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之爭與中國權力邏輯的危機︱梁京

【2016年07月21日 8:12 下午】南海之爭與中國權力邏輯的危機︱梁京


國際常設仲裁法院裁決中國在南海的「九段線」主張沒有法律根據,這個結果對中國朝野產生了巨大衝擊。我相信,這個衝擊的歷史意義將不亞於甲午海戰慘敗對中國的衝擊,因為此次中國外交的慘敗將像當年中國軍事失利一樣,迫使中國人對自己的政治制度,尤其是對自己的政治文化進行空前深入的反省,從而對21世紀中國的文化更新和制度變革產生深遠影響。

從表面看,仲裁結果雖然對中國不利,但並沒有讓中國遭受實在的利益損失,不少國家還不得不小心表態,給中國留點面子,但是,對這個世界有常識的人都能明白,海牙仲裁法院的裁決令中國在國際舞台上顏面盡失。最令中國人痛心的是,像當年甲午一樣,此次中國失利,並非國力不足,而是陷入了自己的政治文化帶來的困境。

不過,從國內微信對中國這次外交失利的議論中,我看到了這次仲裁結果正在帶來的積極影響,那就是這次外交失利給許多願意直面歷史,願意獨立思考的中國人帶來了一個了解歷史真相的極好機會,因為中國的海權專家通過微信把南海爭端的歷史源源本本地告知中國人,而這些真相恰恰是多年來中國當局刻意對國民隱瞞的。

許多中國人,包括知識分子第一次知道了這樣兩個重要的歷史事實,第一,如果不是國共內戰,中國本有機會實現對南海主要島礁的實際控制,也就不會有今天「九段線」的尷尬;第二,如果不是中共為了支持與美國對抗而積極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還有機會在南海權益之爭中佔據更有利的談判地位。

也就是說,中國今天在南海之爭中所處的尷尬境地最深刻的根源,就是中國權力游戲的邏輯。這個邏輯的核心是成王敗寇,由這個核心邏輯可以引申出另外兩個邏輯,一個是權力角逐者為了取勝可以突破一切底線,包括突破國家主權利益的底線;另一個邏輯,就是絕不相信有通過平等、理性對話來實現多贏的可能,因此,也就沒有必要接受這種理念和掌握這種技能,一切政治博弈的結果都取決於「勢」,取決於「權謀」。理解了中國權力游戲的邏輯,也就不難理解國共權力角逐中的許多行為,不難理解這些行為帶來的歷史後果。

麻煩的是,今天還有不少中國人堅信,中國權力游戲的邏輯不可能也不應該改變,否則就會「國將不國,天下大亂」。不僅如此,由於中國已經崛起,中國邏輯不僅可以與西方邏輯共存,還有機會在一定範圍內強加於人,這正是近年中國在南海之爭中選擇的方略最深層的思想根源。

南海之爭讓我們看到,對於中國人的這種偏執,世界各國表現出相當的理解和耐心,原因之一,就是南海涉及的利害關系太大;另一原因,就是中國在南海之爭中投入巨大,惹翻了這頭半睡半醒的獅子實在劃不來。維持南海自由通行的現狀,對所有國家都有利,而中國改變這一現狀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只要當事各國堅持一致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原則,中國遲早會認識到自己現在的強硬做法得不償失,最終作出理性選擇,以和平方式解決南海之爭。也就是說,南海之爭的各方都「拖得起」,不大可能發展成直接顛覆「中國邏輯」的危機,也就是不易發展成顛覆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外部危機。

至於中美兩國爭鋒會不會在南海擦槍走火引發大規模軍事衝突,我的看法是,這次仲裁的結果會大大減少這樣的可能,原因就在於此次海牙仲裁法院的裁決,對增進中國精英和民眾的認知,起了相當大的推動作用,讓當局利用南海問題煽動反美變得更加困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