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紅藍綠》德國、法國襲擊分析原文版︱宗善莊主

【2016年07月26日 1:15 上午】《左右紅藍綠》德國、法國襲擊分析原文版︱宗善莊主


法國、德國恐怖襲擊 2016年7月14日,一個象徵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獨立日,當夜在尼斯發生了恐怖襲擊,事件至今造成近80人死亡,擁有突尼斯和法國雙重國籍的元兇布希拉 (Mohamed Salmene ben Lahouaiej Bouhlel),向警方謊稱運送雪糕,因而成功混入英國人漫步大道 (Promenade des Anglais) 開槍掃射,最後被警方擊斃。

最近德國分別在巴伐利亞州和慕尼黑發生恐怖襲擊,兩件事都涉及香港人,前者兇手有極端宗教思想,在車上用斧頭隨機斬人,兩名香港人受傷,後者屬反社會性質,而且剛好有香港人在商場內,事件引起香港人在歐洲人身安全問題和歐洲移民政策的爭議。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二次大戰結束後,滿目瘡痍,百廢待興,於是法國、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一樣,積極引入外勞,其中包括移居當地的中東、北非移民,他們在當地獲得居住、工作和教育等福利,生活穩定。但是在文化上卻備受困擾,由於他們的生活文化和歐洲不同,而且移民前提是要融合當地文化,這令他們產生文化困擾和懷疑,甚至在生活上被歧視和批評。歐洲人擔心日益增加的移民帶來的文化會影響他們的本土歐洲基督信仰,又以文化優越者自居,於是兩派不同文化就產生衝突。這些移居當地的下一代,生活上被歧視,此時互聯網興起,令他們可以了解父祖家鄉,同時有恐怖份子在歐洲招攬成員,在對現實失望情況下使他們更容易墮入恐怖份子社交,成為策劃恐怖襲擊的來源。

其次,是歐洲和伊斯蘭教的關係,法國德國人民本身是信奉基督教、以歐洲價值為中心的國家。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法國奉行戴高樂主義,即是獨立國防、獨立外交和歐洲人的歐洲價值觀,至前總統薩科齊上任,有所改變,轉而開始介入中東,追回昔日法國失去的國際發威機會,包括介入敘利亞、利比亞等,令風險提高。至於德國,因為政治上有人提出要求管制伊斯蘭教,雖然德國在外交上比較少干預中東政治,可是德國和法國都有文明衝突事件,包括2015年1月7日法國查理周刊經常諷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法國、德國多次禁止學生穿戴頭巾,德國甚至只容許用德文版的《可蘭經》,法國人、德國人認為過多的穆斯林是文明入侵,伊斯蘭教徒則認為這是宗教自由的權利。

近期,大量來自中東、中亞的難民,因為當地受極端組織威脅,大量湧入歐洲,影響歐洲的社會資源分配。一些不滿西方國家的極端主義者可能冒充其中,對歐洲社會安全造成威脅。歐洲國家之前對允許難民進入歐洲的政策沒有詳細研究和思考,現時的情況使社會非常擔憂。

因此,法國、德國應該是時候思考,如何解決和防止恐怖主義的威脅,一方面應加強巡查,以安撫民心,同時檢討難民政策是否應該繼續,以及對於已湧入歐洲的難民,應該如何安置他們。另一方面也要思考其文化政策,即到底該如何解決歐洲文明和伊斯蘭文明之間的衝突,從而尋找適當的解決方案,避免再有相似的恐怖襲擊發生。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