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為何没有朋友︱劉青

【2016年07月28日 6:33 下午】中共政權為何没有朋友︱劉青


南海仲裁案毫無懸念的大陸敗訴,在仲裁過程中中共可謂眾矢之的,一個有份量的同情支持者也沒有。按照中共宣傳有六十六國以上,甚至七十多國,是支持中共對南海聲索立場的。但是人們看到的,僅僅是柬埔寨總理洪森,或許巴基斯坦也有那麼點味道。明眼人沒有不知道的,柬埔寨洪森和巴基斯坦幫腔只是為錢。洪森會見李克強後宣布獲六億美元無償援助,但拿錢後會見日本首相又說完全支持日本的南海立場,而日本的立場是敦促中共接受南海仲裁。柬埔寨首相完全是個給錢就賣身的契弟,凸顯中共花錢僱打手助威毫無顏面可言,連柬埔寨這樣無足輕重的小國支持者也沒有。中共還曾表示,俄羅斯也堅定站在中共一邊。按照物以類聚的思維推斷,俄羅斯還真該有點表示。因為俄羅斯吞並克裡米亞,與中共今天的難堪處境相似。再一個是普京與中共既有歷史性血緣關系,而普京專制的張揚跋扈和中共的橫蠻,確有相互支持抱團取暖的需要。然而讓中共現世報的是,俄羅斯在仲裁後沉默了兩天,即由俄羅斯外交部正式表示,俄羅斯對仲裁不選邊站,不支持其中任何一方。中共曾經多次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共今天在世界上的處境,不幸還真應了這句話。

正因為中共在世界上形影相吊的實情,讓大陸許多人深感困擾和郁悶,提出中共到處援助別國,為何連個真心朋友也沒有的疑問。網絡上有這樣一段文字代表這種心境:「當年在我們國家糧食非常緊張的時候,我們用寶貴的外彙購買糧食支援阿爾巴尼亞,但最後兩國反目為仇;我們無償支援越南,最後卻兵戎相見;我們支援朝鮮石油、糧食,卻發現那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我們支援外蒙古建設,他們卻把中國工人關進監獄;我們支持非洲國家建立工廠,他們卻責怪中國設備落後。這些受援國家的政府和平民並沒有對中國有好感,中國的犧牲和奉獻得不到友誼,難道中國人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這段話其實也是許多大陸人的心聲,在南海仲裁結果出來後,大陸人更有理由該問一問,究竟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令大陸充當冤大頭不說,還盡遇上吃誰飯砸誰鍋的白眼狼。

中共以共產專制為立國之本,本質上就決定了世界上不會有朋友。因為這類性質的國家,絕不會遵照朋友之誼對待他國,包括同類性質的共產國,也不會獲得他國信任和朋友之誼。例如柬埔寨的波爾布特團伙,完全學師中共而搶得政權,但是得手之後最先屠戮的,就是內部所謂的親中共一伙。再如中共軍援經援數百億美元的越共,中共打入越南邊境後才發現,越共修築軍事工事要對付的就是中共。另一個中共的同志加兄弟的朝鮮,金家王朝的開山鼻祖金老肥,是清洗了親蘇派就清洗親中派,這才保證了金家王朝已延續三代。今天感嘆世界上沒有朋友的中共,又何嘗逃脫此鐵律不是如此。中共收拾敢言的軍人彭德懷時,最重要的罪名就是裏通外國,出訪蘇聯時私下會見了蘇方官員;而彭案改正時獨獨彭德懷不改正,劉少奇堂而皇之的理由也是裏通外國。

其實共產團伙之間彼此防範和剿殺,還真不僅是疑神疑鬼內心齷齪問題,更多怕是對彼此是什麼東西有本質認識。越南用中共援助針對中共修築工事,在中共跑到越南國土上打自衛反擊戰時,就顯現越共是何其預見英明料事如神。毛澤東是蘇共一手扶持當上中共專制獨裁者的,他拿了蘇共盧布又拿蘇共軍火還對蘇共玩黑的。不過這也不僅是毛要爭世界共黨黑老大那樣簡單,蘇共高官就曾教唆中共高官幹掉毛,所以毛對蘇共搞兩手是禮尚往來的需要。在共黨內部恩將仇報既然就是規律,那麼共黨世界之外的得到援助國度,當然更不可能爭取到基於信念和長期情誼的友善關系,這就是宣揚仇恨反人類的共黨本質決定,在人權民主普世價值居主流的世界不會有真誠朋友。

中共確實以搜掠餓死大陸人的血腥方式,將數以百億計的美元援助過一些國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朝鮮越南和阿爾巴尼亞。這三個國家今天不是與中共反目成仇也是各懷鬼胎,以目前與中共關系還算最近的朝鮮來說,也從面和心不和發展到隔三差五相互打臉。金三肥一掌權最先幹掉是姑父張成澤,而這位權傾金氏王朝者正是中共青睞的親中人物。這些受援國之所以顯得忘恩負義,重要原因之一是不認為所受財物軍火是援助,而是認為是雙方交易中該得的報酬。例如阿爾巴尼亞充當了中共反蘇打手,又為中共混入聯合國充當了挑頭人,所以從未覺得來自中共的財物是需要償還的債務。越南朝鮮更是認為對抗美國等是在捍衛中共,以本國土地人命保證了中共政權免於戰火,所以無論中共給的金錢軍火有多少,對他們而言不但該得還認為遠遠不夠。

中共與共產專制政權之外的周邊國家,更是疑忌深種可以說防賊一樣的提防中共。東盟這個東南亞國際間的結盟組織,所以出現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防範中共輸出革命的顛覆活動。而且中共的野心之大絕不僅僅是東南亞,它在亞非拉處處輸出革命煽動顛覆各國政權的暴力。甚至在大陸為那些國家暴力組織設立秘密電台,用高頻率的廣播煽動那些國家民眾暴力推翻政府,還提供軍事基地收容退到大陸的暴徒,並為之進行軍事培訓和暗殺投毒等手段。奪權後殺害二百萬柬埔寨人的波爾布特政權,就是中共輸出革命顛覆他國政府的血腥傑作,幸運的是這個短命政權也是中共唯一的傑作。中共顛覆各國政權的狂妄匪性和充當共產霸主的行徑,造成各國政府嚴密防範又怎有朋友的可能。

即使中共今天沒有再公開叫囂輸出革命顛覆他國,對中共顛覆他國的防範也不會隨之煙消雲散的。何況中共的橫蠻與唯我真理非黑即白的做法,也只會令任何打交道的國家充斥反感憎惡。以南海仲裁幾乎大獲全勝的菲律賓來說,中共居然由大使館出面要求菲律賓政府聽到仲裁後,按照中共要求什麼話不該講什麼話該講和怎樣講。這是在菲律賓內閣會議上由部級官員公開提出,從而使菲律賓新任總統勃然大怒,將原本私下表示願意講的一些話也不講了。中共涉及利益時的那幅橫蠻霸道的嘴臉,正如大量出國的大陸民眾一樣毫無教養。所以不論從中共的共產邪惡本質,還是煽動教唆顛覆他國政權,以及揭下韜光養晦面具的橫蠻,中共在世界上沒有朋友才是必然,如有真心的朋友那是反規律的千奇百怪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