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列車》逼真寫實︱白戶則道

【2016年08月09日 4:17 下午】《屍殺列車》逼真寫實︱白戶則道


TRAIN TO BUSAN_STILL CUT 6

近年喪屍片種類繁多,但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者卻寥寥可數。首選是麥浚龍編導、清水崇監製的港產電影《殭屍》。它雖然參考八十年代的《殭屍先生》,但該片拍出來近乎超現實,在講求驚嚇同時,不失視聽美學,若視之為驚嚇「藝術片」也絕不為過。

同期的其他喪屍片,則各有「遺憾美」。譬如畢比特的《地球末日戰》( World Z )「喪屍成群」非常壯觀吸引,可惜內容牽強單薄;美劇《行屍》 ( The Walking Dead )由於成本及長劇問題,故事內容常重覆於「敵我矛盾,大義滅親」的情節,令故事變得拖沓。

困獸戰出色

新片《屍殺列車》亦《地》般出現喪屍排山倒海迫爆門窗玻璃,迅間吞噬活人的浩瀚場面,亦如《行》發生親朋變成喪屍,而被迫生離死別的催淚情節。主角們在開往釜山的高速列車上,跟「不斷繁生」的喪屍展開多場困獸戰。當中不乏少別出心裁、富黑色幽默的情節。

TRAIN TO BUSAN_STILL CUT 4

縱觀如此,本片走的是「寫實」路線,除了喪屍一物是虛構外,戲內人物和事態發展很切合現實,絕無胡亂編情形出現。正因如此,它並非破格之作,其驚嚇、核突嘔心埸面不多,但其質素一如人氣韓劇《未生》,那是從故事、配樂、美指皆具一流水準的作品。

人性盡現

談到故事,該片並無為求票房保證,硬生加入情塔,主角們面對「三角戀」等老套情節,故事重心清晰,就是求存。片中對社會和人性的刻劃非常寫實,主角們沒有大英雄主義。正如男主角遇上災劫初期,為人自私自利,後來與同行者經歷連場苦難,建立了互相和友情,才慢慢展露人性光輝一面。

TrainToBusan_Stills_2round_12

本片不時機諷刺政府,在面對災難時往往隱惡揚善,誤導市民。正所謂「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戲內負心者並非讀書人,而是權貴們。眾人最終能否脫險、如何脫自然成為本片焦點。戲內各人命運殊途,但絕非因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發展,此為本片「最殘忍」之處。

《屍殺列車》以喪屍災難片為賣點,但對於愛看親情、人性善惡剖析的觀眾也會很受落,加上些少反諷政府因素,很切合不同觀眾合味,以及香港當前的社會政治氣候。

13754328_1231761436842994_7306835518566593833_n (1)

白戶則道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