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傳迴避十九大接班問題, 特朗普能否當選成影響關鍵︱梁京

【2016年08月17日 7:04 下午】北戴河會議傳迴避十九大接班問題, 特朗普能否當選成影響關鍵︱梁京


上周,特朗普的選情進一步惡化,以至於美國共和黨內棄帥保黨的議論聲起。不少人認為,特朗普必輸無疑。這個判斷很可能是金融市場信心猛增,股指大漲最重要的原因。

根據美國選情專家的分析,特朗普失分最重要的原因並不是他的政策主張,而是他的性格和品格,讓越來越多本來願意支持他的人都產生了動搖。也就是說,特朗普的人品突破了許多美國保守派所能接受的底線,是他們的底線思維,最終很可能阻止特朗普當選。

對決定美國大選勝負的中間派來說,今年的總統選擇尤其困難。原因就是,希拉利和特朗普的人品都不怎麼樣。美國不乏政治自由,更有地方和社會自治的良好傳統,有不少熱心公益的人活躍於美國的政壇和公益事業,但為什麼最優秀的人上不來?這說明美國的民主政治確實出了問題,但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我認為並不存在簡單的答案。

對於一個超級大國來說,民主政治本來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兩百多年來,美國的民主政治能走到今天,簡直就是奇跡。正如托克維爾看到的,美國民主政治最根本的保障在於基層的自治,在於憲法對保護自治做了周到的安排,也就是說,即使壞人當了總統,也不怕。

但現在看來,這樣的底線思維對於美國應對21世界的挑戰已經非常不足。因為美國聯邦政府的功能已經今非昔比,美國總統在維護世界秩序中的作用也今非昔比,不要說選擇一個壞人做美國總統,就是選一個平庸的人做美國總統,美國人乃至全世界都可能要付出很大代價。

問題是,特朗普可能成為美國總統這場噩夢,能對美國產生足夠的刺激,推動民主制度的變革嗎?正因為不大相信有這樣的可能,對現存制度不滿的一些美國精英分子中,存在著這樣一種思潮,那就是從長遠看,讓特朗普當選總統,對美國的變革更為有利,因為特朗普有可能對各種既得利益帶來巨大衝擊,給變革力量帶來成長的空間。

我也曾經同情這種邏輯,但特朗普最近的表現讓我改變了想法,我估計很可能也改變了那些原來主張讓特朗普威改革滾地雷的美國精英的想法。關鍵是特朗普太離譜,他上台將大大增加全球風險失控的可能,後果完全無法預料。

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分析今天中國高層的政治危機。最近一段時間,關注中國形勢的人都格外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習李之間矛盾的公開化。他們兩人在一些重大經濟政策上的分歧越來越為外界所知,更重要的是,李克強不加入「向習近平看齊」的政治態度,也越來越為外人所知。

那麼,習李之爭究竟對未來中國的政治領導格局會帶來什麼影響?這個問題如何解決,什麼時間解決?這些問題不僅是搞政治的人在想,搞經濟的人也不得不想。

一份所謂「五毛黨」內部會議的領導講話錄音,透露了這樣的消息,那就是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將迴避中共19大的領導班子人選問題。我以為這個消息是合乎邏輯的。

我的理由是,習近平推遲決定19大的領導體制和人選問題,外部原因就是要等美國大選結果,尤其看特朗普會不會上台,這已經是所有主要國家的政治和經濟決策不能不考慮的問題。從特朗普展現的品格看,他若上台就意味著美國和世界要出大亂子,整個安排就不一樣了。

中國內部的重要原因,就是李克強對習近平構成了一種重要的政治制約。坦率的說,李克強的經濟政策問題很大。但李克強代表了一種政治倫理底線。現在看來,習近平認識到,兩人的權力之爭不能突破這條底線,否則就可能失控。我以為,從長遠看,這樣的思維,會增加和平變革的機會。

標題由編輯所擬

原文轉載自自由亞洲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