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寒戰2】︱Daniel Lee

【2016年07月20日 3:49 下午】我看【寒戰2】︱Daniel Lee


看<寒戰2>,是為了看周潤發、三大影帝、加上過鏡的小角色都是有名有姓的演員,一看便知道是大製作。故事是講述一個龐大組織為要迫現任警務處長下台,挑戰警方。而警方反擊,以「寒戰」為代號的行動受到投訴,要接受立法會權力特權法的審訊。周潤發就是飾演立法會權力特權法的代表律師。純以戲以言,周潤發算是中上之作。而以香港政治作為背景的警匪片也不多。<省港奇兵>是匪警片(以匪為主),其他港產片有關警方的電影,主要是以主角是警員身份的個人故事片,例如<無間道>和<警察故事>。所以從故事的構想來說,<寒戰>系算是新的嘗試。問題是,<寒戰>故事的構想與現實世界存在很大的距離。

令人最難明白的是為甚麼換一屆新政府,就必定要換警務處長?不是絕對不能這樣做,但箇中原因在故事内要有所交待。例如,新特首希望藉現時警隊編制,引入公安,國安,特務等人員來香港。但是單單以這樣「正當」(從中共角度看)動機,行政長官是可以委任其他人為警務處長的。要暗地裡換自己人,最好要有不良動機(連亞爺都要呃埋)。例如特首貪錢,想做走私,販毒等勾當,怕現任警務處長不合作,所以要迫佢下台。任何陰謀論背後欠缺動機,講出來的故事就不會吸引。如果無法合理化個做法,不如純以警隊內部有兩幫人爭權,會比較少犯駁的。現實中689炒兩個局長都不曾引起港人太大反應,區區一個警務處長,who cares?還有,以今天警隊的聲譽,那個做警務處長會和特首作對?我不知有誰對郭富城在片末的那段正義發言有所共鳴?當這條大橋–特首與警務處長的矛盾–不成立,整個故事的真實性便大減,跟着使人便無法投入。

還有,<寒戰2>故事內的人物描寫十分不足。為甚麼郭富城會有正義感,而梁家輝最終會變了壞人?是不是因為梁家輝的兒子最後死了,所以他要復仇?但作為一個資深警務人員,不可能不知他的兒子當時是幪了面,在隧道內與郭富城駁火?要角色有血有內,在電影裡,最少要用幾個鏡頭,講一些往事,或一些小故事,用來交待角色的性格。如果只單靠角色的造型,和幾句對白,說話時的大細聲,來交待性格,就會使角色平面化。好的角色,例如<秋天的童話>的船頭尺,<無間道>的傻强,<激戰>的賤輝,都有很好的鏡頭描寫。而徐克的電影,例如黃飛鴻系列,最喜歡用幾個鏡頭來交待壞人的能力。在<寒戰2>,周潤發飾演的律師,你也不知道他是正或是邪。他當初答應出席審訊,也只是俾面特區政府。你更不知他和後來死去的愛徒之間的真正關係。不是說我們不可能估到人物性格及角色關係,但如果凡事都要觀眾自已估,那麼,編劇就很有問題了。

除非你是拍舊式成龍的動作片,全是由頭打到尾,當中不需要有原因和人物關係(在那些電影中,成龍對街邊的小孩和親人朋友同樣關心),否則一定要首先處理好大橋,人物性格設定和人物關係。我對香港電影,仍是有要求,仍是有期望的。

作者原文連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