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舊中伏︱Daniel Lee

【2016年07月25日 1:15 下午】大舊中伏︱Daniel Lee


無可否認,在剛完結的立法會拉布戰中,長毛,大舊和慢必,是拉布的主要戰將。大舊今年亦會參選立法會的立法會新界西選舉,排在社民連黃浩銘的後面。在正常的情形下,大舊能當選的機會不高。不知甚麼原因,大舊會到D100接受訪問。也不知甚麽原因,鄭大班會跑進直播室與大舊鬧交。最後大舊選擇離去,臨走時問候了鄭伯母一聲。

身經百戰的大舊,去得匪區,無理由不預計會有伏擊,他應該有應對大班的plan B。這樣中伏,會對人社的選舉有影響。你鬧大班沒有言論自由,但大班在陳景輝做節目時巳有phone-in 批評節目主持的前科。所以他的行為是不禮貎,十分錯,不過亦不是不能預計。我的意思是,大舊應該有較好應付大班的方法。

香港是個善變的城市。龍門陣時期的名嘴,黃毓民創立社民連,分裂社民連,創立人民力量,又分裂人民力量。現在組成熱普城的選舉同盟,後事如何,要待選後才能分解。大班就沒有直接參與政冶,他藉着和煲呔的關係,獲得一個AM電台牌。但後來又與DBC大股東出現爭論,被迫賣掉股份,之後大班自資成立D100,在網上作全球直播,簡單來說是一個網台。沒有了商台作為後盾,那裡會有特區官員接受訪問,被大班鬧「狗官」的節目?所以大班在傳媒的影響力,大不如前。無論如何,大部份人仍將大班歸入非建制的一邊。論到分析任何行動對政治分數的影響,大班在香港也算是一流高手,為何他會做出維園亞伯的行徑,跑到直播室與大舊鬧交?最無知的非政治人,也可以從689口中親自得知他最怕有人拉市。大班的行動,絕對是經過計算,至於要達到甚麼目的,我猜不到。黃毓民說過他要交40幾萬税,收入何來,我也不知道。陶君行在他的節目中說他聽聞大班在2012年選舉收了錢不支持他。如果這不是事實,陶君行是誹謗大班。陶君行說他等着大班的律師信。花生友也等着大班的回應。作為一代有影響力的傳媒人,莫非也只想鯉躍龍門?

針對人力的又何止兩個名嘴。謎網說過九月前不講政黨政治,結果是怎樣?先不計國情或其他節目,如果聯播節目是不算在內,不如天外有天,網上最大黨等節目在謎網聯播如何?不要用詭辯,甚麼邏輯分析云云。到底是行公義定行古惑,聽眾是很清楚的。我忽然見到三大名嘴對付人社,是為了金錢或是私怨並不重要,反正不是為了公義。大舊,你中伏了。原因?可能人社拉布太出色吧。

作者原文連結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