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選才是非暴力抗爭者的應有路線︱林正軒

【2016年08月03日 6:06 下午】罷選才是非暴力抗爭者的應有路線︱林正軒


戴耀廷話「罷選」等同放棄議會陣地,因此現時最應做的是積極配票,讓議席過半,彰顯民意之類等等。徐少驊更說罷選是共產黨陰謀,然而我覺得罷選可以是另一場佔領運動的開端。

由我得知梁天琦被DQ,我在左膠是第一批主張罷選的人。見討論如此深入,就讓我講講主張罷選的理據。雖然我覺得罷選一事都只會係流於討論,難以實行。

現時立法會選舉的參選權已被直接操控,由黃毓民為首的熱普城能入閘,以至梁天琦陳浩天保守黨被篩選一事,可見政府把殺傷力具大,又或不知底蘊的非民主回歸派系完全排拒在外。如此一來地區直選的參選名單早已失去代表性。

根據現時各反對黨的競選路線,不論泛民和本土,都不是以「民主運動」為基礎的陣營,而是包裝自己為某一階層、界別、形象、往績等的宣傳陣營;加上各黨策略均為「保住自己票」或「希望搶人票」的選舉邏輯,可見選舉主調早已不是爭取民主,而是各組織爭取自己資源,又或鋪排若干年後知名度的競選廣告雜誌。

選舉主調與「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如無關係,又或關係僅限於短時間性,那麼大家則只是消費事件,以議題作伴菜,爭取市民支持及曝光,而非把矛頭指住選管會,梁振英,中聯辦,以至習近平為首的中國共產黨。

罷選,不是放棄議會,而是透過道德高地的姿態社會化群眾是次事件實屬「非一般政治事件」;再者罷選更是各國際社會作出一個控訴,香港已完全失去三權分立,繼續參選又或投票,只會是建制的花瓶,比過往的花瓶更花瓶,絕對肯定了這個議會操作的認受性。而罷選非「退選」,現實操作亦不設退選機制,因此有部份選民假若希望某些人「守住議會」絕對可以投票給反對派,讓他們「黃袍加身」進入議會。

(確實我也不知守甚麼屁,現在三跑東北都通過了,要成立廿三條要快刀斬亂麻對於梁振英更是庖丁解牛遊刃有餘。與其說守住如此動聽,不如說是吊鹽水來得實際。)

原先,在梁天琦被剝奪政治權力前,主調是梁振英去留之戰,伴菜是本土泛民之爭,而各人以不同的方法及形象,以爭取各階層的光譜的支持實也無可厚非,因為梁振英背後還包括了民主政制以外的議題;然而,梁天琦一事已扭轉立法會選舉的主調—政治權利:今日主張港獨者不能入閘,明日主張民主者不能入閘,更變態可以是主張港獨者不能投票!(政治權利包括選舉權,被選舉權,集會等言論自由的權利,以及擔任公職的權利。)

先例一開,及後一般衝擊的情況下並未能保障港獨支持者的政治權利,往後就會牽連甚廣,即使雷動起死回生,都不能回復港獨支持者的政治權利。可能兩屆後,「平反六四」會成為非擁抱中國人民共和國的把柄。如此一來,這次立法會選舉的姿態就是關鍵。

罷選,並非放棄,相反更是動員支持者、競選團隊等包圍政府政府總部,實行二次佔領,直至推翻是次立法會選舉的結果,重選方肯罷休。如果罷選後,所有參與者都行街睇戲食飯,那算是放假,連放棄都稱不上。

假若繼續想吊鹽水入立法會,以議席換資源,那麼整個反對陣營統一改變選舉主調,把政治權利設為最高綱領,在所有文宣、論壇等都追咬建制派。所有勞工、環保、地區工程等都需視為二線,否則選舉的氛圍就會繼續流於選人選黨,而非如何看待政治權利。

但只要有一個反對派拒絕更換綱領,那麼政治權利的議題則會被沖淡,一如以往變調成「事件」,繼而淡忘。如此一來,所謂非暴力抗爭路線的失敗、懦弱、投機取巧的污名只會日漸加劇。到時,不要怪群眾走向民粹本土,情緒主導;事關很多時政治計算為優先,群眾眼見議會失效,行政制度敗壞的前設下,參選以及當選有何震撼力以致挽回政治權力的生命,至今仍未有一個確切、可靠的出路。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