更見嚴重。陳偉業將會退休,如果長毛和慢必輸了,議會內的抗爭將可以靠誰?難道靠黃毓民?

黃毓民是香港政壇的一個奇怪現像。沒有作過仔細統計,但毓民脫離人力後,發言比以前少。說過議會失效的毓民,今年以65歲高齡繼續參選。交棒給年輕人只算是「口頭禪」。如果毓民仍在九龍西出選,勝出的機會很高。但回到議會後,所要搞的「五區公投,全民制憲」,到底是甚麼一回事?五區變相公投,2010年政改前試過,不是甚麼新東西。問題是以此作為競選口號,只要其中一區輸了,便不能兌現。有說到時會找泛民一起搞五區公投,像當年公、社合作一樣。朋友,你說這像不像「我請客,你找數」一樣無賴。如果真要這樣做,現在請問清楚那個政黨有興趣搞辭職公投制憲。這種混水摸魚的手法,非常要不得。

至於全民制憲,是空泛中之空泛。有人說制憲內容可包括自決,獨立。但另一方面,亦可包括取消兩制,回歸中國。現實情況是,七八成港人希望維持兩制,真正高度自治。獨立和一國一制各佔一成多。假設真的可以公投制憲(機率極低) ,最正常的結果是「維持兩制,高度自治」。但若極端選項成真,會怎樣呢?早前英國脫歐成功,開始時有人說這給港獨份子啓示。但不到幾星期,所有主張脱歐的主將都拒絕再玩。一個口號叫得漂亮,到落實時,連老牌民主大國的政客也只懂講,不敢做。你靠香港的網台主持做摩西?那只有God bless you。

說到拉布,毓民說拉布只會令議會空轉,是無用的。以現在民主派在議會少數派來說,能阻止損害香港人的法案通過,己是成功。阻止通過,即拉倒,使議會空轉,就是「做到嘢」。相信毓民令好多人失望。不知甚麼原因,毓民的立場變了,龍門搬了,邏輯也不要了。有辯才無道德的,「熱普城」除了毓民,還有一個黃洋達,早前便給胡志偉KO了。吳文遠怎樣招呼毓民,是九西的好戲。

最後想講一下主席臨别的一番話。曾鈺成說他真心相信所有議員都是用自己方法想香港好。曾主席當然不會批評建制派。同時,曾主席是暗暗讚許拉布的議員。以往不是有死命令,曾鈺成會讓議員盡量發言,造就了人社高達90多萬字的發言記錄。據資料,曾鈺成會考8A,香港大學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有這樣CV,本應步丘成桐等的腳步,向費爾茲獎(Fields medals) 邁進。只可惜曾鈺成生長在錯誤時代的錯誤家庭,一生為着已被中共放棄的那一套意識形在港奮鬥。可是建制派內,除曾主席,多是以利益掛帥,無半點真才實學,更不會為原則而堅持。有時曾主席見到元秋,王國與等人的發言,也不禁搖頭嘆息。但在曾鈺成退休後,誰會是新一屆立法會的主席?曾鈺成之後,蜀中己無大將,天下定必更混亂。曾主席最後一句,亦是最重要的一句,香港一定要贏。退下立法命戰線的曾主席,如何主導民建聯對689進行反擊,是未來一年的戲碼所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